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后谭惜还是拗不过坚持让她留院观察的陆离,万分无奈地在医院住下了,但却与顾之韵不在同一个住院楼,根据陆离的意思,他是怕顾之韵再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伤害她,现在那个女人的内心已经开始变态了。

    谭惜没有否定什么,事实上,连她心里也都是这样认为。先前顾之韵向她扔来的那个饭盒只是她随手抄起的东西,如若她摸到的不是饭盒,而是用来削水果的刀具,谭惜也丝毫不怀疑她同样会扔过来,没有半分犹豫。

    她住院的这几天,宁甜也从秦商那里得到了消息,一面对顾之韵恨得牙痒痒,来看望谭惜时都恨不能跑到顾之韵所在的住院楼去将她揍上一顿,一面,又殷勤地往秦商的办公室跑,给谭惜带来的那些水果零食,说是给谭惜无聊闲磕的,却一拨一拨地往秦商的办公室送,真正吃到谭惜嘴里的寥寥无几。

    “你每天在医院待这么久,也不嫌无聊?”谭惜忍不住问宁甜。

    虽然明知她在医院陪护她是假,想与秦商更多接触是真,可她还是逗逗她,看看她那副面红耳赤却还东拉西扯着理由的模样。

    “姐妹,不瞒你说,我想结婚都快想疯了。”宁甜居然难得坦诚了一次,伏在她床头十分感慨,“自从上一次我和那个吸毒男闹出那样的事之后,我爸妈真的就再也没逼迫过我结婚的事情了,可是,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我同学一个个结婚,一个个当爹当妈,我也急啊!女人的青春一共就那么几年,我现在已经是大龄女,等我再老几岁的时候,可就不是这么个模样这么个光景了,所以我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嫁出去,光速领证,光速开始婚后生活。”

    “说人话。”谭惜后背凉飕飕地看着她,怎么都觉得别扭,印象里,宁甜可不像是会担心大龄不大龄问题的人。

    “我还是不想错过秦商。”宁甜这次简单明了。

    “你这样说我就听得懂了。”谭惜点头。

    宁甜苦着一张脸,精致漂亮的五官皱在一起,模样别提多伤感。

    “你和陆离都复婚了,我这里还八字没一撇,现在秦商见了我就是翻白眼,我说几句什么话他就要否定我反驳我,好像他不和我对着干我们就无法交流了似的,我甚至都已经被他翻白眼的那副模样洗脑了,我现在根本就脑补不出我们会有相亲相爱彼此相敬如宾的场面。”

    谭惜抿着唇笑,伸手去握住宁甜的手,似乎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给予她勇气似的。

    “你羡慕那种相敬如宾的爱情吗?两个人在一起客客气气,彼此斯文有礼貌地像是对着一个并不熟悉的陌生人,那样的爱情是你想要的吗?”

    宁甜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不就对了?那些所谓的什么相敬如宾、举案齐眉,都是书里电视剧里的情节,即使是真的有那样的爱情,可你觉得那是真正的爱,真正的幸福吗?我倒觉得现在你们两个正是好时候,处于窗户纸捅破,却又彼此猜疑试探的阶段,这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感,会让你们对对方更加感兴趣着迷。”

    宁甜被谭惜说得懵了,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什么东西,暧昧感?着迷?你说的是我和秦商吗?”

    “我听见我的名字了。”秦商象征性地敲了两下病房的门,之后便大模大样地走进来,斜眼看着宁甜,“你这女人,怎么也是爱在背后说人闲话的主儿。”

    “我什么时候”宁甜红着脸就要凶恶地驳回去。

    谭惜扯了一把她的袖子,唇畔的弧度是尽在于胸的了然。

    只消看一看秦商瞧宁甜的眼神,再听一听他与宁甜说话时的语气,谭惜便知道,秦商的心里也必定是有宁甜的,只不过,或许连他自己也还都没发现,也可能是他发现了,却并不敢确认。

    被制止的宁甜果然没再说话,只是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她心里对谭惜还是信任的,若说这段艰辛难受的苦恋里有谁是能帮她一把、带她走出困境的人,那这个人就只可能是谭惜。

    “来检查么?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也是时候劝劝陆离,让他早些让我出院。”谭惜的温柔浅笑里带了一些甜蜜的无奈。

    “感觉被秀恩爱秀了一脸。”秦商上前检查了一下谭惜的伤势,果然已经没有大碍了。

    谭惜俏皮地眨眨眼,笑得欢乐:“秦大少最近也很有进步嘛,听陆离说,你一天12个小时都在医院里度过,其余的时间就是回家吃饭睡觉,夜店一趟也没再去过,难道是对哪个姑娘动了真情,想从良了?”

    “嫂子,‘从良’一词从何说起啊,最近我家里管我管得严,尤其是我家老头子,每天都要往医院打电话和他的那些眼线查我的情况,我要是表现得不好,他就又要抓我回去继承公司,至于我不去夜店,那完全是因为我白天忙得转圈,一点‘精力’都没有了。”秦商手插着兜站在谭惜病床前,如果不是他的语气实在吊儿郎当,像个纨绔子弟,他这样一站,倒还真有些医生的那股子威严禁欲的范儿。

    宁甜起初还挺满意秦商最近的生活状态,可后来听到秦商那副放荡不羁的语气,“蹭”地一下又上来了脾气,心里酸酸涩涩地不是滋味。

    “我说么,狗怎么能改得了吃屎!”她咬着牙骂了一句。

    “你又不是狗,你怎么就知道狗改不了吃屎?”秦商悠悠然地反唇相讥。

    眼看着二人又有吵起来的趋势,谭惜笑着看这对活宝,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你们一个是陆离的朋友,一个是我的闺蜜,你们等会要是动手打起来,我该帮谁啊?”谭惜开着玩笑调和气氛。

    “当然是坐山观虎斗。”

    陆离突然捧着花走进来,右手还拎了不少营养品的外包装盒子,见他们三个人在病房里热闹,也忍不住逗趣,“只不过他们两个,一个是纸老虎,一个是连纸老虎都不如的假老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