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3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美国,这让她不由联想起了贪腐受贿事件后逃往美国的陆父。

    这些日子陆父虽然杳无音讯,几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可她却一刻都不敢忘那个手段和心机都不容人小觑的狡猾人物。陆振东,他甚至舍得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谭惜不相信他会那么轻易就接受自己的失败,他一定会做出他认为有效的反击举动。

    所以,袁思梦究竟是陆父万般无奈之下匆忙走下的一步棋,还是这只是一个对陆离的小小试探?

    一想到在他们身后,竟然还有一双眼睛在一刻不停地盯着他们,谭惜就止不住地战栗,掌心攥出发凉的冷汗。

    宁甜起初还不理解她一瞬间冷下来的表情,在诧异了片刻后,才一脸恍然与不可置信地询问:“你该不会是猜想”

    “他到底还要做什么?他害了自己的儿子一次不够,难道还要再来第二次?”谭惜咬了牙,“上一次,他找人开车撞得陆离失去记忆,这一次他又要怎么样?他是不是非要看到这个家彻底家破人亡了才算开心?”

    宁甜也有些担惊受怕起来:“谭惜,这个家族里到底都出了一些什么变态啊,光是陆离那个不讲理的妈已经够你受了,现在还有个一心要害死儿子的变态公公,不然你还是和陆离去国外避一避吧!美国不行,你们去法国!陆离不是在法国有分公司吗?你们先去那里过上一段,等过些日子”

    “那要躲到什么时候?”谭惜摇头,“我觉得,现在的陆父说不准是真的心理变态了,从前的他最是在意功名利禄,他恨不能一辈子都不下岗,终身都做高高在上的大官,现在他一朝变成了人人喊打的通缉犯,他一定无法接受这样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他如果真的存心报复,我们躲到哪里都是无用。”

    宁甜被他说得直吞口水:“你说的这也太吓人了,不就一个想攀高枝飞上枝头当凤凰的野鸡袁思梦吗?或许我们都想得太复杂了。”

    “我也希望是这样。”谭惜揉揉眉心,“先听听他们说什么吧。”

    说着,就指了指已经结束了视频会议,已有开始交谈趋势的监控画面。

    等了近一个小时的袁思梦心里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她从一开始与陆离独处的兴奋,再到后来被忽视冷落的气愤无奈,她也不似刚才那般胸有成竹,认为漂亮有韵味的自己完全可以轻易拿下陆离,她甚至都打起了退堂鼓,每次与陆离那道冷冷的视线对上,她的退堂鼓都要更响更急促几分。

    但一想到自己应允别人的事,怎么也不好就这么退下阵来,再说,陆离也的确是她整个大学时期朝思暮想的人物,不再试一下,她又怎么会甘心?

    想到这里,她便鼓足了勇气,柔着嗓音开口道:“陆学长!”

    “嗯?”陆离还在整理着这次视频会议的文件,听到她的声音,漫不经心地抬眼瞥过来。

    袁思梦的心狂跳,脸颊也泛起可疑的红晕:“陆学长,其实我今天来,不仅仅是为了参加这次的小型同学宴,我是听说,谭惜的老公是您我,我有很多话,从大学起就一直憋在心里,我如果不说出来,恐怕会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了,您、您能听我说完么?”

    “嗯。”陆离的这一声,只是浅浅淡淡的一个从喉里发出的音节,可在袁思梦听来,却给了她无限的希望与期待。

    “我从大学起就喜欢您,虽然您是高出我几届的学长,但我还是会在选修的时候挑选您在学校时喜欢上的选修课,您每次回校演讲上课,我也有起早排队买票,为的,就是能远远地看您一眼我那时知道您有女朋友,我也知道我无论如何都不该插足进你们的感情里,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我错过您一次,现在我又遇到了您,我虽然明知您和谭惜在一起很幸福很快乐,但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想靠近您,想再近一点接触您”

    袁思梦说着,就情绪激动,半是认真半是故意地向陆离走近了几步。

    “你就站在那里吧,你身上的香水味我好像有些过敏。”陆离摸了摸鼻子,忍下不适感。

    袁思梦的表情一僵,心里悔得都要呕出一口血。

    原来她精挑细选,认定陆离一定会喜欢的这一款香水,竟是让陆离过敏的存在吗?

    “抱歉,学长。”反应很快的袁思梦立刻又换上一副属于小女生的尴尬羞赧表情。

    在她印象里,陆离好像很喜欢女人这种我见犹怜的模样,从前他那位女友,叫顾之韵的,可不就是经常这样子吗?

    “没事,你还有话没说完吗?”陆离没什么表情地看她,好似刚才被表白了一番的当事人并不是他一样。

    “没有了。”袁思梦羞红着脸摇头。

    她不信经过她这样一番深情告白,陆离的心里会没有半点动容,这天下的男人又哪有谁是真的痴情专一,还不是都吃着碗里,惦记着锅里,吃完后再来个饭后点心的?更何况谭惜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虽然她穿着衣服看不出身形有什么走样,可到底是无法与她这个没有生育过的女人相比,再说,她对陆离也算是新鲜的一个角色,即使他不动心,也该是对她存有好奇的。

    这一刻,自信又充满了她的整颗心。

    可这沾沾自喜还没有持续得了多久,就被陆离淡漠疏离的声音打断。

    “既然你说完了,就出去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袁思梦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了他半天,思忖着陆离是在玩男人都爱用的欲擒故纵的把戏,还是真的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怎么,接受不了吗?”陆离忽然笑起来,只是笑容清清冷冷的,看不出什么笑意,“你该庆幸,今天是谭惜邀请你来参加这个同学聚会,如若换成是别人,我早就要把你从这里赶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