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百零八章 九生九世后的大团圆(全文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百零八章九生九世后的大团圆

    就在萧大老爷娶了章氏这一年的秋天,皇帝再一次因风寒卧‘床’不起。虽说二十几天后又在太医们的攘治之下好转起来,却依然坚定了皇帝马上立储的决心。

    消息传到殷州萧家时,皇帝立储诏书已下。以后再见淳亲王不能再称呼淳亲王、皇甫惜歌也不能再唤他十一哥,得称呼太子了。

    皇甫惜歌当时便松了口气。立储这么迅速,并没起什么大风‘浪’就定了,对萧家来说是个好事。并不是说淳亲王做了太子、萧家便能沾上多少光,而是萧家又能消停几十年,至少这几十年里不再有树‘欲’静风不止的{隐忧。

    至于皇帝再活上多少岁,惹得太子不甘做太子了甚至去‘逼’宫请皇帝禅位,或是太子被谁陷害了再换个太子吧,那就不归萧家左右了。萧家既不在朝堂,也不掌兵权,不用应对这些变数……

    提起太子,便不由得想到墨儿快到产期了。作为墨儿的娘家嫂嫂,总该去送催生礼的吧,皇甫惜歌又实在不愿去。太子已携妻妾儿‘女’住进东宫,以她的身份进宫倒是容易,可麻烦事儿也就更多了。要不请两位姑姑替她回去看看?她又不舍得姑姑们太劳累。

    正琢磨着这催生礼到底该送不该送,前院小厮来报,说是有快马从京城来送信。吴妈妈问过那小厮,小厮说送信人已走,吴妈妈忙接了信快步送进正房。看了信的皇甫惜歌终于踏实了:“倒省得我跑趟京城去送催生礼,墨儿昨日生了个姑娘,母‘女’平安。”

    生个姑娘好啊。太子妃嫡出的哥儿才多大,两兄弟踩着肩膀儿可不好。这孩子既是个姑娘又选了个好时候降生,必会深得太子疼爱。皇甫惜歌一边低声与吴妈妈聊着,一边叫‘花’黄服‘侍’她换了衣裳,这么大的喜讯,总得报与老夫人知晓才是。

    吴妈妈又出去打发人去前院与大老爷和三爷报个喜,再折回到正房来,皇甫惜歌便请她带些供品与香烛去一趟后面家祠:“替太子侧妃去给白芍姨娘念叨一声。”

    林氏与大老爷和离之后,白芍也算沉冤彻底得雪,再也不用背着那个携了萧家骨‘肉’逃走的刁奴黑锅了。萧家的家规里,只要生了子‘女’的姨娘,死后都有牌位摆在家祠一个小偏间儿里受香火供奉的,只因以往并没有哪个姨娘离世,白芍还是家祠里的头一份,这也算了了墨儿一桩心愿。

    到了鹤年居给老夫人道过喜,老夫人也抚掌称快:“咱们家这五姑‘奶’‘奶’还真是个会生的。只可惜前几日已经随太子搬入了东宫,要不然祖母真想与惜儿你去瞧瞧这娘儿两个。”

    “祖母您忘了,太后娘娘千秋不是还有快一个月就到了?太后娘娘今年是整寿,还专‘门’捎信来嘱咐惜儿携您一同回京城去呢。介时咱们既给太后娘娘祝寿,这娘儿俩也都快满月了,说不得咱们还得留在京城过罢满月宴才回得来。”皇甫惜歌劝慰道。虽说老夫人说是不能去瞧那娘儿俩,谁知这几日会不会心头惦记?

    “可不是,瞧我这脑子,你前几日还专‘门’和我念叨过。”老夫人笑着拍了拍脑‘门’儿,“整寿七十岁啊,也不知祖母能不能有这命儿也活到七十去,只怕祖母不如你皇祖母福泽绵长啊。”

    “瞧您说的,倒令惜儿无比愧疚了,难不成您是嫌弃儿孙与媳‘妇’们不够孝顺?”皇甫惜歌对老夫人娇嗔道:“惜儿都不怕说句大不敬的,您比太后娘娘福气大。咱们不是早就说过,活一天笑一天才痛快”

    老夫人细细一想果不其然。单不说在这子‘女’上福薄,就说当年十四五就进了宫,在那宫中一呆就是一辈子,虽说最终杀出一条血路做了皇后、之后又封了太后,到底不如她这个下嫁到萧家的过得快活踏实不是?更不用提说就算太后年轻时也要与众多‘女’子分薄先皇宠爱……

    老太爷若是没与那何氏生下樊氏这孽种,老夫人的一生几乎便是完.美无缺。可人的一辈子哪有尽善尽美的?若真有的话,恐怕神仙都会妒忌,死了都没谁愿意来渡。

    顾采镯已于今年五月二十嫁了人,婆家是涿州乡下的一个地主,家有良田千亩,又有鱼塘七八处。那老两口只有一个十七岁的独养儿子,又一心想给儿子娶个识文断字的姑娘。可真正称得上识文断字的姑娘全都出自书香‘门’第,又有哪个愿做乡下土老财的媳‘妇’?

    也亏了萧府里一个管事妈妈告了假,去涿州乡下探望已经离开萧府回家养老的公婆,正巧听说了这一桩,也就正合了机缘。老夫人本就给顾采镯备好了三十二抬嫁妆,这财主家送来的聘礼又颇为厚实,老夫人都给换成银钱做了压箱,又全都叫顾采镯抬回了婆家去。

    等顾采镯回‘门’那天,午后才离了萧府回涿州去,樊氏也开始打点行装细软——‘女’儿出嫁如同了了一桩大心事,她很主动的与老夫人提起,要住到当初说好的那个庄子上去。

    老夫人当时还‘挺’纳闷儿,倒是孙妈妈事后提了醒儿,说咱们三‘奶’‘奶’将那客院的三十个仆‘妇’训练得如同牢头儿,谁还愿在那儿住着啊。

    听了孙妈**话,老夫人扑哧一笑,之后又黯然道,“如此我到了地底下见了老太爷,也能‘挺’直腰杆儿说我对得起他了,只是不知他会不会反而塌了腰?”

    见孙妈妈听了她的话有些担忧,便笑道:“不说了不说了,我听惜儿的,活一天儿就得笑一天儿,死了再说死了的,现在说起来有些早。”

    之后的日子里,也确实是日日笑语欢声。于是时光如流水,岁月如飞梭,转眼又是一年‘春’。还没过三周岁生辰的禹哥儿,如今已经每隔两日便随着父亲识字开‘蒙’了。

    大老爷的继室夫人章氏,于四月二十三头午生了一个‘女’婴,在萧家这一辈儿姑娘里排行老八,大老爷为其取名为菁,大名萧婉菁。

    今儿正是八姑娘萧婉菁洗三的日子,皇甫惜歌一早儿便去了大夫人院儿里帮忙招呼大夫人的娘家母亲和嫂嫂。而午后小眠才起身不久的萧孟朗,正在西书房教禹哥儿认字,琛哥儿磕磕绊绊的跑了进来,‘乳’娘还在后头追。

    萧孟朗起身迎过去抱了小儿子,笑令‘乳’娘退下,说待哥儿饿了再唤她进来接。琛哥儿如今也快一岁半了,上个月底才戒了‘奶’。这个可与他娘和哥哥的‘性’子全然不同,戒‘奶’的十来天里天天哭得是昏天暗地,后来终于不哭了,‘乳’娘和丫头们全都几乎瘦得脱了相,琛哥儿自己原本的双下巴也有了他娘的模样儿。

    禹哥儿见弟弟来了,也就坐不住了,顺着他爹专‘门’给他做的那大高椅子便往地上出溜。萧孟朗一手抱着琛哥儿,一手拿起方才教他的两个字块问他,说若是都记住了便带着他与弟弟去院中玩耍,禹哥儿一边指着字块一边大声念道:“兄,弟”

    萧孟朗大笑,扔下字块携了禹哥儿的手便往外走。谁知禹哥儿又挣脱了他,跑回书案前爬上椅子、将‘兄弟’两个字块拾起叠到其它字块之上,这才蹦下来跑过执了萧孟朗的手:“咱们走啊,爹爹。”

    萧孟朗猛然有些惭愧。最近这两年,还真是被惜儿染得越来越不羁了。如今竟被一个三岁小儿给他上了一课。抱着琛哥儿蹲下后,腾出又一条手臂抱了禹哥儿,高呼一声:“起”

    哥儿俩被父亲的大力气惊呆了瞬间,不约而同拍起手来。萧孟朗乐不颠儿的抱了小哥儿俩出了房‘门’去晒太阳。才一到了院子里,禹哥儿便道:“爹爹放禹儿下来吧,只抱着弟弟便好。”

    “娘怎么还没回来?璎珞,璎珞,防风”禹哥儿唤了两声璎珞,猛然想起来璎珞前几天嫁人了,嫁得就是爹身边那个三禄管事……还穿了一身大红衣裳:“爹,嫁人就是穿红衣裳吗,今儿一早娘也穿了红衣裳,可娘不是早就嫁给了爹?”

    防风听到禹哥儿的喊声便飞快跑过来,正听到三爷与禹哥儿讨论关于嫁人的这些话,先忍着笑给三爷搬来靠椅,便笑着蹲在禹哥儿面前:“禹哥儿喊奴婢做什么?是叫奴婢给三‘奶’‘奶’也搬个椅子备着?”

    见禹哥儿狂点头,便又搬了把靠椅过来,又将他抱到上面坐好:“三‘奶’‘奶’还没回来,禹哥儿替你母亲坐一坐吧。”

    禹哥儿又是一阵子狂点头,将萧孟朗笑坏了。这孩子,爹没在,便说得给爹预备个椅子等着,还要替爹坐一会儿,反之他娘不在亦是如此。坐个椅子也要找借口

    防风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三爷,有人给您送东西来,是个淡绿‘色’的锦盒。奴婢方才给放到东稍间三‘奶’‘奶’的妆奁上了。”

    萧孟朗点头笑道知道了,便陪着两个儿子玩耍起来。玩了小半个时辰,小厨房的点心来了,便唤着‘乳’母们将哥儿带进正房西次间去吃东西。小哥儿俩的影子才消失在正房‘门’后,皇甫惜歌也带着‘花’黄回来了。

    进了净房换罢衣裳洗了脸出来,皇甫惜歌便发现了妆奁上那个锦盒。早上走时还没这个东西,这是哪儿来的?扭头望向萧孟朗,萧孟朗微笑着走过来拿起锦盒打开,缓缓拈出一条细细的银链,银链底下,晃悠悠垂着一朵湛清碧绿的翠‘玉’小‘花’——四个叶片的三叶草。

    皇甫惜歌双手捂住脸颊,几乎不敢相信。迟疑,热切,盼望,震惊等等情绪全都写在黑珍珠般的眸子里,就这么定定的望着萧孟朗,一时不能言语。

    ‘花’黄早就在伺候主子更衣净面后便退了出去,如今的内室只余萧孟朗和皇甫惜歌夫妻二人。萧孟朗将妻子拉得更近些,轻轻抖开银链将它挂在妻子颈上,低声道:“这是四个叶片的三叶草,谁拥有它就能得到幸福与上天眷顾。”

    皇甫惜歌的眸子里缓缓挂上一层雾气,倒像一对黑珍珠散发着粉粉的荧光。原来八生八世还不够,定要修够九生九世才能与他重逢……

    ……*不算字数的*……

    其实,修剪了细纲里的一些东西。原来预想的结尾,是想等淳亲王即位,墨儿封了淑妃,皇后下旨到萧家,封萧孟朗与皇甫惜歌的‘女’儿福姐儿为福喜郡主为完成。

    可就像上面这一章说的,人生哪有那么完.美。有两个儿子,又想要姑娘,母亲是郡主,‘女’儿也要做郡主……于是,写到第三卷的时候,又修了下细纲,修掉了另一条权谋线,修掉了某些尽善尽美,更修掉了某些生离死别,比如老夫人的离世。于是,也勉强称得上是个甜文了。

    也许有亲说,小两口一生一世一双人,也算完.美了,为何不修一修,再‘弄’得跌宕起伏些更有看头儿~~其实,‘花’儿第一次用心写这么长的一个文,又有些心理洁癖,至少在这本,还不想写那些东西,也许以后会试一试。但多数估计纳妾神马的还是会发生在别人家里,偷笑。

    于是,也没有这个番外那个续集了。到此全部完成。长呼一口气,还请喜欢‘花’儿的亲们继续支持‘花’儿的新文,宅斗经商随身流,随身空间里种的是‘迷’迭香薰衣草等芳香植物,能做‘精’油能美容的哦~~

    在真正的生活中,‘花’儿已经种了好些年了,相信我,绝不是胡写的~嘎嘎,抱。

    2011年3月30日晨4:5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