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离我远些,要是让伯母撞见我们这样”谭惜有些不安地望了望厨房门口,稍稍将陆离推开了点距离。

    “老婆,我们已经结婚了。”被她推开的陆离又好气又好笑,嘴上提醒着她的同时,心中更多的是心疼。

    她是真的很在意陆母的情绪,即使他们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无论做什么旁人都挑不出毛病,可她还是这样小心谨慎,深怕再惹了陆母不悦。

    “特殊时期。”谭惜回以他一个抱歉的笑,转身继续去看灶台上小火煨着的汤。

    看着她越来越单薄的身影,陆离心疼得心里像是被人剜去了一块肉。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都在烦恼和抑郁,纠结顾之韵的事,纠结陆晟的事,甚至是纠结陆父失踪的事,这些原本不该由她去操心的事情,都被她一一记在了心上,忧愁着他的忧愁。

    还先前有顾之韵的刻意挑衅和陆母的无事生非,都让她心力交瘁,她却还要当自己是钢铁心肠,将这一切都风轻云淡地藏起,摆出一副轻松无谓的姿态。

    “对了。”

    就在陆离想退出厨房,安静想一想该怎样摆脱眼前困境的时候,谭惜忽又叫住他,一双眼睛犹豫着,看他的神色分明是欲言又止。

    “怎么了?”陆离询问。

    垂头想了想,谭惜还是抬起眼,凝视着他开口:“你偶尔也抽空去看一看顾之韵吧!现在她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连她的亲生母亲都不愿救她一命,她的病只会一天天加重,最后错过有效的治疗时间所以,我们就当她是一个时日不多的病人,将从前那些恩怨爱恨都暂时忘掉吧!至少在她这个时期,我不希望等到一切都无法挽回的时候,我们留下遗憾。”

    陆离想走上前去掐一掐那个小女人的脸蛋,但又怕她露出那副惶惶不安的表情,终于还是忍住,站在原地点头。

    “如果她能有你一半的好心肠,事情也就不至于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

    谭惜淡淡一笑,“爱着的人和不爱的人要怎么比较,从前你爱顾之韵时,你也是觉得她哪里都好,我处处都及不上她。”

    陆离被她噎了半天,终于还是无奈转身,“我去公司了,可不听你在这里气我。”

    今日来医院探望顾之韵,与以往每次并没什么不同,顾之韵见了她仍是那副讥诮怪异的表情,谭惜也习以为常,只是在谭惜帮她将汤盛好准备去医生办公室问一问她情况时,病房门口传来一个娇俏熟悉的少女声音。

    “瞧瞧,我这是看见了谁?”曹祖瑜捧着一大束花走进来,看着谭惜,一副预料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模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谭惜微蹙了眉头看她。

    “怎么,这医院是你家开的还是陆离家开的,凭什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曹祖瑜欢快地将花束放到床头柜上,又转头看向顾之韵,“你怎么样了?身体还好着吗?”

    顾之韵嘴角抽动几下,虽然面上十分不情愿,可还是勉强开了口。

    “好着呢,暂时还死不了。”

    曹祖瑜手捂着嘴,弯着眼睛“咯咯”地笑,“你这话说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我看你这气色,怎么也不像是好着的样子,说不定还真就活不了几天了呢!”

    顾之韵脸色一青,怒视着曹祖瑜就要发作,可她在触到曹祖瑜无辜目光的时候,她的眼神又是一飘,咬着牙偏开视线,竟是一句话也没再说。

    谭惜在一旁打量着她们,心中生疑。这两人一个似被牵制着,向来骄纵的脾气居然会容忍曹祖瑜这样口无遮拦,而另一个欢快活泼好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如若不是谭惜见识过她的真面目,恐怕还真的就要以为她是人畜无害的类型。

    这两个城府极深的人凑在一起,谭惜怎么都觉得不大对劲。

    虽然心中有惑,可到底没有头绪猜出她们凑在一起是为什么,谭惜放下汤碗,就要拎着包包离开,可她才刚走出几步,就被身后始终都是笑模样的曹祖瑜叫住。

    “诶,谭惜姐,我们也好久不见了吧,怎么才刚一见面你就要走啊?”

    “我与你恐怕没有什么可说的,也没什么可叙旧吧。”谭惜淡淡瞥她。

    曹祖瑜顿时摆出一副伤心的表情,“啊,原来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冷眼看着她,谭惜倒来了兴趣,想看看曹祖瑜怀的究竟是个什么心思。

    “可我怎么觉得,我们两个,或者可以说是我们三个很有话说呢?”曹祖瑜摆弄着她带来的那捧花,笑得天真,漫不经心。

    先前谭惜还没有注意那花,现在她定眼一看,顿觉不可思议。

    曹祖瑜带来的花,竟都是白黄两色——那种吊唁亡者的颜色!

    “我们三个都是陆离曾经的女人,我觉得我们三个应该有说不完的话呢。”曹祖瑜笑嘻嘻地,说完又顿了顿,露出恍然的神情,“我差点忘了,谭惜姐你现在可不算是陆离曾经的女人了,我听说你们已经结婚了,恭喜恭喜。”

    她最后那一句刚一脱出口,顾之韵就已满眼不能置信地转过脸来。

    “你说什么?”

    曹祖瑜扫了扫顾之韵,仍是那张笑脸:“之韵姐你还不知道吧,谭惜姐她已经和陆离第二次登记结婚啦!”

    顾之韵嘴唇一抖,随后便紧紧抿起来,将目光转向病房的窗外,一言不发。

    谭惜有些在意地看了看顾之韵,见她一副受了打击的模样,心中更是对曹祖瑜这个表里不一的小姑娘不满到了极点。

    她应该明知道顾之韵得的是不好医治的绝症,却还要故意当着她的面来说恭喜的话,她就是成心想让顾之韵伤心难堪。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谭惜皮笑肉不笑地地勾了勾唇角,这个小姑娘还是和从前一样,手段通天,她这才刚注册领了结婚证,她那边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偶然听说,偶然而已。”曹祖瑜嘻嘻地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