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别这样,你这样倒真显得我是为了拿红包而不择手段似的”

    谭惜有些哭笑不得,同时心里又有点小甜蜜。她丝毫不怀疑,如果转账没有额度限制的话,陆离会在那个数字的后面再加上几个零,他这人待人大方起来,很有种“把我的家底都拿去给你败光好了”的架势。

    “明天跟我去趟医院吧,去看看顾之韵,也顺便给她送去一些我们买多了的年货。”谭惜靠着他说。

    “买多了?”陆离斜眼看看她,“你把我当傻子么?以为我看不出有些东西你根本就是故意买了双份的?”

    谭惜弯着眼睛笑得可爱,“嗯看你平时不太关注家里的样子,没想到还能注意起我买了双份的年货。”

    “和你有关的东西,我什么时候不关注了?”陆离冷冷一哼,侧脸的线条完美又精致,看得谭惜愣神的同时,心里更多了一份柔情蜜意。

    这男人对人可真是两极分化,极端得厉害。如若是他喜欢的人,他会没命地对你好,谁说你不好,他就不跟谁好,他只恨不得把自己的一颗心都掏出来洗干净血送给你。

    如若是他不喜欢的人,那即便是你再怎么在他身后追赶,他都不会慢下脚步去等一等你,他甚至还要走得更快,只为了与你拉开一段你此生都无法拉近的距离。

    这样想来,谭惜能够追着追着就等来陆离的回头,或许不是她魅力大,也不是她运气好,而是这一切早有伏笔,早有无法快进的进度。

    像是唐僧取经路上必经的九九八十一难,少一难都算不得完整。

    “我到现在都还是觉得,我们今天的一切都不大真实。”谭惜又望了一眼沙发那侧的陆晟,见他似乎在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视,才继续小声道,“从前我追在你身后跑的那些日子,我现在回忆起来清晰得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嗯,你是不是非要提起这些事来惹我生气?”陆离想到后来的那些糟心事就灰了一张脸,“明明是你先来招惹的我,你招惹就招惹,可你偏偏还在快要招惹成功的时候半路跑掉,你是不是嫌我们的爱情故事还不够曲折,要再拐个山路十八弯才肯满意?”

    谭惜又弯了唇,“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在一起?”

    “嗯,现在我身边的人是你,我总算觉得当初的那些苦都没有白受。”陆离将她拥得很紧,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牢牢固定在他怀里。

    “放开一些陆晟哥还在旁边呢!”谭惜尴尬扫了一眼那边的陆晟。

    今晚的陆晟虽然没怎么言语,动作,可谭惜就是能感觉到他心情沉郁,所以半个晚上,谭惜都尽量压低着声音,放轻着动作,尽量不让自己和陆离去打扰到他。

    陆离也早就察觉到谭惜小心翼翼的模样,一面在心里愧疚着对不起他这个弟弟,一面又坚定着要牢牢将谭惜锁住,不让她再被别人男人惦记上的念头。

    “我们是合法夫妻,又不是偷情。”陆离有意无意地将这句话说得刚好能够传到陆晟那里。

    谭惜更加尴尬地红了小脸,却也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将头往他怀里一埋,麻痹着自己当鸵鸟。

    “谁要你拿的这些垃圾东西?你要是没地方扔,医院楼下就有垃圾站,你拿去那里就好,不用拿到我这病房里来恶心我!”顾之韵嫌恶地看着正在摆放东西的谭惜,毫不客气地口出恶语。

    “你现在住的这间病房,睡着的这张病床,护士站里轮班照顾你的医护,全都是我花的钱,我为什么不能把东西拿到这里?”谭惜回头淡淡看她。

    “你!”顾之韵气得抖了嘴唇,但不过片刻,她脸上就再绽了一个怪异的笑,“怎么,你这是装圣母装上瘾了?这下你不仅要在陆离面前装,在路人面前装,现在甚至还要对着自己我这张你最讨厌的脸硬装是不是?”

    “随便你怎么想,我只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谭惜皱皱眉头,继续拆着手里的精致纸袋。

    “圣母,你死后可一定要上天堂啊!”顾之韵有些恶毒地看着她。

    谭惜将纸袋里的东西取出来——那是一件款式很好看的内衣。

    “你该不会说,这件衣服是你买给我的吧?”顾之韵打量着她手上的东西,冷冷发笑,“你凭什么自作主张给我买这种东西?你该不会是把我当成了你养的小孩?还有,你知道我的罩杯么?如果你是按照你的尺寸买的话,我劝你还是留着自己穿,我可是要比你整整大上一个cup。”

    “你换上试试。”谭惜将内衣递到她的手边。

    顾之韵咬了牙,脸色难看又阴郁。

    “谭惜,我现在很好羞辱是不是?我得了癌症,只能躺在医院里化疗,像个废人你很满意是不是?你买这些东西的时候,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付款的啊?给情敌买东西?给老公的前妻买东西?”

    “给一个癌症患者买东西。”谭惜盯着她,一字一句,“顾之韵,我可以看在你生病的份上忍让你包容你,可你不要太过分,任谁有再好的脾气,恐怕也经不住你这样不间断地挑衅。”

    顾之韵翻着眼睛,咧开一双没有血色的唇,看起来苍白又狰狞。

    “我就是要挑衅你,有种你就收起你那副圣母的样子,我看了很恶心,简直比癌症更让我难受,你明白吗?”

    “那就随你的便好了,随你怎么恶心,随你怎么挑衅吧!”谭惜长吐了一口气,摇摇头,转身准备去医生办公室问问她最近的病况如何。

    “我活不久了!”

    在她还没踏出病房的时候,顾之韵就先一步喊出了这句话。

    谭惜的脚步就这么顿住,片刻后,她沉默回到她的病床旁边,拿起一颗苹果削着。

    “等我死了,你就能算是大功告成了吧?照顾老公的癌症前妻,啧,传出去该是多么感人的一段佳话!”顾之韵一眨不眨地冷冷看着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