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只看着那女人,陆母便觉得满心满眼的堵得慌,她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里放的新春节目,怎么也都觉得气顺不下来。

    一旁陪着她的刘婶不断给她递着水果,还小声安抚,大概意思是让她大过年的不要起什么争执,以免今后的一整年都过得不顺当。

    她也只好忍气吞声,坐在那里充当雕塑。

    “伯母,我已经给陆晟打了电话,他晚点就来这里同我们一起过年。”谭惜转头对陆母说。

    “叫他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又不是他的家!”陆母忍不住怒气,出声呛了她一句。

    谭惜摸了摸仰头看着他的等等的脸颊,好声好气:“怎么就不是他的家呢?伯母,既然我已经嫁进了陆家,那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们一家人又何须分那么清楚?这栋房子就是他的家、我们的家。”

    “你不要在那里恶心人了!大过年的,你能不能别气我了?你是不是就希望我早点死,早点给你腾地方啊!”陆母把遥控器往茶几一摔,眼中满是怒意。

    “妈,这大过年的,你们又在吵什么?”

    几声拖鞋踏在楼梯上的声音,陆离揉着睡眼从楼上下来,看着陆母的眼神尽数是无奈与失望。

    平日里吵吵闹闹也就算了,可这大过年的她也要这样和谭惜针锋相对,这到底是要给谭惜添堵,还是想让全家人都过一个并不愉快的新年啊?

    “我吵什么了?怎么,我连在这个家说几句的权利都没有了吗?”陆母回身看着陆离,手指一指谭惜,“自从我知道你背着我和这个女人结婚之后,我就更是看她不顺眼!你说,结婚的事情是不是她的主意?我就知道,她这个没人要的寡妇是铁了心要攀上你这个前夫,所以她就紧催着你结婚是不是?”

    陆离原本还没怎么动怒,听到陆母的这些话,脸色顿时沉下来。

    “妈,今天是新年,我恳请您在说话做事之前三思,不要让我们都陪着你过一个不欢快的年。”

    “欢快?我是欢快不起来了,既然这个女人不让我欢快,那大家就都不要欢快!”陆母脖子一梗,想到她从网上看的那些法律知识,只要是登记领了结婚证的,只要离婚,那二人婚后的所有财产就都要一分为二。

    想到陆母名下的那些房子车子,还有公司的股份利润,她担心又不甘心。在她眼里,谭惜就是个不靠谱的女人,从前她就总是摆出那副天真善良的样子,结果还是有自己的花花心思,一声不吭地就和陆离离婚,让陆家吃了哑巴亏不说,之后又迎来顾之韵那个女人嫁进陆家的灾难。

    “妈,如果你诚心不想过好这个年,我也可以奉陪。”陆离勾唇绽了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看着陆母这段时间的种种表现,他真的几度想戳穿那个陆母拼命掩藏的秘密。

    谭惜骇了一大跳,就怕陆离真的气急了抖出那件事情,连忙扯了扯他衣角,不停给他使着眼色。

    “你”陆母气结,又把谭惜的举动当做是她刻意在装好人,嘴唇剧烈抖了一阵,终于还是气冲冲地重新拿起遥控器看电视。

    “行了行了。”见此,谭惜连忙又去拉陆离,陆母这个行为分明是有偃旗息鼓的意思,可不能再让陆离说什么刺激人的话去激怒他。

    好在陆离也不想在大过年的生出些什么事情,缓和了脸色后,将谭惜拉进厨房里,语气责怪又心疼:“怎么你就这么好脾气?她那样误会你指责你都还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你的脑袋是木头做的么?”

    “那我还能怎么办呢?如果我辩解还口,伯母只会更加生气讨厌我而已。”谭惜看着他,露出安慰的眼神,“而且,不就是被说几句吗?又不会掉一块肉,我只要左耳进,右耳出就好啦!”

    陆离被她气笑了出来:“你可真想得开。”

    谭惜见他笑了,也松一口气,将他一边往厨房外推着,一边嘟囔:“你知道么,我现在最怕的不是伯母,而是你!我真的深怕你一个冲动就说什么浑话,伯母她上了年纪,身体也不好,再经不起一点刺激了,你作为儿子,怎么说也都不该去顶撞她。”

    “我看你是受气上瘾了!”

    教育不成,反倒还被这小女人给教育一通,陆离气得不轻。

    “那你就当我是上瘾了吧!总之伯母再说什么话的时候,你就不要再顶嘴了。”谭惜嘻嘻笑了几声,“你快出去,我也该准备午饭了,今天是新年,最重要的是年夜饭,所以午饭就随便吃一些好不好啊?就炒几个菜,再做一道汤吧!”

    陆离被她推到门口,脸色无奈:“你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吧,反正,这个家里也不会有人有那个心情去挑剔饭菜。”

    连吃饭的胃口都不一定会有吧。陆离吞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厨房。

    在他走后,谭惜若无其事地关上厨房的门,转身去冰箱里拿出了要做的各种食材。西兰花、虾仁、草鱼,都是陆母爱吃的东西。

    在切西兰花的时候,谭惜吸了吸鼻子,忍下一直在眼窝底的泪水,努力想让自己忘却那些委屈,就装作若无其事,就好。

    一家人气氛僵硬地吃完了一顿午餐,接下来就是准备晚上年夜饭要吃的东西。

    负责做饭的佣人要被谭惜给放了假,所以一时间,只有陆母身边的刘婶来帮谭惜的忙。

    陆母似乎很不满刘婶去帮谭惜忙碌,但陆离就在一旁抱着笔记本电脑坐着,看似专心致志地审阅文件,实则她一有点什么动作他都要抬眼看过来,像监视似的。

    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憋屈地看着无聊的新年联欢节目。

    包饺子、红烧鱼、做汤做饭,谭惜忙得几乎一个下午都在厨房。

    下午的时候,陆晟到了,见到多日不见的二儿子,陆母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拉着陆晟就是一通嘘寒问暖。

    房子里的气氛逐渐变得温馨,谭惜看着这一幕,孩子、丈夫,婆婆,小叔,一家人聚在一起,除了多两个孩子外,其他的倒真像是往年她与陆离还没有离婚前的场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