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注:天下书库VIP书籍,以下章节设置了防盗,如果UC浏览器出现漏字错字,建议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拐过长廊弯角处,只见白筠筠与两名宫婢正在热聊,三个人嘎嘣嘎嘣的吃着什么东西。

    看那样子,竟像是老相识。

    鼻尖传来一股子香气,甜而不腻,沁入肺脾。萧珩嗅了嗅,并不知是什么味道,心下好奇不已。曾有敌国探子用气味传递消息,难道……

    感到皇帝不悦,小福子忙小声道:「白选侍要了些板栗,奴才便给了。」

    萧珩转了身往回走,冷冷道:「白选侍曾言不可白吃朕的饭。即日起,值夜,打扫,伺候笔墨,宫女能干的白选侍一样也别落下。」

    福公公老奸巨猾,先是笑眯眯的干聊几句,又赞叹白筠筠高风亮节。听话要听音儿,果然,福公公继续道:「上次景泰宫,白选侍曾言‘不白吃皇上的饭’,奴才满心佩服。」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等着她自己接话儿呗。白筠筠赶忙问道:「福公公可有什么要吩咐的?」

    福公公知道眼前女子不可与一般无宠女子相提并论,可也不可与受宠爱的嫔妃混为一类,皇上对她的心意忒复杂。所以,言语间多留意了几分,在女子面前留个人情。

    「奴才哪里能有什么吩咐,小主说笑了。只是皇上今日曾言,御前没有称心的人儿侍奉笔墨。奴才就想着,正好白选侍您在这里。」

    原来是卖人情来着,白筠筠笑的一脸娇羞,「多谢福公公照顾,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说着,自袖中掏出一包东西塞给福公公。

    福公公接过来一看,竟是一包蜜汁板栗,与刚才嗅到的味道一模一样。东西虽小,可有时候比银子暖人心。福公公脸上笑意更深了些,提醒道:「皇上还为杨婉仪的事情烦心,小主多上些心就是了。」

    福公公这等老油子的话只可听三分,剩余七分就靠琢磨了。这分明是皇上的意思,若是真的嫌伺候笔墨的人不称心,哪里会找的上她。白筠筠心里明白,皇上就没想让她好过。

    前殿烛火通明,静可闻针,只有一名宫女在御前侍候。香炉里的龙延香袅袅升烟,氤氲中只见萧珩正襟危坐,端的是龙姿凤章,风流倜傥。

    可惜,是个心理有病的。更可惜的是,她没有治他的药。

    福公公悄悄挥手,与小宫女一同退了下去,独留下白筠筠一人伺候。萧珩专心的批改奏章,好似根本不知道殿里有什么动静。

    白筠筠福了福身子行礼,并未出声,径自走到刚才小宫女磨墨的地方,挽起衣袖,一圈一圈的磨着墨汁。

    任何一个变态的人,都不认为自己变态。但是不管变态的boss还是不变态的boss,都喜欢勤快的下属。

    好比此时此刻的白筠筠,磨完墨汁儿,自顾自的将散落在案面上的奏折摆整齐,将木案两侧的烛火挑亮些,又拿了抹布擦拭殿内摆设的器具。

    这女人太安静太勤快太有眼力劲儿了,好似之前就干过这等事,萧珩忍不住把目光从奏折挪到她身上。烛火下,女子点着脚尖仰着头,举手擦拭一只比她高出两头的瓷器花瓶。

    脚尖绷的笔直,越发显得两条腿又细又长,软绵灵活的腰肢不盈一握,胸前饱满的几乎把衣裳挣开,脖颈向后仰着,整个身子的线条温婉可人。隔了半个大殿,萧珩仿佛又闻见了她肌肤的味道。

    香甜软绵,清新怡人。

    萧珩喉结微动,眸色深了几分。暗卫并没有发现她与九江王联系的证据,可见此女心机沉沉,手段高明。念及此,那股子燥热消了大半。

    「白氏筠筠,你可曾听过何种酷刑?」

    白筠筠打了个激灵,这贼要造什么孽!

    皮鞭老虎凳辣椒水炮烙剥皮抽筋……

    踌躇着步子上前依依跪倒,「回皇上的话,臣妾在侍郎府中久不外出,孤陋寡闻,并不曾听闻什么酷刑。」

    萧珩冷笑,「可曾听过吕后与戚夫人?」

    白筠筠顿感身子发冷,「回皇上的话,不曾。」

    萧珩站起身,舒展手臂,向地上跪着的女子走去,「吕后将戚夫人的双耳灌入铜水,随后割掉;剜出她的双目,割掉舌头和四肢,将身体放置于翁中,并安排专人照顾,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筠筠看着眼前的黑底龙纹靴消失在眼角,后背一片哇凉,脑子里的话再三斟酌,出口道:「吕后果然残忍暴戾。臣妾在皇后宫中抄写经文,曾看到‘因果轮回’四个字,想来吕后不信佛祖。」

    话里有话。萧珩在她身后俯身,唇角微微弯起一抹弧度,「可曾听过凌迟?」

    「不——不曾。」

    眼看她的身子微颤,萧珩满意的道:「将全身的肉一片一片切下来,共切九千九百九十九刀,直至血流尽而亡。」说罢,伸手抚上她的后颈,食指指尖从颈椎顶端一路下滑,停至身侧。感受到她的微微颤抖,萧珩食指拐弯,滑向腰间肋骨,停在印象中红痣所在的地方。

    只要看一眼,眼前的女子必然暴露。

    温热的气息靠近她的耳侧,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颊,低声问道:「白氏筠筠,你可害怕?」

    屁话!谁不怕让他来试试!

    白筠筠闭眼,深呼吸一口气,微微展现出一抹最合时机的笑意,婉言道:「皇上说笑了,当今圣上文武全才,以德治国,民间百姓都赞叹您是千古一帝。这等惨案,您不会允许发生在当今朗朗乾坤之下的。故而,臣妾不怕。」

    萧珩笑意加深,「啧啧,竟然揣测圣意,理当重罚。」食指化为两指,钳住了她的下巴。

    殿内静谧,白筠筠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男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面上,好似一只即将将她生吞入腹的野兽。这只野兽从来不善待她,白筠筠很纳闷,她爹白岑到底欠了这个男人多少债!

    男人的食指擦上她的脸颊,将一绺落下来的发丝缠到她的耳后,似是在自言自语:「罚你什么好呢。」

    总不会是人彘和凌迟……

    白筠筠一把握住他的大手,动情道:「皇上英明神武,寿与天齐,臣妾对您的爱意好比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山无棱,天地和,臣妾也不敢与君绝。您若真舍得惩罚这么爱您的女人,那就罚臣妾抄写经书吧。一笔一划都是对您的爱意,也是功德。」

    呵!

    真是想得美。萧珩松开她的下巴,食指再次滑过她的脸颊,「朕素来不喜欢那些无用的东西。做个游戏可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