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轿夫们看在眼里,却不敢多话。他们是侍郎府里常年雇用的,并非家生的奴才,犯不着为了这事惹怒皇上的女人。何况白筠筠打赏给轿夫足够的银子,这钱够他们生活一辈子。日后若是白岑问起来,一问三不知即可。

    桂嬷嬷看到了也当没看到,只要白筠筠能好好的送进宫,那她的差事就完成了。换不换奴婢,与她无关。

    至于桃枝和那婢女,早已被春杏打晕,手脚捆的结结实实扔在林子里。桃枝在厨房这么多年,虽然瘦弱,却是练出来了一把子力气,收拾俩婢女不在话下。等她们醒了也不敢再回去,坏了白岑和柳氏的大计,哪里还有活路。

    白筠筠在宫门口下了轿,已经有太监专门在此等候各宫新晋的小主。桂嬷嬷悉心嘱咐白筠筠几句,这才道别返回尚仪局。

    勤政殿里,萧珩正与楚王对弈。福公公上前耳语几句,萧珩眉梢一挑,执黑子将楚王的白子一股脑儿的枷吃。楚王连输三盘,急的连连跳脚。

    楚王还要再来一盘,萧珩却是没了兴致。从上次选秀遇见那个女人,他就在想,怎么把她捏成团团的扁扁的才出气。

    楚王斜靠在椅背上,自腰间取出小小的金质酒壶轻抿一口,抬袖擦干唇角酒迹。一双桃花眼中满含笑意,「皇兄这是怎么了,是谁胆子那么大,敢撩老虎须子?」

    先帝膝下皇子不多,成年的只有三个。楚王萧宁是最小的皇子,从小不喜政务,就爱喝酒玩乐。为了这个,先帝不知罚他抄写了多少诗文。抄写的诗文里,少说有一半是萧珩代笔。先帝训斥萧宁的时候,也只有萧珩站出来为这个弟弟说话。宫里人都说,萧宁就是萧珩的尾巴,萧珩指东,萧宁绝不打西。

    萧珩回过神,瞧着楚王一副风流不羁的模样,摇摇头,训道:「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知道的说你是当朝楚王,不知道的还当是寻风流的浪荡子。瞧瞧你这模样,难道又去了花间柳巷?」

    楚王大笑,「皇兄英明。」见皇上真的沉下脸,赶紧道:「皇兄可不许跟臣弟府里那母老虎说此事。说起来都怨皇兄,臣弟不愿成亲说过多少回,皇兄偏偏要臣弟娶那母老虎。啧啧,改日生下一窝半人半虎的小侄儿,皇兄可别嫌弃。」

    萧珩冷下脸,「你——」

    楚王装好酒壶,兔子似的弹起身,一溜烟儿跑出门口,边跑还边喊着:「臣弟想母后了,这就去给母后请安,改日再来让皇兄见识臣弟的臭棋。」

    萧珩无可奈何的看着楚王跑远的身影,面上露出一抹笑意。记得前世九江王谋反,楚王带兵力战三天三夜,硬是从数十万叛军中杀出一条血路进了建安城,直至累的昏死过去。事后萧珩论功行赏,有人说楚王如此不要命,是为了后宫里的太后。

    南晋祖宗定下规矩,为避免外戚专权,皇子一旦立为太子,生母则需自缢。萧珩的生母早早地没了,太后是楚王生母,但对萧珩一直照顾有加,萧珩对她也是十分敬重。

    萧珩看重楚王的情谊,重重惩罚了献言之人,给楚王了无上荣宠。

    想到叛乱,萧珩又开始背疼,伸手抚上原来长毒疮的地方,眼前似乎又看见了那个给他一刀的女人。她自知做下滔天大孽,转身从城楼跳了下去。

    萧珩亲眼看到了她眼角滚出一滴热泪,里面满是悲痛与愤恨。就算知道了白岑参与谋反,他都没想将她置于死地。萧珩不明白,她的愤恨到底从何而来。

    嗓子里堵着口气,上下不通畅,萧珩将手中的折子啪的一声扔在棋盘上。棋盘被掀翻,黑白棋子撒了一地。

    小福子吓得浑身肥肉一抖,皇上近来时不时的阴郁,又时不时的转好,着实难伺候。示意小宫女收拾地上的残局,燃起安神香。

    为皇上换上一杯热茶,小心道:「皇上,这是淑妃娘娘昨日送来的新茶,顶尖儿的大红袍,还嘱咐奴才用荷叶上的露水泡制,您要不要尝尝看?」

    香气在鼻尖萦绕,萧珩轻抿一口,茶香浓郁,还带着荷叶清新,果然好茶。

    「新晋嫔妃的住处都安排好了么?」

    皇上整日忙于公务,哪里来的闲工夫惦记新人们的安置问题。小福子多么机灵,皇上一问,便知症结在哪里,必然是想知道那个白选侍安排在哪个宫殿。说来这个白选侍真是倒霉,触谁的霉头不行,偏偏触了皇上的霉头。

    「回皇上的话,淑妃娘娘都已安排妥当。白选侍住在锦绣宫的红叶阁,和姜选侍一个院子。」

    萧珩眉梢一挑,「姜斌之女?」

    「正是。」

    「这个淑妃,跟她老头子一个脾气,乐意挑事儿。」萧珩这么说着,面上却看不出喜怒,伸手指着刚才扔掉的折子,「给朕拿过来。九江王又嫌军饷不够,整日要银子银子,没一个省心的。」

    淑妃就是个事儿精!

    明明知道姜选侍与姜好莲是同族,明明知道姜好莲因为她被皇上斥责,偏偏把她和姜好枝安排在一起。

    白筠筠半躺在床上,默默问候了一万遍萧珩的祖宗。

    他是原罪,淑妃因他而生,外头要投井的姜好枝也是为他而生。

    选秀的时候,一句「如鲠在喉」让她的处境尴尬不已,此时院子里的姜好枝坐在井边哭哭啼啼,任由两个婢女在一旁指桑骂槐。

    「跟屋里那个分在一处院子,简直倒了八辈子霉,等小主得了皇上的恩宠,必然是要出去住的。屋里那个就老死在这好了。」

    「要知道跟她分在一处院子,咱们老爷就该早早的打点好,免得小主进了宫还受这份罪。但愿皇上不会因为屋里那位冷淡了小主。」

    「屋里那位这辈子是没指望了,皇上都厌弃,她还不如死了好,也不知有什么脸面活着。」

    外边越说越过分,春杏早就气红了脸,抄起扫帚就要冲出去,被白筠筠拦住。

    「都坐了一个时辰了还不跳,有本事倒是跳啊。」春杏冲着门口叨叨,欺负她家小姐的都不要脸。

    「急什么,沉住气。君子报仇,夜里不晚。」

    春杏没懂什么意思,怎么报仇夜里不晚了,见白筠筠闭着眼没一丝生气的样儿,春杏憋住没问。

    锦绣宫里大大小小错落着八个院子,新晋的低品阶嫔妃大都住在这里。院子都是独立的,之间隔得不远,这会子看热闹的听热闹的多了去了,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和耳朵盯着红叶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