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呵。」清隽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竟然是西荣二皇子的亲笔信,这是要估计重施,想把我们沈家也来个满门抄斩?」他原本还想着救袁静珍一命,没想到她却想害沈家连根拔起。这样的女子,就算是他的未婚妻子,他也要想办法退婚,既然如此,更不会再出手将她拉出即将覆灭的袁家。

    将两封信妥当地收在身上,沈书远换了衣服,径直骑马出了府。今日妹妹和郭星锐要劫持桂香,他本来是要去帮忙审问的,正要出门时却得知袁静珍来了。想到上次袁静珍独自在他书房里那探寻的眼神,他故意躲起来没有见她,却安排了身边的侍卫藏身在横梁上盯着她,没想到,竟然得到了这样惊天动地的两封信。

    他一身青衣,带着斗笠遮住了面容,前后各有一队侍卫,出了京都直奔郊外的小庄子,那是他和妹妹约好的地方。

    沈书远到的时候,沈书嫣和郭星锐还没来,过了一个时辰,两人才带着被打晕的桂香回来,他们是偷偷把桂香劫持的,至于她身边的丫鬟和车夫则放任没管。

    这是沈书远和郭星锐第一次见面,两人不由得都仔细打量着对方,沈书嫣落落大方,「哥哥,这是郭星锐。星锐,这是我哥哥,沈书远。」

    沈书远听妹妹称呼对方「星锐」,显然两人并不生疏,他略略躬身一揖,「郭小将。」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郭小将军将来可能就是一家人了。

    郭星锐抱拳施礼,「沈大人。」

    沈书嫣见他二人如此客气,也懒得理会,现在最重要的是那桂香。她还有些担忧,「希望桂香真的知道些什么,或者曾经参与过当年的事。」她冒着打草惊蛇的风险把桂香劫持,要是弄错人可就太糟糕了。

    沈书远的俊脸瞬间冷了下来,他哼了一声,「放心,桂香必然是当年的从犯,至于主犯,则是袁侍郎,当然,秦英寿也参与其中。」他从身上摸出袁静珍放的那两封信,交给妹妹,「你看看,这是刚刚袁静珍偷偷放在我的书房里的,夹在最不起眼的书里。」

    袁静珍偷偷放的书信?沈书嫣疑惑地接到手里,打开一看,脸色大变,「这、这也太毒辣了,跟当年的郭将军蒙冤一案如出一辙!果然是他们的手笔,连西荣二皇子的亲笔信都弄来了。」

    她把信递给郭星锐。

    郭星锐只看了一眼,手就抖了起来,没错,当年父亲就是被这样的信件害了,以至于郭家满门被灭。

    「这信得留着,别弄坏了。」沈书嫣担心他一怒之下把信撕毁,轻声提醒,手指抚在了他颤抖的胳膊上。

    收敛了星目中的恨意,郭星锐深吸一口气,将信件还给了沈书远,「当下,咱们得去审问桂香才是。」

    桂香已经醒了,她头上套着黑布袋,口中塞着棉巾子,手脚皆被绑住,听到有脚步声进来,她连连挣扎,口中「呜呜」地说着什么。

    头上的黑布袋被来人弄开,棉巾子也扯掉了,桂香眨着眼睛,适应了明亮的光线,待到看清眼前站着的人,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少、少爷!」

    「你还认得我?」郭星锐眉梢一挑。

    「认得认得,奴婢自然认得少爷!」桂香眼睛转了一圈,水汽立刻弥漫上来,长长的睫羽一眨,就带上了泪珠,「少爷,您竟然没死,奴婢心中真是高兴啊!」

    沈书嫣皱眉看着桂香,她十七八岁,颇有几分姿色,正值青春年少,杏眼桃腮,因为双臂反剪在背后,更显得身段玲珑有致,此时梨花带雨,看起来楚楚可怜。沈书嫣心想,怪不得袁侍郎没有把她灭口,她确实也有些资本。

    「我郭家并没有亏待于你,你为何要害郭家?」郭星锐盯着桂香,神色冰冷,他的双拳紧握,灭门的仇人就在眼前,要不是还要审问清楚,他真想一拳直接打死她。

    「我……奴婢冤枉啊。」桂香连连摇头,「奴婢在将军的书房中侍奉笔墨,怎么可能害郭家呢?」

    郭星锐薄唇紧抿,让他上沙场杀敌他知道怎么做,面对这娇弱女子却有些束手无策,要是将桂香殴打一顿逼其招供,恐怕他一拳头下去她就没命了。

    沈书远修长的手指在袖口弹了一下,淡淡道:「知道你不会轻易招供,可这世上没有守口如瓶的犯人,端看主审的手段如何。我虽然没在刑部任职,可古往今来的酷刑还是知道些的。」

    「凌迟、活埋、鸩毒、烹煮、绞刑……」他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目光在桂香惨白的脸上扫过,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这些都不好,容易把人弄死。剥皮……太过血腥,也不好。梳洗……」他抬头看着桂香,好心地给她解释,「梳洗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把你绑在铁床上,用滚烫的开水浇在身上,再用铁刷子把烫熟的皮肉一层层刷下来,直到只剩下白骨。」

    沈书嫣只听他的描述,已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更何况桂香,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牙齿咯咯作响。

    「梳洗也不好,我又没准备铁刷子。」沈书远遗憾地摇摇头,「还是插针吧。几枚小小的绣花针就能解决问题,这个我倒是带来了。」

    他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了小小的油纸包来,打开是一排小小的绣花针别在油纸上。他扭头看了看妹妹,「你要不先回避吧?」插针虽然不血腥,可他也担心妹妹看了难受。

    沈书嫣摇摇头,「哥哥不用管我,我要看到底。」

    沈书远把这包绣花针递给了郭星锐,「先把她的嘴堵上,我不喜欢听人惨叫。」

    郭星锐捡起刚才扔到地上的棉巾子,捏住桂香的下巴,强迫她把嘴巴长大,把棉巾子结结实实地塞进嘴里。

    「你要是想招了,就点点头。」沈书远看着桂香,「十指连心,咱们就来看看,你能撑到第几指吧?郭小将,取一枚绣花针,从左手开始,随便挑一根手指,从指尖扎进去,只留下一点儿针鼻露在外面就行。」

    桂香魂飞魄散,郭星锐捏了一枚绣花针还没动手,她就点头如捣蒜,泪如泉涌,楚楚可怜地望着沈书远。

    郭星锐皱着眉头,把她口中的棉巾子抽了出来。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