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殷红豆跟去的时候,有些诧异,这傅三爷倒是不怕人说,连傅慎明都没请,只请了傅慎时过来。

    她跟在傅慎时旁边,垂首而立。

    苏氏性子活泼,跟傅三有说有笑,见傅慎时来了,便敛了小女儿家的样子,起身笑道:「我去瞧瞧厨房里的菜好了没有。」

    男人跟男人说话,女人在场总是不好的,苏氏很知趣。

    傅三穿着绸缎面的夹棉直裰,靠着迎枕,手臂枕在後脑杓,一腿蹬在罗汉床上,他身量很高,腿也很长,他自小受着锦衣玉食长大,但不知道是不是从杭州受了磨砺,他眉宇之间带有一股子痞气,眼神也有些锐利,他扬唇一笑,尽显贵家公子的风流态度。

    殷红豆余光看了一眼,就赶紧收回目光。

    平心而论,大房的四个兄弟都长得很好看,傅慎明温润却不失威严,傅三贵气风流,傅慎时冷傲深沉,就连最小的盼哥儿也很清俊可爱。

    傅三在傅慎时面前很放松,他腿都没放下来,只往後挪了挪,笑道:「老六,我还以为你不来的。」

    傅慎时示意殷红豆将东西送上去,道:「给三哥饯行,怎麽不来?」

    殷红豆将一个大盒子装起来的文房四宝放在炕桌上,银票也在里边儿。

    傅三没有当傅慎时的面看,只问他,「我听大哥说,你经营了几间铺子,怎麽样,生意好不好?」

    「很好。」

    傅三「嗯」了一声,沉默了许久,突然又问:「老六,你可有什麽打算?」

    傅慎时抬眉,反问道:「什麽打算?」

    傅三道:「要不等你成婚之後,跟着我去杭州瞧一瞧?成家之後就要立业,总不能一直在家不见人,不是吗?」

    傅慎时摇了一下头,道:「罢了,三哥去,是带着身分去的,我去算什麽?」

    傅三身有六品官职,不是白身,否则杭州的人也难得服他,傅慎时是个残废,谋不了官职。

    傅三的嘴巴微抿成一条直线,没再强求。

    苏氏挑帘子进来,道:「三爷,六弟,出来用膳吧。」

    时砚推着傅慎时出去,殷红豆跟在後边,傅三也从罗汉床上起来,用手背扫平了衣摆,大步跟着出去。

    几个丫鬟一道提着食盒进来,摆上桌子的有红烧兔子、烧鸡等,看样子都是傅三从围场上打来的猎物。

    傅三笑问苏氏,「我打回来的东西都上桌了?」

    苏氏也笑着回道:「难得六弟过来,大厨房的菜也没有什麽好吃的,现成的好食材也就这些了。不过也没有都上桌啦,你打了六只兔子、四只鸡,哪里吃得完。」

    大的鹿一类的,傅三都送给了老夫人和秦氏,苏氏留下来的,只有野兔、野鸡。

    殷红豆注意力却停留在「六只兔子」上,傅慎时带回来的兔子有六只,在围场上,苏氏和丫鬟们讨论出来的结果,分明是「傅三五只,傅慎时六只」,方素月也说的傅三打了五只。

    现在苏氏怎麽说三爷打了六只?难道苏氏的丫鬟和方素月都说错了?

    菜还没上齐,苏氏继续同傅三道:「说起打猎那天,我的耳坠子掉了,还是方姑娘替我捡的呢。」

    傅三问她:「就是我送你的碧玺耳坠?」

    苏氏面色微红地点点头,有点儿自责。

    傅三忙揽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丢了就丢了,我再给你带几对回来便是。」

    苏氏嗔道:「难怪母亲说你是败家子呢。」她又笑着夸赞说:「你别看方姑娘温温柔柔不说话,她真是个细心周到的人,那天我站在树下看你和六弟比赛的时候,我以为你打了六只兔子,你一拿回来的确有六只,我还以为我数对了,要扣两个丫鬟月例银子呢,谁知道你说这一只是最後白捡来的,我只好赏了她们一人一两银子。」

    傅三哈哈一笑,道:「怎麽丫鬟和方姑娘都数对了,你数错了?」

    苏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还不是六弟太厉害了,我一时看出神,估摸着就是那时候看掉了一只。」

    殷红豆睫毛微颤,方姑娘看着不爱说话,却有一颗玲珑心。

    菜一一上齐,三人再不说话,专心吃饭。

    吃过了饭,傅慎时便辞了傅三和苏氏。

    苏氏吩咐了丫鬟收拾桌面,便挽着傅三的手往次间里走,夫妻二人比肩而行,亲昵恩爱。

    傅三一边打开傅慎时送来的木盒子,一边同苏氏道:「等我走後,你寻个由头,送一千两银票到老六那里去,他要娶亲,使银子的地方多着。他这些年虽然没怎麽花钱,不过成婚这样的大事,只怕他攒下来的例银还是不……」

    他话没说完就打住了,苏氏问道:「怎麽了?」

    傅三抿了抿唇,眼神复杂,道:「你来看看。」

    苏氏一看,文房四宝的盒子里放着厚厚的一叠银票,她拿出来一数,打趣道:「你们兄弟两个真是一条心,六弟也给了你一千两呢!」

    傅三轻叹一声,道:「我那边虽难,却不缺银子,罢了,你先留着吧,再送回去反倒伤他的心,等他娶了方姑娘,你再双倍送过去,当是咱们夫妻两个的心意。」

    苏氏收好了银票,大大方方地道:「这些事儿还用你说吗?我心里有主意的。」

    她嫁妆丰厚,傅三每年从长兴侯府公中支取的例银也有一千多两,还不算他其他的进项,她还不至於舍不得这些钱。

    夫妻二人离别在即,离情依依,傅三横抱着妻子往屋子里去,想要再温存一番。

    傅慎时与殷红豆正好路过了傅二的院子。

    殷红豆每次路过这里,都会想起傅二将她拖到小过道子里的画面,她低着头,小脸绷得紧紧的。

    傅慎时瞥了她一眼,牵起了她的手,她的手在任何时候都很暖和,这会儿却有些凉,他的拇指轻轻抚了抚她的手背,有安抚之意。

    殷红豆犹豫了一瞬,还是选择挣脱开,傅慎时早料到她会这样,加重了力气,将她的手牢牢地握在掌心里。

    安静的甬道,四下无人,殷红豆低着头,不敢再有大动作,更不好意思说话。

    傅二的院子大门正好开了,紫晴拿着一个托盘从里边出来,殷红豆这时候才顺利逃脱傅慎时的禁锢。

    紫晴看到两人,先是愣了一下,盯着殷红豆好一会儿,随後缓缓地走过来,朝傅慎时行礼。

    殷红豆也打量着紫晴,她这几个月不知道经历了什麽,一脸疲倦之色,面色发黄,眼睛下面乌青一片,嘴唇暗沉,很是显老。

    傅慎时嫌恶地看了紫晴一眼,便继续朝前看,时砚识趣地推着他往重霄院去。

    殷红豆临走前又深深瞧了瞧紫晴,她跟着傅慎时去庄子上,应该人尽皆知,二老爷不可能不知道,他难道还会再拿不可能的事去难为紫晴吗?正常人都不会吧,况且傅二也断了手,一直没有回来。

    紫晴一向得潘氏的重视,今儿她还能去潘氏院子里送东西,说明没有失宠,她又是为了什麽事变成那样?

    殷红豆几个月不在长兴侯府,她当然想不明白,她眼下担心的是,紫晴不会发神经去秦氏跟前说她和傅慎时光天化日之下牵手的事儿吧?

    希望是她杞人忧天,毕竟时隔这麽久,二老爷无论如何都该歇了心思,她和紫晴的恩怨也该暂且结束了。

    殷红豆跟着傅慎时回到了重霄院,正好廖嬷嬷在,她便告诉了廖嬷嬷傅慎时要启程回庄子的事儿,廖嬷嬷自然要禀了秦氏。

    秦氏出了年就开始上心傅慎时的婚事,眼见着傅慎时双腿大好,她哪里肯放他走。

    她知道廖嬷嬷劝说不住傅慎时,便打发了廖嬷嬷先回去,准备换件衣裳,亲自去一趟重霄院。

    秦氏衣裳还没换好,就听说紫晴来了,要禀一件与傅慎时和红豆有关的事儿。秦氏一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放在一块儿就头疼,当即便语气不善地道:「叫她进来。」

    紫晴进了院子,将自己所见所闻加油添醋的说了,「奴婢瞧得清清楚楚,红豆死死地攥着六爷的手,要不是瞧见了人来,根本不肯松开。」

    秦氏大为光火,她用银子打发了紫晴,立刻领着人去了重霄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