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惜,听我妈说,你和我哥结婚了。”

    年夜饭前夕,在谭惜端菜的空档,陆晟来到厨房,脸色有些复杂地问。

    谭惜闻言一怔,随后回身浅笑:“是啊陆晟哥,这事怪我,没有早点将这件事情告诉你。”

    “小惜”陆晟上前一步,似乎想捉住她胳膊,却还是在半途停了下来,手臂脱力似的垂下去,“不对,现在应该改口叫嫂子了。”

    “称呼什么的无所谓,从前我和陆离结婚的时候,你还不是一样叫我‘小惜’吗?”谭惜弯弯唇,虽然笑得灿烂,可眼里却有着明显的距离。

    陆晟对她的心思她知道,可她无法回应,也只好拉开一段合适的距离,让时间帮助陆晟放下这一切。

    而陆晟又怎会看不出她亲近却又有着距离的言谈举止,眼底浮上一层失落与苦涩的同时,心底也有一些淡淡的欣慰。

    从她年少轻狂爱惨了陆离时起,他便也爱惨了她,看着她一步步在那段艰难的婚姻里痛苦挣扎,他心里更是说不出地心痛与恼怒。

    他恨自己从来也鼓不起勇气去争抢大哥的东西,也恨陆离不知珍惜这一段最纯真美好的感情,他心里一直有个期待,希望谭惜能够得偿所愿,回归她曾经最快乐最天真时的样子,不再像一个历经人世沧桑的淡漠女子,她最适合的,到底是笑着的表情。

    “陆晟哥,这里刚炒完菜,油烟大,你还是去饭厅等着吧,马上就能开饭了。”

    谭惜抬眼对陆晟说道。

    陆晟微一点头,又低低道了声“恭喜”,随后便转身离开了厨房。

    他前脚刚走,后脚陆离就跟了进来。他脸色有些臭地看着谭惜忙忙碌碌,声音硬邦邦的:“陆晟刚刚来说什么了?”

    “恭喜我们结婚。”谭惜头也没回地继续摆着水果拼盘。

    “就只有这句?”陆离满面狐疑。

    他已经忆起陆晟对谭惜的感情,甚至也还能想起当初陆晟是怎样用从未有过的凶恶态度为谭惜打抱不平,尤其是他那句“你会后悔的”,简直就是谭惜消失的那几年里他每个午夜梦回事时的噩梦。

    他可不就是后悔了么?有的时候,他甚至都怀疑是陆晟的诅咒生了效,所以谭惜才会不顾一切地想要离开,所以他才会无可救药地爱上谭惜。

    “不然呢?”谭惜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总是在不该吃醋的时候乱吃飞醋。

    “我怎么不相信?陆晟他对你根本就是不怀好意”陆晟嘴上说着,眼里却已经释然下来,上前从谭惜的背后抱住她。

    谭惜打了一下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我看不怀好意的人是你,等会伯母看见了我们这样,指不定我们连年夜饭都吃不消停。”

    “那我就带你出去吃。”陆离不以为然。

    “出去吃?”谭惜被他气笑了,“你看哪家正经人家大过年的要出去吃年夜饭?再说了,人家饭店老板就不要在家陪家人吃年夜饭啦?”

    陆离脸色黑黑的,“老土!现在很多人家的年夜饭都是在饭店里吃”

    “那你出去吃吧!”谭惜翻翻白眼,“如果我们真的出去吃年夜饭,我估计伯母打死我的心都有,她本来就已经对我们私自结婚的事情不满,现在如果再搞出什么幺蛾子,这个家的日子恐怕就真的没法过了。”

    “我也就是说说。”陆离用下巴在谭惜肩膀磨蹭着,嗅着她颈间的好闻香气,“老婆,你真香。”

    “不要在大过年的发情。”感觉到身后某人的声音有些可疑地低哑,谭惜顿时紧张起来,将他往后推了推,“等会我还要陪着等等和染染跨年,可没功夫理会你。”

    陆离的脸色又黑下来,气得不轻,“怎么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贴心小棉袄,到咱家这里,就变成了累赘电灯泡?”

    “粑粑,你是在说我吗?”厨房门口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二人顺着声音望过去,见等等正站在门口,脸色黑臭得与陆离如出一辙,“我怎么就是累赘电灯泡了?明明是你要和我抢麻麻,霸占麻麻!”

    “你看,说电灯泡,电灯泡就来了。”陆离头痛地皱眉。

    等等小跑到谭惜身边,满脸的占有欲与鄙夷之色,“麻麻是我的,我是麻麻生出来的,我身体里流着和我麻麻一样的血,你在我们俩之间,只能算个外人。”

    “我,外人?”陆离差点被这小鬼的言论气得背过气去。

    “对,这世上只有我和麻麻是最最亲密的,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你怎么会懂。”等等皱着小鼻子,抱住谭惜的大腿,忽地又一脸幸福,“就算你是我老爸,你也不能代替我成为麻麻心里最重要的人。”

    陆离看着等等那张和他幼时一模一样的脸,气得牙根痒痒。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霸道臭屁的小鬼?不仅喜欢当电灯泡,甚至还要当谭惜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开玩笑,谭惜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只能是他,好不好?

    见陆离也是一脸不屑,眼里满是不赞同的神色,等等鼓着小腮帮更紧地抱了抱谭惜的大腿,仰头问:“麻麻,你说,我和粑粑谁才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人?”

    “当然是等等!”谭惜很给面子地开口。

    等等顿时喜气洋洋地转头去望陆离,大眼睛里满是挑衅与得意。

    “你们”陆离几乎快要呕一口血出来。

    “爸爸心里最重要的人是妈妈,妈妈心里最重要的人是等等,在等等的心里,爸爸妈妈可都要一样重要哦。”在陆离气得不做声时,谭惜忽然腾出一只手,拍了拍等等的小脑袋说。

    “嗷”等等有些傲娇地点点头,“知道了,以后我长大了,一定会保护好粑粑麻麻。”

    突如其来的暖心,让陆离有些怔忡的同时,心里更加地感动。

    一瞬间,他便忘了等等这个小鬼先前是如何气他的,只一心觉得他又聪明又可爱,真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

    谭惜微笑着,一边继续拼着水果,一边默默在心里给儿子的机智点了个赞。

    一句话,就把他老爹给治得服服帖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