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母女俩带着翡翠刚回到家里,官媒吴嬷嬷就骑着驴子过来了。

    秦二嫂陪着吴嬷嬷在明间的杨木罗汉床上坐下。

    秦兰芝吩咐万儿去灶屋烧水泡茶,又吩咐翡翠用攒盒盛了五香瓜子和猪油玫瑰糕送过来。

    安排好,她这才进了明间,在秦二嫂手边的圈椅上坐下来。

    吴嬷嬷知道秦兰芝自有主意,因此一直在正等秦兰芝,见她到了,便笑道:「秦姑娘,我这次过来,是有一件亲事要来与姑娘说。」

    秦兰芝微微一笑,道:「吴嬷嬷且说。」

    吴嬷嬷满脸堆笑,拍了拍手道:「当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姑娘您刚回家,今日上午就有一位做官的吩咐小厮叫了我过去,说要娶一位娘子当家理纪,只是这位官人眼光高,想要娶一位真正的美人,不拘头婚还是二婚。」

    说罢,她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秦兰芝,等着秦兰芝询问。

    秦兰芝笑了,道:「吴嬷嬷,不知道您说的这位官人可否愿意入赘?」

    吴嬷嬷脸上笑容瞬间凝住,马上笑得更加灿烂,「秦姑娘,您有所不知,这位官人在家排行第二,爹娘都在原籍鲁州随着长兄生活,你若嫁给他,你爹娘自然也可以跟着过去,这和入赘也差不离。」

    秦二嫂试探着问:「不知这位官人家计如何?」

    吴嬷嬷当即笑了起来,「这位官人年少从军,又无妻小,手里倒是攒了不少银子,在城东李相公胡同有一个三进的宅子,家里也有好几个小厮丫鬟。」

    秦兰芝一听「年少从军」,心里大致有数了,眼睛含笑看向吴嬷嬷,「不知吴嬷嬷说的这位官人是谁?」

    宛州城自有军卫,吴嬷嬷既然说是军官,必定是宛州卫的军官,而宛州卫的军官从指挥使、指挥佥事到正千户副千户,不是福王的人,就是福王府世子赵翎的人。

    而她上午刚在裕和堂遇到了赵翎!

    吴嬷嬷笑容满面,「这位官人,正是宛州卫的正千户王子铭王大人,堂堂正五品武官,今年才二十五岁,可配得上姑娘?」

    秦兰芝这下子全明白了,别的人她也许不知道,这位王子铭她可是知道得很。

    王子铭,宛州卫下属千户所的正千户,福王世子赵翎的亲信,後来娶了赵翎的远房表妹,前世因为赵翎倒台,他也被收监了。

    想到这里,秦兰芝双目清澈看向吴嬷嬷,似笑非笑道:「吴嬷嬷,我是从福王府出来的,难道我会不知道王子铭王大人和世子的关系?端懿郡王的下堂妾嫁给了世子的亲信,这门亲事您觉得合适吗?」

    吴嬷嬷:「……」

    其实上午王千户叫了她过去,许了二十两银子的谢媒钱,让她立即去秦家说媒,她心里就有些犯嘀咕,作为官媒,她隐约也知道王千户和王府的关系。

    只是二十两谢媒钱实在是诱惑太大,而正五品武官也的确势大,吴嬷嬷就顺水推舟应承了下来,想着秦兰芝身居王府内宅,不可能知道外面的事,或许可以哄骗一番,谁知这秦兰芝如此聪明。

    见吴嬷嬷神情尴尬,秦兰芝又微微一笑,「吴嬷嬷,不知者不怪,我没想过攀龙附凤,只想着好好过安生日子,我还是那句话——长得好,又聪明,人品好,愿意入赘,您若是有了真正合适的,我和我娘自然欢迎您来说媒。」

    吴嬷嬷毕竟是积年做媒的,当即收敛了尴尬神色,也笑了起来,「秦姑娘放心,我晓得了,以後断不会这样了。」

    这时候翡翠用托盘送了茶点过来。

    秦兰芝亲自起身,端起青瓷茶盏,先递了一盏给了吴嬷嬷,又递了一盏给自己的亲娘,然後又端起盛瓜子点心的攒盒放在了杨木罗汉床中间的小炕桌上。

    吴嬷嬷接了茶便不再提做媒的事,开开心心与秦二嫂吃茶点说闲话,气氛轻松无比。

    待送走了吴嬷嬷回来,秦二嫂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恨恨地道:「兰芝,那位王千户到底要做什麽?」

    秦兰芝服侍秦二嫂在罗汉床上坐下,立在一侧为她按摩肩颈,轻声道:「娘,这些事您不用多操心,以後但凡有人上门说媒,一定得由我亲自询问相看。」

    秦二嫂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抬头看着兰芝,心里十分感慨。

    方才兰芝与吴嬷嬷说话的时候,她这才发现,自己那任性娇惯的女儿进了王府一年,早变得坚强聪慧,不再是昔日那个天真的小姑娘了。

    傍晚时分,秦二嫂叫了秦兰芝过来,开始给她讲解丸药的配方。

    母女俩正说着话,小丫鬟万儿过来道:「娘子,姑娘,简四姑娘来看望姑娘。」

    宛州风俗,有身分人家的正妻被尊称为太太或者夫人,而一般人家的正妻的尊称则是娘子,比如秦二嫂娘家姓陈,家中下人就叫她陈娘子。

    秦兰芝一听,不由得笑了,声音中也带了几分兴奋,「快请她进来。」又吩咐翡翠,「简家的贞英姊姊来了,你重新准备茶点。」

    简四姑娘小名唤作简贞英,是梧桐巷东头开绸缎铺的简家的女儿,前面有三个哥哥,因此被称为简四姑娘。她和秦兰芝是梧桐巷女学的同学,也是秦兰芝的闺中好友。

    秦二嫂笑着站了起来道:「兰芝,你们女孩子上楼聊去,我带着万儿准备晚饭。」

    简贞英比秦兰芝大半岁,却比秦兰芝矮半头,圆脸,鹿眼,樱桃小嘴,身材小巧玲珑,生得十分甜美可爱。

    她带着小丫鬟小莲走了进来,一见到出来迎接的秦兰芝就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兰芝,我听说你回来了,就赶着来瞧你。」

    秦兰芝笑着上前,亲亲热热挽着她的胳膊道:「咱们上楼去,楼上说话更自在。」

    二楼秦兰芝的房间是一个大通间,十分宽敞简洁,窗明几净。

    家俱全是白杨木原木家俱,未曾上漆,除了床上的帐子是白色的,其余衾枕被褥靠枕坐垫都是浅绿玉青等色调,十分清雅。

    秦兰芝和简贞英在靠窗摆着的罗汉床上坐了下来,倚着靠枕坐着,自在说话。

    朝南的窗子大开着,坐在窗前,能够看到秦家後院的梧桐树和桃树茂密的枝叶,也能看到不远处波光粼粼绿树掩映的梅溪河,河上的风带来了清凉的气息,煞是凉爽舒服。

    简贞英吩咐小莲去下面找翡翠玩。

    待小莲下楼去了,屋子里只剩下她和秦兰芝,简贞英这才压低声音问道:「兰芝,咱们梧桐巷里的人都说你如今离了王府,是真的吗?」

    秦兰芝点了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简贞英很是担心她,伸手握住她的手,「到底是怎麽回事?」

    面对自己的闺中好友,秦兰芝一时不知怎麽开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凝望着窗外不远处碧波粼粼的河面,过了一会儿才道:「贞英姊姊,先前咱们俩一起读过卓文君的《白头吟》,里面有一句,我记得你还特地让我讲给你听,你还记得是哪一句吗?」

    简贞英想了想,道:「是那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吗?」

    秦兰芝点了点头,心中无限惆怅,「端懿郡王不是我的一心人……」

    她曾经如飞蛾扑火般炽烈地爱过他,却最终连命都没了,还有什麽可说的?

    赵郁威赫赫登基为帝,她凄惨惨命丧黄泉,还不够讽刺吗?

    简贞英眼中满是同情与理解,柔声道:「兰芝,你才十六岁,年纪还小,慢慢找,总能找到合适的。」她忽然话锋一转,笑吟吟道:「你觉得我三哥怎麽样?」

    简贞英总共有三个哥哥,大哥二哥已经成亲,三哥简青今年十八岁,刚考中秀才,正在县学读书,却还没有订亲。

    秦兰芝闻言愣住,她从来都没考虑过简青!

    在她记忆里,简青是一个生得单薄的小白脸书呆子,酷爱读书,很讲礼法,後来她去了京城,辗转听说简青终於考上了举人,其余就不知道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