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十八章[07.06]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苾棠愣了一下,才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这傻丫头竟然以为自己睡不着是因为韩从瑾的原因?苾棠笑道:「你不说我都不知道谁是韩世子了,好了,去睡吧,我也要睡了。」

    白露的脚步声又回到了堂屋,苾棠可不想让别人误会,躺在床上也不敢乱翻身了。其实白露不说她还真的不记得今天是韩从瑾大婚的日子了,白府的请帖前几天送来的时候,她只是瞥了一眼,根本就没有注意上面的日子。

    想到这一世韩从瑾竟然和白芳桐成了亲,苾棠心里有些感慨,其实前世白芳桐肯定也是喜欢韩从瑾的,不过有她在,白芳桐的心愿是注定无法成真,恐怕白芳桐心里对她是极为怨恨的,才会在她出嫁的那天试图拿剪刀刺她,好在只是伤了手指。

    这一世她早早就和韩从瑾退了婚,韩从瑾要娶谁,日子究竟过得如何,都已经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了。她并不怨恨前世的韩从瑾,不仅如此她还有些内疚,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说起来,韩从瑾被萧昱霖威胁也是因为她的缘故。这一世没有她,希望韩从瑾能过上平静的日子吧。不过,以延平侯夫人的脾性,恐怕白芳桐的日子是好过不了的,韩从瑾夹在中间,想必也不会舒服。

    ……

    萧玉彤在庆王府羞辱了白芳桐一通,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今日白芳桐和韩从瑾大婚,她心里又堵得难受,想着自己从小喜欢的韩从瑾竟然让白芳桐这种没姿色没家世的人给得了,上天可真是不公平!

    她心里气闷,晚膳时就多饮了几杯,偏偏她还不喜欢女子常喝的百花酿,喝得是比较烈的梨花白,一个人自斟自饮,竟然喝醉了,抱着酒壶,一个劲儿地唤着韩从瑾的名字。

    侍女们看看一旁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秦英寿,吓得双腿发软,连声唤道:「公主,公主,驸马爷来了。」

    萧玉彤置若罔闻,举起酒杯又哭又笑:「韩从瑾啊,来,我们喝交杯酒。」

    秦英寿肥厚的大掌紧紧地握了起来,小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萧玉彤平常并不和他一起用膳,他知道萧玉彤喜欢韩从瑾,特意过来看看萧玉彤今晚如何,没想到竟然碰上她喝醉了。

    秦英寿大手一摆,让服侍的侍女全都退下,他上前倒了一杯酒,和萧玉彤的酒杯碰了一下,粗壮的胳膊绕过她的手臂,笑道:「公主殿下,我来了,来陪你喝交杯酒。」

    萧玉彤早已喝得糊涂,根本没有认出来眼前的人是谁,被秦英寿连灌了几杯,更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软软地趴在了大桌上。

    秦英寿也不理她,只管自斟自饮,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萧玉彤的呼吸变得绵长,显然是已经趴着睡熟了。

    秦英寿长臂一扫,桌上的杯盘碗盏稀里哗啦全都落到地上,侍女们听到动静不对,连忙进来查看,却见秦英寿脸上横肉一抖,眉毛竖起,小眼睛中全是凶狠的光,「滚出去,谁都不许进来,下一个进来的格杀勿论!」

    他戾气十足,征战沙场的血腥之气尽数释放,侍女们吓得两股战战,慌忙退了出去,还把门给关上了。

    秦英寿站到萧玉彤身后,掐着她的腰把她从椅子上提了起来,一脚将椅子踢到一旁。萧玉彤软得就像面条一样,秦英寿把她往桌子上一放,萧玉彤的上半身就软趴趴地伏在了大桌上,秦英寿也不说话,将她的裙子掀起,亵裤往下一褪,双手按住她的腰,两脚挤进她的长腿,往两边一分,也不抚慰,直接就做起了他想做的事……

    萧玉彤迷迷糊糊中觉得很不舒服,奈何腰被秦英寿按得死死的,她的双手向后面划拉着,想要把身后的人推开。秦英寿顺手抓住了她的手,干脆将她的双臂反剪在背后,单手握住,另一只手压在她的脖颈上。

    萧玉彤顿时动弹不得,秦英寿腰身一挺,猛地用力,萧玉彤哀哀地叫了一声,脑袋垂了下去,也不知道究竟是昏过去了,还是睡过去了。

    姚世南和沈诺岚十月就要大婚,苾棠心花怒放,脸上天天都带着笑,沈皇后看在眼里,也替她高兴。小丫头这么欢喜,那姚世南定然是待她不错,就算不是亲生的,有妹妹在,他也会尽力护着苾棠。将来她走了,小丫头身边还有这么多人守着。

    不过苾棠也有烦心事,那就是萧玉灵。

    自从沈书远和礼部袁侍郎家的嫡女袁静珍定下了亲事,萧玉灵就像被暴风雨摧残过的鲜花一样,一夜之间就枯萎了。赐婚已经过去了三四个月了,可无论苾棠怎么安慰她,她都再也没有笑过,反而忧心忡忡地看着苾棠。

    「棠棠,你别劝我了,我没事,倒是你……」萧玉灵握着苾棠的手,欲言又止,「希望、希望三哥将来不要辜负你。」

    苾棠急得要死,她看萧玉灵的样子,颇有一种心如死灰、终身不想嫁人的势头,这样可不行,萧玉灵要是不能在两年内嫁出去,将来可就要和亲了。「阿灵,这世上比表哥好的男人多了去了,你别总是窝在这殿中不肯出门,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表哥他也就是生在首辅家,要是生在平常人家,不见得就比别人出色了。」自从赐婚后,萧玉灵就再也没有出过殿门,连昭文帝那里都不去了。

    萧玉灵无奈地看着她,「棠棠,你为了安慰我,连沈表哥……连你表哥都编排起来了。棠棠,天家……无真情,以后你和三哥成了亲,也不要像个小傻子似的,全心全意地信赖他,多少也要给自己留些余地,知道吗?」

    「哎呀,怎么又说起我来了。」苾棠发急,「现在咱们在说你的事。」

    萧玉灵叹了口气,「好了,别急,谁说我不出门了,过些天大哥成亲,我肯定是要去的,棠棠也一起去吧。」

    九月萧昱霖和乔慕柔大婚,苾棠其实很不想去成王府,可她已经和萧昱琛定了亲,也算是半个皇家人了,再说,从沈皇后的关系来说,她还真的得唤萧昱霖一声表哥。有这两层关系在,她要是连成王大婚都不去参加的话,难免会被人议论,反而惹人注目。

    「我也去呢,到时候咱们一起去。」苾棠生恐她不去,决定前一天就留在坤宁宫,这样她可以和萧玉灵一起出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