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八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蓦地,窗开。

    「又翻窗了,你不能走一回正道吗?」老像贼一样偷偷摸摸,久了她都要以为他的本行是个偷儿。

    又长高一些的莫长欢穿着一身夜行衣,目光缱绻的注视着斜倚在贵妃榻上看书的女子,「要是能从正门走,你当我想偷偷摸摸不成?府上的规矩太多了,送个拜帖见不得人不说,反而不想见的人全出现了。」

    他不无抱怨,一肚子的无可奈何,有苦难言。

    正如莫放野先前的担忧,孟淼淼归府的确带来极大的震荡,在门庭逐渐冷落的锦阳侯府投入巨大的石头,激起的水波淋了众人一头湿,却也意外地让他们看到转机。

    毕竟是养在外面的侄女,没什么感情,又是乡下来的,肯定见识不多,善于钻营的顾大郎便将主意打到孟淼淼身上,他私下设了个局想把她送给目前最得宠的三皇子。

    就算不沾从龙之功,好歹日后也有个王爷女婿,虽然当不了正室,可是只要侄女功夫了得,能拢住三皇子的心,锦阳侯府何愁没有东山再起的一天,成败就看此举。

    可惜功败垂成。

    在顾大郎动手的前三日,莫福代替莫放野送了一套纯金的头面给孟淼淼,从发钗、发簪,金钿到金丁香耳坠子,金光闪闪地闪花所有人的眼睛,见到的人都想占为己有。

    是有点俗气,可是实用,那套头面的价值在于精湛的手工,金子融一融也许不到两千两银子,但是做成饰品却是千金难买,那是宫中巧匠所制,一年也不见得能制出整套,十分珍贵。

    对于公中匮乏的锦阳侯府而言,那是一笔银子,当家侯爷想昧,转手卖了换现银,好供手头开销,而周氏则想攒下来给女儿当嫁妆,不给四房,二房、三房也有相同的想法,皆想分一杯羹。

    所幸莫福不好糊弄,亲自将礼物交到孟淼淼手中。

    顾清玥、顾清秀等人嫉妒到眼红,不敢相信一个流落在外的野丫头竟然撞大运,在不知名的犄角地遇见大人物。

    顾三小姐名花有主了,她订亲的人家是莫太傅的长孙莫长欢。

    这消息如野草疯长般传了出去,那时有人羡慕有人讪笑,还有嘲弄她难落凤凰不如鸡,挑个不长进的纨裤子弟,她以后的日子能过吗?等着哭死吧!

    毕竟那时候莫长欢刚回京,知道他的人并不多,只知他不学无术的跟着祖父游山玩水,别人在读书时他在玩耍,人家都在书院里扬名了,他还在能有什么出息?

    真的没人看好他,除了长子长孙的头衔外,他一无是处,连他弟弟莫长歌的十分之一也比不上。

    等他开始在勋贵子弟间走动时,众人这才惊觉错失一块美玉,他不仅学识丰富、善六艺,且人品出众,容貌过人,不论往哪一站都是谪仙般的翩翩公子,教人渴望与他为伍。

    才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就风靡整个京城,跃升四公子之首,多少王孙公子乐于与他往来,达官贵人也广发请帖想一睹其风采,大家闺秀、名门千金口称谦谦玉郎,多有倾慕。

    只是呀,莫长欢眼中只看得见一个人。

    「咯咯咯……又是我那群姊妹?」堂亲、表亲也就算了,居然有隔房的姻亲这种完全搭不上边的亲戚。

    譬如她三伯娘娘家弟媳攀三代的舅舅女儿,她都不知道怎么算岀是表姊的,脸皮厚到教人无言以对,不请自来住进三房院子,硬要与顾清秀挤一张床,然后吃、住、用都要三房负担,还抢顾清秀的钗子往头上插。

    可想而知这人有多主动了,一听到莫长欢要来,准是第一个跑到大门口的人,故作娇态、搔首弄姿,连假意跌到男人身上这一招也用上,花招百出惹人喷饭。

    好几回她实在做得太过了,觉得她丢人现眼的周氏找了两个婆子看住她,她这才稍微收敛些。

    「你这没良心的还好意思笑,她们一个个抢着要带我来见你,却带到自个儿院子,说是你说的,要她们代你招待我。」他初一听还真生气了,以为她不当他这位未婚夫是一回事,但继而一想却气笑了。

    好个姊妹。

    「我看起来像个傻的吗?除了孪生姊姊外,这府里的姊妹我一个也不认,你尽管美着去。」要是被人三两句话就牵着鼻头走,那她要一脚踢开他,再找个顺眼的。

    人不仁、我不义,她不是认死理的人,君若无情我便休,谁管他昔日恩、往日情,一刀两断不相欠。

    她对他的感情还没深到非他不可,目前先凑和着,看他日后的表现,毕竟人心易变。

    「你不傻,我傻。」莫长欢长腿一跨,与她同挤一榻,顺手取出她咬了两口的桃脯往嘴里塞。

    「别吃我吃过的东西。」怎么觉得怪怪的,自个儿吃的时候还好,看他腮子一鼓一鼓嚼着便觉脸颊发酸。

    「好吃。」他意有所指的盯着她的樱桃小嘴。

    「啐!调戏我。」她一横目。

    「错,这才是调戏。」他当下以身示范,从后环住她的细腰,两人胸背相贴毫无空隙,他低低轻笑着倚在她泛红的身子上。

    「长欢哥哥,你过了。」她警告。

    莫长欢搂得正顺手,哪会理会小青梅的娇斥,笑声更为浓烈,「你长大了,淼淼。」

    「不抽条儿不就要被你嘲笑一辈子,我是人美身段玲珑,真是便宜你了。」孟淼淼懒得拨开他放在腰上的手,她自知力气没他大,不做白工,小心没能如愿反而吃亏。

    男人如星星之火,撩拨不得,尤其他正值血气方刚之年,一有动静便是燎原之势,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孟淼淼自从大年三十初潮过后,娇小的身子就像萌芽的春草,咻咻咻地往上蹭髙,腿儿长了、腰也细了,一马平原的胸前长岀两座山丘,女子的婀娜体态慢慢展现出来。

    在回京的途中还不太明显,可回到锦阳侯府才几个月,正常的作息配上适当的饮食,她的「发展」令人惊喜,鼓鼓的双峰足以吸人目光。

    「是是是,我家淼淼说得都对,便宜我了。工匠识美玉,亏我早早将你定下,不然不知要和几家人结仇,把人家的公子哥儿打到趴地不起才能抢着。」祖父高义!卖着老脸帮他把媳妇抢到手。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