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啊,你爸才刚走这么一段时间,你就想着要抛弃我、抛弃这个家了对不对?你是不是看咱家现在还不够落魄不够惨,想再把这个家分裂得再零碎一点啊?”

    陆母多日来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她几乎是吼着说完了这番话。

    她无法承受与理解自己养了几十年的儿子要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与她撕破脸,甚至还要带着那个女人一起离开,不再回到这个家。

    “妈,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您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先前您做的那些事,我一直认为您有您的苦衷,可现在,我是真的觉得您变了。”陆离眼中的失望浓厚,他不想去揭穿陆母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但也不想让谭惜白白受了她那么多的刁难和责骂,“妈,有些秘密你选择藏好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你不应该为了维护这个秘密而去伤害其他人。”

    陆母顿了一下眼神,片刻后泛起带着心虚的凌厉,“你什么意思?我是不是听人胡说了些什么东西?我能有什么秘密!”

    “您心里清楚就好。”陆离偏头看着昏迷中谭惜的容颜,心底一阵阵泛疼,恨不能承受这些痛苦的人是他,而不是这个近日来便脸色苍白身体消瘦的脆弱小女人。

    “我看你真是被这个女人迷昏了头了”陆母难掩心虚,她深怕自己会再露出什么破绽,只好装作愤然离去的样子急匆匆走出了病房。

    她走后,陆离坐在谭惜的病床边发呆,他小心翼翼地避开她手臂上的伤口,轻柔地握住了她的手。

    看着那一道道摩擦的血痕,他连眼睛都觉得刺痛,他不敢想象她是怎样从陆家那样高的楼梯上跌下来,撞得满身满头都是血时又是什么样的疼痛,又是怎样的心酸,让这个小女人在昏迷中都紧紧皱着眉头。

    是他没有护好这个小女人。

    感觉到掌心里握着的小手轻轻一动,他连忙紧着目光望过去。

    谭惜已经缓缓睁开了眼,因为摔下楼梯的时候脑部也被撞了一下,所以她乍看东西的时候眼前还有点金星飞舞。

    “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离紧张地询问。

    谭惜眨了眨眼,等到那阵金星褪去后,他看着陆离的面庞,微微笑:“我没事,看你紧张得。”

    “都摔成什么样了,还没事?”

    不等陆离说什么话,宁甜就已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狠狠踢了门进来,不顾两个护士的阻拦恶狠狠来到陆离面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

    “陆离,你到底搞什么东西?如果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就请你自己一个人过单身狗的生活,别他妈出来坑人!你知不知道谭惜她的腿受过一次伤,到现在还有那么长一道疤,你现在还让她摔下楼梯,你是不是想让她彻底残废了才开心?”

    宁甜明显气昏了脑子,什么都顾不上了,也不管她的身份,陆离的身份,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带脏字的责骂。

    “宁甜,你别说了,不过是我不小心踩空了楼梯”

    “放屁!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帮他说话,等等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把什么都和我说了!就是陆离他那个老没正形的妈,在你上楼梯的时候大吼大叫把你吓到,我就不明白陆家到底有什么好,陆离又有什么好!从前你和虞瑞在一起时,他有让你受过半点,哪怕是擦破皮的伤吗?”

    提起虞瑞,房间里的气氛更是尴尬了几个度。

    “我说了,不过就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不关旁人什么事。”谭惜轻轻撇过目光。

    宁甜一副“你无可救药”的模样,甩开始终沉默不语的陆离,粗鲁地去掀谭惜的裤脚。

    几道伤痕已经用绷带覆上,唯独有一道,已经因为年头久远而变白,可那疤痕到底是狰狞,长长的一道,十分明显,可以看出这道伤口曾经是怎样地深。

    “看到了吗?如果你不瞎的话应该可以看见吧!”宁甜暴怒指着那道伤疤,对陆离说,“这道伤,是她还是你妻子的时候受的!那时候她就在你家门口出了车祸,打电话叫你回来帮她一把,你却怎么说?最后她的血流了一地,还是陆晟把她送到医院来的!现在你们又好上了,我本以为你失去过一次,怎么也该懂得了‘珍惜’二字怎么写,可你真是让我开眼啊!”

    陆离怔怔看着那道伤疤,脑子里有些迷惑,又有点熟悉的感觉。

    他并不记得谭惜出过车祸这回事可是经过宁甜这样一说,他脑子里竟还真的闪过某些画面。

    “装傻?之前是放任她在车祸现场流血差点流成一个瘸子,现在又是放任你妈在她下楼梯的时候吓唬她,我看照这样下去,我也不用再来医院探病了,我直接去火葬场给她出殡了!”宁甜急得什么胡话都往外冒,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陆离的表情。

    谭惜躺在病床上,急得不行,可偏偏她的身体到处都痛,动一下哪里,哪里就痛得她倒吸气,更别提从床上坐起来。

    无奈之下,她也只好瞪着宁甜:“宁甜,你别再说了,陆离他出过一次车祸,忘记了一些事”

    陆离顿时有种恍然的感觉。

    他的确是将这件事给忘了,此前在他的记忆里,从没有过这样的一段回忆。每次与谭惜亲热时,他也曾诧异她腿上的那道伤口是从何而来,可谭惜偏却支支吾吾,总将话题给盖过去,再加上他也意乱情迷,所以那道伤疤的事,也一直没有问清楚由来。

    现在一想,却是这么一回事。

    “他失忆了?”宁甜也是一呆,像是需要时间接受似的,但她很快又拧起脸,“就算他失忆了,可他怎么还记得我呢?怎么还记得顾之韵?他明明记得那么多事情,又凭什么将你出过车祸的事情给忘了!当时如果不是他非要选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建房子,你会被那群不长眼的飙车族撞到还一个人无助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