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顾母被气得不轻,这个医生整个就是一老古板,连改一下报告就拿钱这么轻松的事情都不做,现在却还要来教训她这些事情。

    她的确只有顾之韵这么一个女儿没错,如果可以,她也不希望这个女儿年纪轻轻就没了性命,可是她现在也是有苦衷的,她可是听说了做完骨髓移植后的一系列的后遗症,别的不说,就单单疼痛两个字,已经是她所不能忍受的,再说了,在她心里,顾之韵会得上这样的恶疾也纯属是活该,谁叫她从前抽烟喝酒熬夜不知道保养自己的身体,现在她得上这种病,凭什么要让旁人来为她买单?

    若是这个女儿争气一些也就罢了,可她偏偏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就连她先前坐上的陆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也都能被人平白挤下去,还蹲了几年的局子才出来。

    她算是看透了,自己跟着这个女儿,是一点光也借不上。

    所以,她也没有必要为了她去牺牲自己。

    谭惜侧身站在门口听着,心已经寒了一片。

    她原本也知道顾之韵与顾母之间的母女关系并不大好,甚至她们彼此都有埋怨。可她从未想到的是,顾母居然真的可以冷漠到不愿为女儿去做一个骨髓移植手术,即使是配型合适,她也要这样坐在医生办公室里苦苦哀求医生改掉这份检验报告。

    她无法理解,身为一个母亲的她,要如何能硬着心肠去冷眼旁观自己的女儿一步步游走在病痛与死亡边缘,最后,再狠狠跌落出这个世界。

    “您请回吧,如果您再继续纠缠,我就要叫保安室的人过来了。”医生已经彻底没了耐心,坐在办公桌前冷冷说道。

    他也是打心眼里厌恶这个自私又伪善的女人。

    “我再给你加一千,行不行?”顾母怕医生是嫌钱少了,咬咬牙,又从钱包里抽出一小叠,“三千,够你小半个月的工资了吧!你拿着这钱做点什么不好,又何必在这里跟我较真这一张检验报告?”

    “不较真,做不了医生。”紧接着便是一连串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医生站起身,冲门口叫了几声,“保安!”

    谭惜回过神,紧了紧手中的提包,转头走了。

    晚上的时候,谭惜心不在焉地进了陆家的大门,没有顾上刘婶的打招呼,只是心事重重地换了拖鞋往楼上走。

    “站住!刘婶和你说话,你耳聋了吗?”坐在沙发上的陆母看着楼梯上的谭惜,满面不可置信,她又气又急,忍不住一通乱骂,“你是不是真把自己当成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连我都不肯放在眼里了啊?你可真是给脸不要脸,我这才给了你两天好脸色,你就敢蹬着鼻子往上爬,我看再这样下去,你是不是还要把我从这个家里给赶出去?”

    谭惜被陆母这么一喝,心咯噔一下,回头间脚下一个空,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往楼下栽去。

    “啊!”刘婶吓得捂嘴大叫起来,等到谭惜已经结结实实摔到了台阶底层,她才想起要上前去看。

    陆母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呆愣着表情反应不过来。

    “叫救护车啊!”刘婶急得冲那些闻声探出头来的佣人们大吼。

    “没有太大问题,幸好没有摔到骨头,只是一些皮外伤,每天擦药,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医生摘下口罩,摆摆手,对已经心急得快要扯起他衣领的陆离说道。

    “真的没有问题?”陆离寒着脸,抑制不住层层翻涌的焦灼。

    “陆先生,赵医生是我们医院的权威,您完全可以放心。”一旁的小护士宽慰陆离道。

    经过再三确认后,陆离才逐渐放松了神经,从方才他接到刘婶的电话那刻起,他就恨不能长一双翅膀,立刻飞到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女人身边,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危险,又是怎么坏心地让他魂都吓得不见了一会儿。

    “这不怪我吧?刘婶你也看见了,那是她自己不小心踩空了楼梯,才从楼上摔下来”陆母的声音不算低,像是刻意要让旁人听到来证明这件事与她无关似的。

    可她越是这样急着撇清,陆离就越生怀疑,他寻了个陆母出去走廊透气的空档,询问了刘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婶不敢瞒他,将谭惜回家之后心不在焉,再到陆母大怒吼了她一段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陆离听着便双眼冒了火,他克制着自己不去找陆母发脾气,坐在昏睡的谭惜身边,冲刘婶使了个手势,示意她先出去。

    “那我就先去给大少奶奶买些吃的回来。”刘婶压低声音,任谁也知道这个时候的陆离就像一颗随时可能会炸的炸弹,她可不想去承受陆离的怒气。

    刘婶走后,陆母便推门重新走进病房,她看着陆离黑沉沉的表情,有些心虚地转了转眼睛,随后走到vip病房里独有的沙发前坐下,若无其事地用遥控器调控着液晶电视里的节目。

    “妈,今天的事,你就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陆离的声音仿佛带着冰渣,一出口,病房里的温度便骤低了几度。

    “什么事?哦,你说谭惜的事,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了?是她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陆母抬手,将音乐台调出来,开始看歌王综艺节目。

    陆离深深吸一口气:“妈,您真的觉得今天的事和您没有关系吗?现在谭惜躺在这里,大腿小腿,胳膊上都是伤,难道您就没有一点愧疚感?”

    陆母被他的态度和语气所激怒,恼羞成怒道:“我为什么要有愧疚感?难道她从楼梯上摔下来,还是我去推的不成?你不要听别人乱嚼舌根说什么,你现在为了这个女人连自己亲妈都要怀疑,我还说她是想在你面前装可怜,自己故意跌下来的呢!”

    “够了!”陆离喝了一声,眼里有着浓浓的疲惫和失望,“妈,最近你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样子我真的没办法再继续让谭惜和您住在同一屋檐下了,等到谭惜醒过来,我就带她走。”

    “走?去哪儿?”陆母伸直了脖子。

    “您不用管,总之,我不会再带她回陆家去受您的气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