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兄弟,你又要来给我们这些单身狗送狗粮。”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秦商已经彻底被陆离那令人发指的宠妻手段打败了,见陆离来了,他立刻摆出一副头痛的样子。

    “谁都能自称单身狗,唯独你不行,你的那些女朋友知道你这样自嘲吗?”陆离看也没看他,一双眼睛只紧紧盯着谭惜,唇边只属于谭惜的温和笑意静静勾着令人心醉的弧度。

    “你家陆离真是长了一副好皮囊,怪不得能让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的。”宁甜撇撇嘴,没什么好气地对谭惜说。

    “你不要看久了,不然我可又要多一个情敌。”谭惜眨眨眼睛。

    宁甜白她一眼,算作回应。

    “听说了吗,顾之韵这几天在办出院手续,她应该很快就会出院了。”秦商忽然道。

    “她不是癌症了吗?难道她是想明白了,左右也是治不好,还不如省下钱回家等死?”宁甜诧异着眼神问。

    “谁知道,她在医院连个看她的人都没有,她那个妈,据说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没来过了,真想不通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即便自己的女儿再怎么不好不对,她也不能不管不问,冷漠到这种程度吧!”秦商的语气颇为感慨,但眼底却分明闪着一丝幸灾乐祸。

    宁甜冷哼一声,表情不屑,“有什么女儿就有什么妈呗。”

    陆离坐在谭惜的病床旁,一边给谭惜削着苹果,一边又怕谭惜等不及,时不时地用水果刀切下一块送到谭惜嘴里。

    “提起某人的前妻,某人好像很无动于衷的样子。”宁甜又忍不住挑衅陆离,“曾经你不是很爱那个女人,甚至可以为了那个女人在百号人的宴会上当场说谭惜才是第三者吗?现在怎么她得了绝症,又众叛亲离你都不心疼了?”

    陆离抬眼淡淡扫她,半天没有说话。

    就在谭惜尴尬地想给宁甜使眼色的时候,陆离却出人意料地开了口,“那时候是我不懂事,白长了一双眼睛,辨不清人心,分不出好坏,现在我醒悟了,我会给谭惜最好最幸福的下半生。”

    宁甜微有些发怔。记忆里,陆离一向是那个不苟言笑,满脸倨傲冷漠之色的企业家,他几时像这样承认过自己的失败,又满面严肃正经地说出这样深情到腻人的情话?

    谭惜果然经不住他的撩拨,听了他的话,一双小脸几乎立刻就泛起了红晕,连耳朵都变成了可爱的粉色。

    “可怕,真可怕,我看谭惜这辈子注定是要被你吃得死死的,翻不了身了。”宁甜做了一个抱拳的姿势,对陆离很是心服口服。

    “错了,如果你能明白我到底有多爱她,你就该知道,真正被吃得死死的那个人,是我。”陆离笑得云淡风轻。

    秦商在一旁“啧啧”地感慨,“我感觉自己好像活在梦里,几年前那个一听到‘谭惜’这个名字就头痛皱眉的人,现在居然爱她爱到不能自拔,这应该是老天给你们开的玩笑吧。“

    “无论如何,谢谢老天让我遇见她。”陆离勾着唇,笑得宠溺柔和。

    “受不了受不了。”

    这下宁甜和秦商齐齐崩溃,纷纷嚷着受不了这冲击人心的秀恩爱,俩人一前一后地跑了,将病房留给谭惜和陆离二人。

    “他们走了?”谭惜有些不自在地紧了紧被子。

    “走了。”陆离微笑。

    谭惜“嗯”了一声,眼神左躲右闪,她觉得这个场景莫名有些滑稽,她和陆离明明是相识多年的两个人,对彼此再熟悉不过,可他们现在却仍像一对刚刚谈恋爱的愣头青,说话吐字里都带着甜蜜的气息。

    “等你出院了,我想再带你去看看奶奶。”陆离说,“疗养院那边的人打电话过来,说是奶奶最近糊涂得越来越严重了,连几分钟前吃没吃过饭,吃了些什么都会忘掉,人更是一个都不认,只每天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谭惜听了一惊,有些担忧起来:“怎么会这样呢?该不会是疗养院那边的条件不好,奶奶不喜欢?”

    “疗养院的人我都熟悉,当初也是奶奶指名要去那家疗养院,应该不会是这个原因。”陆离摇摇头,声音里透着些许伤感,“是奶奶年纪大了吧,她过了几年,也九十岁了”

    谭惜霎时间明白,奶奶,应该是快要到寿了。

    “不要难过,奶奶她除了有阿尔茨海默症,其他的一切都好着呢,只是不知道,我们再过去的时候她还能不能认得我们”谭惜安抚地拍着陆离的手背,心中同样酸涩。

    奶奶是陆家第一个接纳她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将她当成是自己人的人。奶奶对于她的疼爱,并不比对陆离得少,当初她与陆离离婚,奶奶的确露出了失望难过的眼神,可如今细究起来,那应该是奶奶失去一个疼爱的孙媳妇该有的遗憾吧。

    “现在陆家这种情况,也不太适合将奶奶接回来调养,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们就把奶奶接回来,由我们亲自照顾,你说好不好?”谭惜询问望着陆离。

    “谭惜,谢谢你。”陆离反握住她手,眉眼里满是感激与深情。

    “好啦,你要是真的感激我,就早点给我办好出院手续,我每天待在医院都快发霉了!”谭惜笑得俏皮而无奈。

    一点点头部的皮外伤,就在医院里住了将近一个星期,整个住院部大楼的人都知道谭惜是某个富贵人家捧在掌心里的宝了,护士们平日里来查房都免不了要艳羡一番,说些“你男朋友又帅又有钱,还疼你爱你”这类的话。

    陆离紧张她,她也觉得幸福开心,可是——她真的不想再闷在医院的病房里了!这里的消毒水气味,让她闻着都觉得头晕目眩。

    “那我们这几天就出院吧!我看你头上的伤也愈合得差不多了,这几天也没发现什么大问题,这里条件也不好,你想吃什么都没办法吃到现做的,还是接你回家去调养。”陆离看着她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