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你不能这么对我!难道你真的忘了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吗?就算我有千般错万般不好,可我为你付出的那么多年青春不是假的!我对你的爱也都不是假的!你因为这个女人放弃了我多少,你心里有数吧?现在,你还要为了她去对付我这个绝症晚期的病人吗!”

    顾之韵近乎歇斯底里地吼着。

    “陆先生。”病房门口传来一个有些歉意和羞赧的声音,一位护士站在房门口,“陆先生,您可不可以让这位女士小声一些?其他房的病人已经向我们投诉过很多次了,您看”

    “我知道了。”陆离冲她点点头,又道了一声抱歉,看着小护士红着脸重新关上房门后,他扭过脸,淡淡看着顾之韵。

    “那时我虽然已经对你没有感情,可我一直都想给你最好的。钱、名誉、最让人羡嫉的总裁夫人位置,原本那些都是属于你的,我也没有打算让谁代替你得到这些,但终究,是你自己不珍惜罢了。”

    顾之韵狠狠抹了把眼泪,声音里的恨意让人听之动容。

    “你只是狂妄自带地以为我和你在一起为的只是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钱?名誉?我的确喜欢钱,喜欢高高在上被人吹捧的感觉,可比起这些东西,我更想要的是你的心!”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陆离皱眉。

    “为什么没用?难道你心里就对我没有一点愧疚吗?你先是否定贬低我的感情,之后又谋划将我送进监狱,你的心怎么就那么狠,就因为你不再爱我,所以你就能狠得下心将我推进深渊里,对吗?”顾之韵惨笑,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找不见一丝血色,她咬着唇,眼神绝望。

    陆离的心颤了几颤,过往的回忆如默片在脑海中播放。

    正在病房里气氛僵硬的时候,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唤从病床上传来。

    “陆离”谭惜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声音都似虚脱一般。

    陆离连忙望过去,见谭惜已经睁了眼,正撑起胳膊准备从病床上起来,他先一步上前制止,神情紧张地像是丢了半条命在谭惜身上,“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头晕”谭惜闭着眼甩甩头,眩晕的感觉便更加清晰,再睁眼时,眼前的一切都在颠倒旋转。

    一句话,就让陆离心焦如焚,他按响了召来医生的铃,等待的过程里,他回头看着顾之韵,眼神冷得像是能冻结人心。

    先前的动摇在谭惜醒来的那一刻起便如烟般消散,他现在只一心想着怎么将那个女人弄得远远的,远到她再也不能来打扰谭惜和他的生活。

    顾之韵与他对视不过一秒,就狼狈地偏开视线,只有下巴紧绷的线条,显现出她的怨愤与恨。

    “被那么重的一个饭盒砸了个结实,没有砸成植物人已经是万幸了。”秦商手插着白大褂的口袋,满脸的幸灾乐祸。

    “你怎么会在这里?”陆离皱眉看着突然出现的秦商。

    秦商冲着自己的白大褂努努下巴,“你什么眼神,看不到我的工作服吗?我当然是在这里工作!”

    陆离立刻想起这家医院是秦家企业的合作医院,所以秦商调到这里上班,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废话少说,你快点先看看她怎么样了!”陆离指着秦商说。

    “脑震荡呗,还能怎么样?”秦商一脸的兴致盎然,似乎对眼前的这一副场景很感兴趣,“我的两个前嫂子聚到一块了,前嫂子又把前前嫂子给砸破了头,陆离,你这齐人之福怕是不太好享。”

    陆离脸一沉,显然没有和秦商开玩笑的心情。

    “你到底要不要看病救人?如果你不行,就趁早滚出去换别人来,不要再这里浪费我的时间。”

    秦商摸摸鼻子,眼神哀怨:“行了,不就是头被擦破点皮吗,你至于紧张得像她得了什么绝症似的?”

    原本这只是秦商的一句口无遮拦玩笑,可这话听在三人的耳朵里,就各生了心思。

    顾之韵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就这么看着陆离为谭惜焦急不已的模样,手指慢慢地捏紧,最后紧紧握成一个拳头,指甲深深掐进肉里。

    “我没什么事,可能是刚醒的原因吧,头晕了一些。”谭惜对陆离笑笑。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这么勤快地往这里跑,你偏就不听我的,现在怎么样,你知道疼了?”陆离心疼地看着她额头上白色纱布里渗出来的血痕。

    “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一点小伤。”谭惜摸摸受伤的地方,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扯了扯嘴角。

    秦商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之后对病房里的三人说:“虽然她这次只是轻微的一次脑震荡,但是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可就不能保证到底是脑震荡还是植物人了,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矛盾,解决不了的话就上法庭让能解决的人去解决,别动不动就扔饭盒扔饭碗的,进过监狱的人,还不知道‘法律’二字是怎么写吗?”

    顾之韵的脸色愈发难看,她看着秦商,一口牙齿都快咬得碎掉。

    她怎么想也都想不到,秦商居然也会来这烂摊子里横插一脚,对着她冷嘲热讽。

    “我们之间怎样,关你什么事?你不过就是个医生,你这么懂法律,你倒是去当法官!”顾之韵一字一句地说。

    “当法官?可惜我大学时候学的就是医,否则我倒真可以考虑改个行。”秦商勾勾唇,笑容难得地发冷,“因为我突然就发现啊,这世上死皮赖脸的人太多了,她们一点都不怕丢人现眼,连监狱都管不住她们,就算出来也还是那原来那个货色,一点变不了。”

    “行了!”谭惜在旁轻斥一声,捂着头闭眼,“秦商,我还是觉得头晕,耳朵也听什么声音都噪得厉害,你还是再带我去检查一下吧。”

    陆离听了,原本都已放松下来的神情又紧张起来,他严厉瞪了秦商一眼:“还不快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