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余大姑进门多年只有一个女儿,到她三十岁才老蚌生珠生了个儿子,娇生惯养的,她回娘家都没带来,生怕吹了风,她女儿跟余榕一般大小,一看就是受宠的模样,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好的。

    余榕便道:「是我绣的,毕竟是大姊一辈子的大事,我这做妹子的也只有这个还能拿得出手了。」

    张氏刚好在炸丸子,余老太抠得没门,油都没给一壶,她勉为其难的炸丸子,心里冒着一股火儿,这时又听见余大姑说:「那你把你那手艺教教你芸芸表妹,日後大姑记着你的好。」

    张氏听了,心里冷笑,她女儿学了八年才学到这手艺,开个口就想让她女儿轻轻松松交给孙芸芸,「看你说的,人家八年学会的就教给你女儿,你脸还真大。」

    这话一出口,余大姑就闭上了嘴,张氏可是有名的不怕事的,这世道,越是豁得出去的人,旁人越不敢惹。

    孙芸芸倒是个老实孩子,她只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榕姊,你去过平江府啊?那里跟咱们镇上有什麽不同?」

    余榕一边剥芋头,一边道:「自然是不同的,比如说我在镇上没看到几辆马车,但是在平江府,路上都是马车,而且不是散养的马车,比如某家族还会用特别的徽号。还有,我那天回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镇上已经没什麽人了,可是在平江府,晚上才是热闹的时候,四面八方的小吃那都是聚在专门的坊市里面。

    「我们做工的女孩子哪里有什麽钱,若是做成一笔大生意,我师傅们便会买些小零嘴给我们,我记得师傅给我带了一种肉饼,中间全是卤肉,那肉又与旁人家的不同,好吃极了。我後来才听说,那是从西北过来的,那烤饼的模子也是胡商带过来的。」

    孙芸芸叹道:「平江府可真是个好地方,可恨我竟然不能去了。」她已经定了亲,定的人家也很不错,是她姑姑的儿子、她的亲表哥,听说在家里读书。

    「快别这样说,你才多大,只要有脚,哪里都能去。」余榕道。

    孙芸芸觉得还是这个从外边回来的姊姊有见识,不似俗人,像她不喜欢大舅家的余梅,每次在她家白吃白喝,占尽便宜,还跟她借钱,却一直装作忘记不还。

    孙芸芸也不是什麽小姐出身,见余家人忙,挽起袖子就要跟余榕一起刮芋头。

    余榕见状便道:「快别这样,你是客人,又穿新衣服,这不是什麽重活,就别忙了。」

    余娟进厨房的时候,孙芸芸见着了却没搭理她,她也不喜欢二房的人,总觉得他们衣衫褴褛,穷彷佛是他们的代名词,偏偏他们穷还不上进,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另一边,二房屋里,躺在床上的赵氏也想起床,「外边这麽热闹?」

    「是。」

    「你也去外面吧,看看热闹,还能得点喜钱。」

    余香香沉默地往外走,家里越是热闹,她的心就越是悲凉。热闹都是旁人的,她却什麽都没有。

    大抵做新娘子这天都是漂亮的,这也是余榕首次见到余奉,跟她想像中的余奉完全不一样。

    想像中的余奉,吃着家中的膏粱,剥削家里人,得到了上学的机会,可现在看到的余奉却敦厚老实,而且见着余榕时还颇为关心。

    「四妹是何时回来的?可叹我在同窗家中,并不知道你要回来。」余奉这次还带了他的两个同窗,一个姓吴,个子挺高的;另一个身量中等,姓钟。

    余榕对几人行礼後便避开了,她在古代生活的时间越长,越知道要避嫌。避出去後,她又去了张氏那里。

    张氏正在厨下忙活,本来按道理应该是李氏要忙的,可李氏此人只愿意出风头却并不愿意做实事,见女儿过来,便问:「前面热闹多了,你怎麽过来了?」

    「三哥带着两个同窗过来了,所以我就避开了。」

    张氏看女儿毫不在意,心里暗叹女儿老实,可一方面又因女儿是守礼之人而自豪,你这就很好,我就说我的女儿越大越知事,懂得礼义廉耻,不比某些人不要脸的紧。」

    余榕不解,「这话怎麽说?」

    「那余梅不要脸的紧,每次人家吴公子跟钟公子过来,她就会一直陪在身边,可丢脸得很。」张氏还听田氏说过,余梅跟镇上的一个男子也是拉拉扯扯的,现在看自家女儿的做派,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母女俩正说着悄悄话,这时余娟却哭着跑进来,「三婶娘、榕姊,我姊不见了……」

    大喜的日子出了这种事,那可不是小事,张氏跟余榕皆一惊。

    余榕便问:「有没有去外边找过?」

    就见余娟抽抽搭搭的说,到处都找过了。

    可余榕还没摸熟整个村子,心底又觉得奇怪,余娟自家的姊姊不见了,怎麽是找自己这一房的?但想着要先找到人,便道:「我去把小树叫过来,你去问问几个哥哥们,让他们出去找。」

    闻言,余娟顿时就对余榕印象不好了,觉得余榕冷心冷肺,便一股脑儿的跑出去。

    张氏拉着余榕道:「你不用去,我去找你五婶,你在这里看着火。」想着,又去外面让余树去喊余松去找人。

    田氏怀了孩子後还真把自己当家里老太爷了,余老五心疼她,却不代表旁人就要帮她做事。

    余树进来後就猫在余榕旁边,「五婶又偷懒了,啥事都让娘做。」

    余榕摸了摸他的脑袋,「你早上没吃饱吧?秋梨膏今天喝了没有?」余树生下来的时候,条件最差,因此余树生得瘦瘦小小的,又因为前几年受了风寒,如今经常咳嗽。

    「喝了。姊,早上我拿饼子吃了,背着奶奶吃的。」家里乾的粮食,比如饼这些,余老太是不会给三房吃的,但现在是张氏在掌厨,不弄点给自家孩子吃,她肯定会撂挑子不干。

    余榕笑道:「这就好,你别出去了,就在这里,外面闹哄哄的,等会儿等新娘子要出门的时候你再出去。」

    张氏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她来的时候对余榕道:「这个香香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麽邪,竟跑去跳湖了,结果被经过的王大全救了。你哥让你二伯过去了,这倒是成就了一门姻缘。」

    其实余香香的那点小心思,大人们都是门儿清,如今这局面也是她自己作出来的,为了自己贤良名声,赵氏只能委屈自己的孩子了。

    「救了便救了,怎麽就要以身相许了?」余榕不解。

    张氏笑道:「不在一起人家才说闲话。香香没嫁妆,年纪又大,王大全是山上的猎户,虽说没田地,但冬天人家又有猎物,过得也不错,你二伯也是动了这个心思。」

    余香香满脸泪痕的躺在屋子里,余老二本来去找余老太拿钱买药,可余老太是何等狠心之人,一个子儿都没出,余老二无法,只好找余老三跟余老五借,余老五借口有事出去,余老三手里只有几个子儿,便都借给了余老二。

    「香香姊,你说你是何苦?」余娟一边喂药一边说。

    「香香姊,我听娘说了,你过几天也要过门子的。」余柳虽然年纪比余娟大,但还懵懵懂懂的,她想起从唐姊夫那里拿的红封就高兴,若是自家姊姊成亲,那自家姊夫不是给的更多?对於她来说能拿到红包才是顶顶重要的。

    是啊,她们都是余家的姊妹,可余桃却是嫁到唐家那样礼数周全又殷实的人家,她就只能嫁个猎户。

    对於常年看种田文小说的余娟来说却觉得很好,猎户有打猎的手艺,不愁肉吃,看看余香香都十七八的人了,头发还是黄毛,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嫁到猎户人家也好。

    在余香香看来,猎户那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即便能猎些畜生,也得等到冬日那些畜生猫冬的时候才能打得到,而且离娘家太远,万一王大全对她不好,她又该怎麽办?可这个时代不讲究自己愿不愿意,而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两下便把婚事说好了。

    王大全白得了一个媳妇,高兴得不得了,一个子儿没花就把余香香娶进门了。

    余香香走之前把余娟拉到身边,细细叮嘱道:「娟儿,你要为自己上点心,我这一去就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回来,家里的事你多担待些,柳柳虽比你大却不如你懂事。」

    余娟心里也不舒服,他们二房每天要起床喂猪、打猪草,洗衣服、做饭基本全包,以前伺候娘还有余香香在,可日後却都压在她身上,这跟她想像中的种田文不一样。

    余老太在家里有着绝对的权威,自家娘贤良淑德,二房更是整个余家最没存在感的一房,她一定要想个办法改变这种境况才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