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4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早被袁思梦恶心得不行,他怎么说也是在社会上风里来雨里去数十年的,可还从没有见过袁思梦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当下,他漠然地又往角落靠了靠,如同身边有什么脏东西一般。

    袁思梦的脸色又变了。

    “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受了那么大的羞辱还贼心不死,她该不会真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有意来破坏你们的吧?”宁甜诧异地对谭惜说。

    “随便她有什么目的,但是,我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宽容她了。”谭惜眼中闪过一抹冷意,袁思梦三番五次来挑衅,她的忍耐早已到达了临界点。

    宁甜满面兴奋,看热闹不嫌事大似的,“你打算怎么对付她?”

    谭惜浅浅一笑,没有言语。

    在几个同学都有些酒醉微醺的时候,袁思梦也双颊通红,不胜酒力似的盈盈往陆离身边倒。

    正在宁甜为谭惜愤愤不平正要上前去骂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群表情不善的人迅速闯进来,为首的是个打扮贵气的中年女子,她先是在包厢里扫视一圈,在看到明显被他们的闯入吓到的袁思梦后,眼神一狠。

    “就是她,给我打!”

    霎时间,整个包厢里乱成了一片,袁思梦尖叫着往陆离身后躲,陆离却冷眼绕开,完全没有要插手帮忙的意思。

    “你们是谁?怎么突然就闯进来,信不信我们现在就报警!”楚月也有些害怕地吞了吞口水,虽然这些人明显不是冲着她们来的,可他们这个架势也足够让人惊吓好一阵了。

    “这事与你们无关,这个贱女人勾引我老公,还拒不归还我老公送她的那些东西,上次打了她一顿还不够过瘾,今天我再来给她个教训!”贵妇人说着,上前拎起袁思梦的头发,语气怨毒,“贱货,你既然敢破坏别人的家庭,就该有会被人打死的觉悟!”

    随着妇人的一个挥手,她身后的几个男人顿时上前对着袁思梦的脸左右开弓!不一会儿,袁思梦的脸就肿得像个蒸失败了的馒头。

    几个同学听了八卦,心里更加厌恶起袁思梦这个专门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但就这么看着他们揪着袁思梦的头发打,也到底是不忍心。

    “要不我们上前帮帮?”楚月吞了吞口水,经过这么一出,她们哪里还有一点醉意。

    “帮什么帮,让他们打死那个绿茶婊才好!”宁甜十分解气地旁观着,看了一会儿,她又觉得这事有蹊跷,她们同学聚会好端端的,怎么这些人会突然找上门来?该不会是

    她扫了一眼谭惜,看到后者有些漠然的眼神,心中顿时升腾起对谭惜的无限敬佩。

    她还真的有这个本事让袁思梦在大庭广众下丢人丢到姥姥家!

    这时,陆离走到了她们面前,宁甜和楚月识趣地起身坐到了另一边,将谭惜身侧的位置让给陆离。

    “陆离,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的我特别坏?”谭惜轻声询问一句。

    “坏得让人心动。”陆离握了她的手,勾着唇笑,“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别的女人来靠近我,刚才我还有些吃味,现在我倒觉得安心了。”

    谭惜脸微红了下,低着头声音低却坚定,“没人比你我更知道我们的这段感情有多么不易,现在我们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掉这份稳定,对我和孩子而言,我不能没有你,等等和染染也不能没有父亲。”

    “我也同样,绝对不能没有你们。”陆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仿佛包厢里袁思梦的哭喊求救声并不存在。

    “她勾引我男人的仇报完了,我心头的恨也解了,现在,也是时候她们停手了。”谭惜起了身,走到那贵妇人面前,那妇人原本还不高兴有人前来说情,可谭惜在她耳边耳语几句后,她的表情就由愤怒变为平和,甚至还与谭惜聊了几句。

    那贵妇人又一个挥手,几个人看到手势,停下了正在抽袁思梦耳光的动作。

    妇人走到袁思梦面前,托起她已经肿得滑稽的脸,冷笑:“这次就当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不是有这位妹子帮你说情,恐怕你今天就算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袁思梦看向一旁的谭惜,眼里没有半分感激之情,有的只是无尽的森然与愤恨。

    “我看你这幅猪头样还怎么勾引男人!”妇人啐了一口,还拿出手机拍下了袁思梦狼狈不堪模样的照片,“我现在就传给我老公,让她看看他的眼光究竟有多么差,他当初可真是瞎了狗眼,居然找你这种货色当情妇!”

    袁思梦不去看她,只是咬着牙看谭惜,仿佛她才是那个此时站在她面前对她百般羞辱的人。

    “袁思梦,你该不会要把今天这账算到我们头上来吧?你给人当小三被打,可不关我们的事。”那几人离开后,宁甜在旁幸灾乐祸地嘲讽。

    “你们给我等着!”袁思梦丢下狠话,之后便狼狈地跑出了包厢。

    宁甜不屑地撇嘴,“从大学到现在,本事一点都没见长,还是那么欺软怕硬。”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接着聚我们的。”谭惜说。

    话虽这样讲,可在场的人却都没有心情再继续了。

    一群人约定好今后有机会再聚,之后就各奔东西,各自回家去了。

    “谭惜,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袁思梦给谁做了小三,又迅速联系上那女人让她们上门来教训袁思梦的?”宁甜百思不得其解。

    “是‘为善团’。”

    只一说,宁甜就立刻明白了。

    这个为善团的确是圈子里人脉比较广,消息比较灵通的组织,如果谭惜真的有心知道袁思梦的事情,以她的地位,她只需要和为善团的那几个重要人物打个招呼,问上几句,便就能将袁思梦的底细打探得一清二楚。

    “想不到,你这榆木脑袋居然还能演上这么一出。”宁甜笑得十分畅快,她从大学起就对袁思梦心有芥蒂,如今更是看不惯她破坏人家庭、那副死不要脸的贱样子,她巴不得袁思梦遭到什么报应,让她好好认清一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