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3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真是好福气,上学的时候就对你穷追不舍的,没想到她还真把你给追到手了。”袁思梦抚了抚头发,得体地微笑着对陆离说。

    “是我好福气。”陆离瞥一眼身旁的小娇妻,伸臂给她夹了一块平日里她爱吃的丸子。

    袁思梦看着陆离的动作,眼底的情绪细碎。就在这时候,同学们又都起哄,要求他们讲一讲这些年他们是怎么度过的,又是什么时候领的结婚证。

    这些人里,只有宁甜是知晓他们这几年经历的种种曲折弯绕的人,那段过去并不是什么能够在饭桌上讲述的美好回忆,于是她转了转眼睛,把目光移向楚月,开口道:“还是先说说你们吧,楚月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我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啊?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突然被扯进话题里的楚月一懵,紧接着笑起来:“你还好意思提,我结婚的时候联系过你了,当时你不是在美国度假吗?所以我也就没跟你说这事,怕你以为我等不及要收你的份子钱!”

    宁甜隐约回忆起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顿时笑得讪讪,打哈哈道:“我的错,我的错,等有机会我单独请你和你老公吃饭呗!”

    楚月正要说话,就被袁思梦抢了先,她目光在陆离与谭惜之间流连,唇畔的笑容始终没有落下去:“今天是谭惜请我们这些老同学到这里一聚,她是主,我们是客,哪有客人让主人冷在一旁的道理?”

    楚月想了想,觉得袁思梦说得没错,于是推了推杯子,看向谭惜:“那我们就边喝边听谭惜说吧!其实我也好奇你和陆学长是怎么走到一起的,而且啊,这些年不见了,我们几个老的老,丑的丑,唯独你,十几年过去了,还是原来那么漂亮,这皮肤嫩得像十八岁似的”

    袁思梦又笑着瞥了一眼楚月,只是那笑容里没什么笑意,冷冷的,让人看着便不舒服。

    宁甜见兜了一个圈子,最后话题还是回到谭惜身上,心中不由怒气更盛。这下她已经可以彻底确定,袁思梦今天来就是不怀好意,她好似知道这几年里谭惜身上发生的一切,故意想让谭惜难堪,又或是想方设法地试图勾取陆离的注意,看她眼角眉梢的狐媚意,和她盯着陆离的时候恨不能把脸贴到他身上的那副样子,也就只有谭惜那个傻瓜才会看不出她的目的。

    陆离目光淡淡地扫过袁思梦,在触到到她有些亮起的眼神后,视线停顿一秒,之后又漠然转开。

    “我和他的事情很复杂,如果要讲的话,可能讲到晚上也讲不完呢。”谭惜弯了弯唇,动了筷子,将陆离夹给她的那块丸子放到嘴里。

    “那就长话短说呗!就像上学时候老师让写的那个名著梗概,只说重点情节就好啦!”楚月笑得爽快,全无心机,一点也察觉不出这桌上其余几人各揣的心思。

    谭惜有些被她噎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她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就结婚了。”关键时刻,还是陆离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桌上的几名女同学一听,更是燃起了八卦之魂,纷纷亮着眼睛询问:“什么?你们那么早就结婚啦?那你们也太不够意思,就算不想请我们去喝喜酒,可消息总是要给一个的吧!”

    “出于一些原因”谭惜无奈地端起杯子,“今天在座的都是女同学,我们也就不喝酒了,我用果汁代酒,就当给各位赔罪了行不行?”

    袁思梦轻笑着开了口:“果汁代酒?谭惜,亏你想得出来,现在我们谁不知道你老公陆离是做红酒起家的,你请我们这些老同学聚会总该有点诚意,让我们也尝尝你老公做的酒吧!”

    谭惜偏头看向陆离,后者朝她微一点头,起身,去了书房。

    书房的藏酒柜里,摆放着梦烧出品的各种典藏红酒。典藏,就是所谓的有价无市,这些都是陆离近些年来收藏的,那些酒里如果单拿出一瓶去市场上卖,都能分分钟被炒出天价。

    “看来我们是有口福了。”袁思梦盯着陆离的背影,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书房门前,才抿着唇微笑。

    “是啊,如果不是我们沾了谭惜的光,恐怕这辈子也都喝不到那么名贵的酒吧!”宁甜故意说得很大声。

    袁思梦瞥她一眼,没有言语。

    之后陆离拎着两瓶精装的红酒出来,随意地开了瓶,微笑着往桌前一推,“这是我们公司去年推出的果酒,度数不高,口感偏酸甜,很适合你们这些女孩子喝。”

    楚月被陆离撩得不行,做了一个捧心的姿势:“天呐,谭惜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运气,如果我老公也像陆学长这样不,要是他能及得上陆学长的千分之一,我也知足了。”

    “我还没有见过你老公,改天我倒要见一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你说得那么不堪。”谭惜笑着开玩笑道。

    “这款酒,是不是叫‘淋菲?’”袁思梦看着陆离,双目绽出光彩。

    “是。”陆离点头。

    袁思梦唇畔的弧度勾得更大,朗朗开口:“这款酒我知道,去年上市的时候,很受那些女孩子和已婚女人的喜爱,我也早就想尝一尝,可这款酒实在很难买到,而且价格也太高了些”

    “多高啊?”楚月好奇地扯过脖子。

    “七万,一瓶。”宁甜笑得怪异,在楚月受了惊吓的目光下,看向袁思梦,“这款酒虽然很难买,但也绝不至于买不到,所以我猜,买不起才是你和这款酒无缘的真正缘由吧?”

    谭惜不动声色地在桌底踢了宁甜一脚。

    “话倒也不能这么说,这款酒之前是与我无缘,可现在,缘分不是来了么?”袁思梦笑得优雅,先拿了那瓶‘淋菲’,给自己斟满一杯,再抬头含笑道,“我还真的要谢谢谭惜,今天这一聚,我找回了太多东西。”

    “我觉得你最该找回的,是你的脸。”宁甜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