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说过,随便你怎么想。”谭惜自顾自地收拾着手里的东西,懒得再去和她讲话。

    “现在外面的人都还不知道你和陆离结婚的事情吧?”顾之韵忽地转了个话题,声音里满是挑拨的笑意与不屑,“你看,即使陆离再怎么喜欢你,他也还是不愿意将你们的关系对外公开,就七年前一样,你也只能举办一个只有十几个人参加的婚礼,收一个婚庆公司的道具戒指,做他不为人知的,合法妻子。”

    谭惜的手指一顿,片刻后捏成拳头,下颔的弧度绷得很紧。

    “说起来你也真是可怜,你跟在陆离屁股后面追了十年,好不容易成功上了位,结果却还是原来那个路子。”顾之韵恶劣地笑起来,“从前他不公开你,那是因为他不爱你,他心里的那个人是我,而他现在他不公开你,又是因为什么啊?”

    “我和他之间的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操心?”谭惜凌厉着眼神看她。

    “哎呀,你这是恼羞成怒了?”顾之韵笑得东倒西歪,“你心里早就应该有数了吧?他不愿意公开你的原因,可不就是因为你是个再婚过的二手货么?你再婚的对象还是那个花花公子虞瑞,鬼知道他之前和多少女人滚过了床,有没有染上什么不干不净的病,而你和他结婚两年多”

    “啪!”

    谭惜随手拿起那件为顾之韵买的内衣,对着她的脸狠狠一抽。

    被抽中的顾之韵歪过头去,头发乱了大片,脸也迅速肿起了一道鲜红的印。

    “你、你打我?”顾之韵捂着那半边脸,片刻后尖叫,“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敢打我!你真以为你花了几个臭钱你就了不起吗?我不过就是提醒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居然就敢动手打我!”

    谭惜将那件内衣扔到一旁,脸色冷得像是瞬间结了层霜。

    “顾之韵,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没有一点廉耻心的女人?我不奢求你能感激我为你做的一切,我甚至都不怨恨你每天这样污言秽语地羞辱我,可是你凭什么去侮辱别人?就因为你长了一张嘴,你就可以编排造谣吗?”

    “哟,你护主还蛮忠心的,虞瑞还活着的时候,没少给你好处吧?”顾之韵冷静下来,阴森森地笑,“他就算是死了,也还能给你留下一大堆资产,难怪你听不得别人说他什么坏话,原来你是被他养大了的狗。”

    谭惜将那件内衣重新封进包装里,回头看她脸上的那道血痕,眼神冷漠:“我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你会得上那样的绝症,原来是老天开眼了,要让你这个一直给别人施加痛苦的人也尝一尝痛苦的滋味,现在你的身心都处在煎熬中吧?很好,就这样继续活着,好好地活下去,一天比一天生不如死地活下去,因为你根本就不配得到别人的怜悯!”

    “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顾之韵仰头,笑声尖利,“你根本就是想看到我这幅强行吊着命,半死不活的惨样子吧?我就说嘛,一个大学还没毕业就学会厚颜无耻去勾引男人的小贱种,怎么可能会有一副圣母的心肠!怜悯?快收起你的怜悯好好去思考你自己的人生吧,可不要将后半辈子全都倚靠在陆离身上,万一哪天他玩腻了,或者有个什么意外,把你像丢垃圾一样地丢出去,你不就傻眼了吗?”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谭惜最后看了看她,倨着下巴,眼神淡淡的居高临下,“还有,大学还没毕业就勾引男人的那个人,貌似是你自己吧?你所说的,不知道和多少个人滚过床的人,也是你自己,好像这社会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她们总要信口雌黄去讲别人如何的不好,却忘记自己才是最不堪最散发着恶臭的那一个!”

    顾之韵绿了脸色,气急败坏地随手抄起床头柜上的饭盒,一把向谭惜扔了过去。

    “你很希望你生命里的最后一段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吗?”一个模糊低沉的磁性男声。

    “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是她羞辱我”一个呜咽着,声音里充斥着委屈的娇媚女声。

    陆离注视着正在抹着眼泪的顾之韵,心中的恼怒已经快超出了负荷,处在崩溃爆发的边缘。

    她这样的姿态,与他记忆里无数个类似的场景相重合,每当她做了什么事的时候,她就要摆出这幅模样,她的委屈她的眼泪,似乎说也说不完,流也流不尽,好似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辜最善良的人。

    从前的他被她蒙蔽,每次都会吃下这一套,并且心涩涩地为她心疼着。

    现在,他已经能够透过她的眼泪看清楚她本来的面目,虚伪,恶毒,伪善,甚至,像个魔鬼。

    “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即使你的生命已经接近尾声,我也一样不会放你好过,你明白吗?”陆离的声音轻轻的,却寒得让顾之韵一阵阵战栗发抖。

    “阿离,你为什么就不信我?你从前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你不爱我了,所以我说什么话你就都听不进去?”顾之韵声泪俱下,说话都抽抽噎噎地需要拼凑着听完。

    “你是不是以为你在做那件事的时候,没有人看到?”陆离冷笑,“你错就错在不该大吼大叫,知道吗?护士站的值班护士听到病房里声音太大,想过来提个醒,结果就看到了你用饭盒去扔谭惜,怎么,难道你还要和我说,是护士站的人说谎吗?”

    顾之韵咬了唇,泪水遮住眼底的无限恨意。

    好像全世界都在和她作对,全世界都在让她难堪。

    “那也只是我的一时冲动!你不知道,她羞辱我的那些话有多难听!她说我是破鞋,她说我散发着恶臭”顾之韵直起身体,语气凄厉。

    “她哪里说的不对?”陆离看着她,没有一丝感情,“她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我想不需要别人说,你心里也该清楚吧?我本来还想顾念些旧情对你仁慈一点,现在看来,好像是我多此一举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