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三十四章[08.1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就连翡翠山庄里的梅花也都谢得差不多了,想不到这山里头还有,而且开得娇艳欲滴。凌云噙着笑意接过梅枝,接着蹲下身,拿出手巾擦拭小丫头脸上和手上的汗水与泥土。

    琥珀也许不是标准的美人胚子,浓眉大眼,总是特别神气,俏挺的鼻子比较有肉,嘴唇薄而小……但是特别贪吃。

    山庄里的人都知道,少庄主宠这丫头,几乎不怎么管束她,总由着她四处撒野,成天像精力旺盛的小野兽,玩得满身大汗一头泥都是常态,此刻鼻尖和唇上沁出薄汘,额前和莹间的发也因为濡湿而贴在肌肤上,一爪子的泥巴都擦到鼻头上去了,若非穿着女孩子的衣裳,任谁都会以为是个野蛮的小公子呢!

    凌云让她坐在石头上,自己蹲下身来,先仔细擦拭她的脸蛋,然后是爪子,擦完后凭空拿出一只盛了温水的水杯给她。凌琥珀咕噜咕噜就喝个一干二净,喝完还小老头似地「哈」了一声。

    「要走了吗?」凌云问。

    「以后还可以再来吗?」凌琥珀有些期待地。

    「你明天乖乖把字都练好,就带你来。」他脸上浮现淡淡的笑,看得凌琥珀都痴了。

    「好!」

    凌云对这丫头的学习可说是费尽心思。这段时日下来,他发觉这丫头其实很聪明,真要认真起来学什么都有模有样。但是她的注意力和向学心却是大问题。

    给颗糖当奖赏,可以想见明天他不会再看到鬼画符。

    凌云牵起她的手,走了一段,慢步穿越筛下斑斓日光的原始森林,仿佛优闲品赏仙境里的吉光片羽,然后在尽头的山壁处抱起凌琥珀,化作白光,转眼间回到落月轩。

    那枝红梅被他插在色泽清润的秘色瓷瓶里,搁在书案上,在他埋首繁琐事务之余,抬起头就能回想起小丫头送花给他时,甜甜又娇憨的神态,然后淡淡的笑意浮现在他嘴角和眼梢。

    凌琥珀在还不知道当女人的麻烦时就为了方便恶作剧,延缓自己身体上的成长,也因此迟来的成长终于到来时,对她来说可真是……天崩地裂!

    「啊——」她这辈子所有的恐惧与激动都用在这一刻了。

    怎么办?她怎么了?她要死了吗?呜呜呜……她还没和云哥哥拜堂啊!她不想死啊——

    照顾她的大娘在她哭丧着脸的同时,笑嘻嘻地找了几个小丫头进来清理血迹,没多久花百岫和凌南烟都来了。

    如果她依旧一个人待在深山,或许永远不会有这一天。

    其实凌琥珀一直都明白,云哥哥的家人对她真的很好。他们确实把她当做自己家里的孩子来疼爱,凌家的孩子也把她当成手足一起玩闹,在过去她甚至不知道有这些情感。

    花百岫和凌南烟笑容温柔地安抚她时,她心里某个柔软的部位被触动了。

    她从未想念过自己的娘亲,打有记忆以来她最亲的亲人是大白哥哥——那个二百五!现在她才知道大白哥哥是个自己也照顾不好的二百五,难怪一发情就急着下山找媳妇,找到媳妇后估计也离不开媳妇的照顾了,她能平安长大最大原因是灵虎后人天生神力。

    这一次她扑在花百岫身上时,终于不是为了卖萌,而是真心想撒娇。原来有人疼是这么回事,心窝酸软,莫名地想哭。

    月事到来,延宕许久,让凌琥珀搬离落月轩就难已再拖延,但凌云早就做好准备。

    「搬离落月轩可以,但是不能搬到霜花院,就搬到我隔壁的倚云阁吧。」

    倚云阁紧挨着落月轩,是这两年才新建的,不只有檐廊直接连接落月轩,相连的秘密通道就有好几处,将来哪怕要打通让两院相连都只消一炷香的工夫。

    如此明显的心思,凌云连想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都省了;长辈们这些年下来索性心也放宽了,就这么定了调,让凌琥珀搬到倚云阁。

    其实凌琥珀是不想搬的,第一天在属于自己的床上躺下来时嘴都是扁的。

    即便这座倚云阁可以说是为了安抚长辈,给外界一个幌子,可建筑与陈设却都是费尽心思,墙上挂着这些年来凌云给她的字画,凌大公子的墨宝与丹青原本就师出名门,评价不俗,挂上他的名字甚至有人千金求购,但一来他自己不当回事,二来不缺钱。

    屋内虎纹香炉上袅袅然烧着的,是凌云惯用的檀香,她床上的被褥同样用凌云平常用的熏香熏过,就怕她不习惯。

    可这丫头躺上床后还是哼哼唧唧,一副被抛弃的小可怜模样。

    凌琥珀算是幸运的,月事并没有太折腾她,但她偏要逢人就摆出憋屈兮兮的模样。

    人定时分,她正伤心自己辛苦表演这么久,云哥哥看样子是铁了心不当回事,到现在都不见人影,当下拉起棉被打算在黑暗中自怨自艾,若是因此郁闷到心肝瘀血,烂成一朵大香菇就更好了

    反正她媳妇都不要她了,让她变成香菇吧!

    未几,屋内有东西挪动的声响,桌上多了一只玉花插,上头胭脂色的芍药妩媚地开,花瓣上还凝聚着晶莹露水。

    凌琥珀用手指掀开被子的一角,在被子底下窥视,月光从糊着藕合色软纱萝的圆窗斜洒进来,像云雾一样围拢在一身黑袍的凌云周身,他伸手摆正花插里的芍药,然后来到床边。

    凌琥珀还没想到什么样的表情看起来最可怜,盖住她头脸的棉被已经被掀开。

    「嘤嘤……」装是来不及装,哼哼两声还是可以的。

    凌云难得穿着黑袍,布料上华贵的流云翟鸟纹只有在月光下隐隐浮现,藏身阴影之中根本能融入黑暗里。

    他光亮的长发平顺地披散在肩上,身上是沐浴过后的清香,想来也才回到落月轩没多久。

    「难受吗?」虽然不是女人,他倒是听说不少女人天癸来时少不了被折腾。

    凌珀琥接受了这个表演机会,立刻哼得更可怜,装得更委屈了,「呜呜……疼!人家一个人被丢在这里……嘤……」小手揪住他袖子扭了扭。

    凌云一手伸到被子底下,早就把什么男女之嫌忘得一点都不剩,大掌按在她肚子上,凌琥珀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劲传来,虽然她本来不怎么疼,倒也觉得舒服极了。

    凌云另一手抚上她的额头,却是有些冰凉,「睡吧。」

    凌琥珀扁嘴,「我一个人睡不着。」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