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3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倒是对陆离很有信心。”宁甜有些悻悻地摸鼻子,指了指监控画面里已经等得百无聊赖的袁思梦,“能让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在一旁等这么久,这事也就你家陆离能做得出来。”

    “可你刚刚不是还说,让袁思梦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谭惜失笑。

    宁甜哑然,最后才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用来堵我的话你道记得很清楚,我嘱咐你的那些,你就一律当成耳旁风。”

    “没有没有。”谭惜笑着摇头,随后转头继续看着监控画面。

    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的袁思梦见陆离还在说着法语开着视频会议,一时半会没有要结束的意思,不由有些坐不住了。她开始心烦意乱地思考自己究竟哪里做得不对,是衣服搭配不是陆离喜欢的风格,还是她的香水没有散到陆离那边去。

    想到这里,她轻手轻脚地抬了抬身,悄悄又向陆离所在的位置坐近了一些。

    “”陆离忽然抬起头看她,将她给吓了一跳。

    陆离望着她,蹙眉思索许久,他在脑中搜寻了一番,但终究是想不起她的名字,也只能换成了中文对她说:“如果你觉得无聊,就先出去和她们坐一会儿,我这边短时间内可能无法结束。”

    袁思梦骇了一跳,以为陆离是在赶她走,连忙就挤出一个自认为甜美可爱的笑脸,媚着声音说,“学长,我不急的,我也没有觉得无聊,能够看着我最崇拜的学长办公时的样子,我觉得很开心很荣幸。”

    “”陆离又扫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又继续起了视频会议。

    “厉害。”

    看着监控里始终无动于衷的陆离,宁甜也不得不起了敬佩之心,“你家陆离之所以让她留在书房,完全是因为照顾你的面子吧?透过这一层屏幕,我都看出陆离那股子无奈和心烦了。”

    “这个袁思梦,她接近陆离到底是有什么目的。”谭惜皱了眉,她总觉得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你认为她是蓄意?”宁甜先是想了想,随后也认真起来。“这件事的确有些蹊跷,袁思梦把主意打到陆离身上,不应该是因为听说你要办同学宴就临时起意,而且据我所知,像袁思梦这种女人,虽然骨子里就是骚浪贱的德行,可她对于自己有几分几两重,应该还是会掂量掂量的,她这么做,倒像是受到了什么人的教唆,或者鼓励。”

    谭惜与宁甜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一个人。

    但谭惜随即就摇头否定了。

    “顾之韵她比袁思梦大几届,之后她辍学不读也是完全消失匿迹,不可能与袁思梦有什么交情。”谭惜顿了顿,随后更加否定,“况且以顾之韵那样的性格,她巴不得陆离永远只属于她一人,又怎么会把别的女人往他身边推?”

    “那倒是不过,也说不准。”宁甜托着下巴,煞有介事地分析着,“说不定现在顾之韵知道她和陆离再没有可能了,心里又怨恨你,所以再找个人来,想着让别人把你给三了呢?她自己得了癌症又人老珠黄,但是换成这些个爱打扮爱保养的骚浪贱,说不准陆离还真的能被勾搭走呢。”

    “我觉得不是她。”谭惜还是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件事,她就是有一种直觉。袁思梦应该是受了其他人的教唆指使,但那个人,绝不可能是顾之韵。

    宁甜见她说什么谭惜都不信,只坚持己见的样子,也上来点脾气,“你看看你,就因为你每次都不信我的话,你算算你都吃了多少亏了?当年大学的时候我就劝你不要对陆离那么死心塌地,别一心想在他那棵树上吊死,结果你一吊就是那么多年;后来我又让你跟着虞瑞好好过日子,结果你心里还是对陆离念念不忘,到现在嫁进这个不是人待的家里,天天受陆离他妈那个死老太婆的气;现在你又不信我说的话,你一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吃了那么多亏怎么就是不长记性!”

    谭惜被她训斥了一通,还有些发懵,哭笑不得地说:“没有你说得那么严重,这件事我真的不认为是顾之韵做的”

    “那我们就打个赌!”宁甜气不过,“如果她真是被顾之韵指使来的,你就要保证今后什么事都听我的,别再用你那榆木脑袋思考问题!”

    谭惜摸摸鼻尖,“可以倒是可以,只是我们怎么赌?难道你能查出来她”

    “对,我就是能查出来她!”宁甜有些得意地笑笑,翻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随后用自信满满的眼神看着谭惜,对电话里说:“姑姑,你帮我一个忙,查一个想勾引我朋友老公的女人。”

    没说几句,宁甜就做了一个“ok”的手势,挂断了电话,表情傲得不行,“等着吧!我姑姑和电信局的人熟得很,她生平最恨这些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她一定会把袁思梦调查个底朝天!”

    涉及到别人的隐私,谭惜先是有些犹豫,但后来她转念想起,当初自己也就是怀着这样一幅善良心肠,才不断被人骑在头上打压。而现在有人试图来破坏她的家庭,抢走她的男人,难道她连个调查内情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监控画面里,袁思梦还在维持着端庄坐姿,面带楚楚微笑地等待着陆离开完视频会议。

    十分钟后,宁甜的手机终于响起来,接起电话后,宁甜的表情先是得意地不行,之后便有些不可思议地皱起眉。

    “怎么可能?姑姑你是不是搞错了?你确定你查的那个人是c市,曾就读过c大的袁思梦吗?”

    “怎么会”

    宁甜百思不得其解地挂断了电话。

    “你姑姑怎么说?”谭惜好奇地询问。

    “我姑姑说,她最近没有和什么人联系过,最近的一通电话是前天晚上,从美国打过来的。”

    宁甜还在不停嘟囔着“不可能”“不应该”,而听到“美国”两个字的谭惜,心却发沉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