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好说,你丢下我逃跑的事情还做得少吗?”陆离回忆起以前的那些事脸色就臭,但望着眼前已真正成为她妻子的小女人,他从未有一刻是如现在般幸福满足,他只在心里觉得,现在和他走到一起的人是她,那先前的那些弯弯绕绕与痛苦也就都算不得什么了,他甚至还有些感激那些经历,让他们的感情更加弥足珍贵。

    “现在我们要纠结的不应该是那些前尘往事了,首先——我们要怎么和你妈妈交代?她若是知道了你一声不响地就跑来和我领了结婚证,怕是她又要被气到一病不起。”谭惜想到这些,眉心都在突突地跳。

    她知道自古的婆媳关系都是最难搞定的,甚至在网上还有人说,婆媳是天生的敌人,可即便是再难搞定,也不应当是她和陆母现在这个样子,看陆母每次瞧她的眼神,要么是恨不得一个白眼翻到天上去,要么便是怨愤仇恨。

    “我妈那边你不用担心,她迟早会接受你。”陆离摸了摸谭惜因为苦恼而皱起的小脸,“从前我也觉得这些事情很棘手,很烦人,想着就让人头大,可我现在和你领了这两个小红本,心里怎么都是说不出的安逸和自信,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有信心把这一切都摆平。”

    谭惜有些哭笑不得,“说情话也不该吹得太离谱,你看现在伯母那个样子,是那么好‘摆平’的吗?我只担心她会因为我前几天跌下楼的那件事对我意见更重”

    “有时候我也摸不透她的想法,她从前不是这个样子。”陆离说着也有些忧心,“她大概也是被最近的事情给压得喘不过气吧,等到过些日子如果她还是这样”

    “你真的准备晾她一段时间吗?”谭惜直视着陆离,表情有些不赞同,“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合适,你也知道的,现在陆家变成这幅样子,已经像是一盘散沙,你妈妈她正是最需要人陪伴,给予她安全感的时候,这时候你和我搬出来住,还要对她冷言冷语,她心里该是个什么滋味?”

    陆离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可我总不能让你再受到委屈,这几个月里虽然你不说,可你真的以为我看不到你在那个家里受了多少委屈吗?还有顾之韵,她每天挑衅你,在你眼前晃碍你的眼,你以为你表面装作若无其事,我就看不出你心里也在不安烦躁吗?”

    心里一惊,谭惜有些惊讶于陆离对这些事情的敏感,她原以为这些日子陆离都在埋心于他公司的事情,却没想到,他还是时时注意着自己的情绪与变化。

    说不感动是假的,谭惜有些动容,但她对于某些事还是做不到真正狠下心肠。

    “即使是这样,我们也不该在这个时候丢下你妈妈,现在她正需要有个人拉她一把,我们不能就这么放着她不管。”

    陆离凝视她:“那你想怎么办呢?”

    “我想把她也接来我们现在的房子里虽然是有悖了我们当初搬出来的初衷,可我也是经过了多方面的考虑。”谭惜眨了眨眼睛,很是诚恳,“伯母她现在刚做了手术不到半年,可以说是还在调养阶段,陆家又是处在这个时期,伯父也不知所踪音讯全无,我总觉得伯母整日待在那栋房子里,是无法真正静下心调养身体的,她会时时想着那些糟心的事情”

    她一说,陆离便懂了,看着眼前眉眼如画,长了一张花瓶脸,却偏生也心窍玲珑的小女人,陆离管不得其他,当街就狠狠在谭惜的唇上吻了一口。

    这一吻很用力,谭惜几乎不能呼吸地推开他,又顾不得去顺气,大眼睛紧张地在四处寻找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你慌什么?搞得我们好像地下情一样。”陆离有些无奈,想起他们曾经还真的有过一段“地下情”的经历,心情便更加复杂。

    “对哦,我们已经结婚了。”谭惜怔忡片刻,也回过神来,暗自后悔自己方才“鬼鬼祟祟”的行为。

    说到底,是从前陆离嫌弃她,走到哪里都不愿带着她一起见人,即便是某些场合一定要带上她一起出席,也要拉开远远的距离,不给旁人猜测他们关系的机会。

    虽然那些日子已经十分久远,久远到只要不刻意回忆,就再也想不起来,可那时留下的心理阴影却还犹在,即使是他们已经领证成了合法夫妻,谭惜也仍然不太习惯这种大庭广众视线之下的亲密。

    “我们先回家,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还是回家之后再讨论这些。”陆离发动了引擎,偏头细细检查了一遍她的安全带是否系好,之后便载着她回了他们那个新的小窝。

    经过谭惜的一番要求,陆离还是同意了将陆母也接来这里住着,虽然仍有些生陆母的气,可他到底是孝顺,决定好要将陆母接来后,就又请了几个佣人,专门用来照顾陆母的饮食起居。

    陆母自然是没有意见,虽然她舍不得离开那个她住了几十年的地方,但她更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就这样被谭惜这个女人抢走,她要搬进他们的家,让谭惜知道只要她不死,她就永远是陆家的女主人。

    接来陆母时,二人目光接触的瞬间都有些尴尬,好在等等和染染也被一同接来,等等一见了谭惜,便张着手臂飞奔到谭惜的面前,抓着她的手臂甜着声音撒娇:“麻麻,麻麻,你是不是不要我和妹妹了?”

    “怎么会不要你们?你们是妈妈的心肝宝贝。”谭惜俯下身,亲了亲等等的小脸,又去看跟在陆母身后刘婶怀里的染染。

    这几天里,虽然她嘴上不说,脸上不露,可心里却实实在在思念极了这两个小家伙,虽然她心知肚明等等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会照顾好自己和他妹妹,绝不会让自己受到半点委屈吃半点亏,可她还是关心则乱,整日胡思乱想两个孩子有没有吃好睡好,有没有受到什么欺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