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终):严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咚咚咚。”

    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了。

    一个深邃沉稳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

    “进来。”

    童宇推门进来,手里拿着自己这几天带人最新做出来的策划案,放到了严刑的办公桌上。

    “严总,这是您要的策划案。”童宇恭敬的道。

    时光流逝,如今的童宇也过了而立之年,整个人看起来比几年前要稳重了许多,下巴上甚至还蓄起了胡子,一看就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

    当年童宇和刘壮等人称呼严刑的那个“大少”的称呼,也在近些年来渐渐被大家更改掉,变成了了一致的“严总”。

    严刑抬起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可只要一看过去,就会感觉他浑身上下肆意散发着的威严,胆子小一些的人甚至都不敢靠近他。

    看着严刑这个样子,童宇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早知道大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话,或许自己当年就应该对宁小姐的态度好一些,说不定那时候大少就能够和宁小姐在一起了。

    如今宁小姐孩子都生了两个了,小的都能够上幼儿园了,可是大少却还是孤身一人,看得他们这些追随了大少十余年的老人,真的是有些心酸。

    严刑不知道童宇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他伸手拿过桌上的策划案,翻开看了几眼,这才道:“东西先放在这里,等我看了之后再找你详说。”

    “是,严总。”

    童宇恭敬的低下头,转身退了出去。

    他关上办公室的房门,一转身,就看见面前不远处的电梯门打开了,一个娇俏的身影活泼的蹦了出来。

    敢在严刑的专属办公楼层如此大胆的人,整个严氏也找不出一个人。

    这不是严氏的员工。

    童宇甚至都不用看,就知道了这人是谁。

    那是个穿着白色泡泡裙的年轻女孩子,她一走出电梯,就满脸带笑的走到了秘书台面前。

    “龚小姐。”秘书台的张秘书忙起身问候道。

    那位被称为“龚小姐”的年轻女孩子脸色一红,胡乱的摆摆手道:“我哪里是什么小姐,张秘书你叫我的名字杉萌就可以了。”

    张秘书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

    龚杉萌知道这些人是劝不听的,也不多说,只是笑道:“张秘书,你们严总现在有空吗?我有些事情想要找他。当然,要是他没有空的话,那就算了。”

    张秘书微笑着道:“龚小姐请稍等,我这就帮您连线严总。”

    其实若是换了别人在这里的话,张秘书绝对不会如此客气,直接就恭敬和客气的把人给赶走了。

    不过嘛,这个龚杉萌对严总来说似乎有些特别,将来说不定人家还会成为他们的老板娘,张秘书自然就要通融一下了。

    童宇看着张秘书打了内线电话进去,说了不到两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等张秘书再次抬头看向龚杉萌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已经明显了许多。

    “龚小姐,严总正好有空,您自己进去就可以了。”张秘书温柔的道。

    龚杉萌的眼睛一亮,兴奋的向张秘书道了声谢,就向严刑的办公室门口走了过去。

    “龚小姐。”童宇迎了上去,主动笑着打招呼道。

    “童经理。”龚杉萌显然也是认识童宇的,腼腆的笑着点了点头,“你也是来找严总的吗?”

    童宇笑道:“我刚出来,该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龚小姐快进去吧。”

    龚杉萌点点头,眼睛忽闪忽闪的十分可爱,看得童宇会心一笑。

    看着龚杉萌进了严刑的办公室,童宇心中叹了口气。

    龚杉萌是这些年来,离严刑最近的女孩子了。

    她出身普通,父母都是公司白领,虽没有大富大贵,但也算衣食无忧。

    出身这样的家庭,龚杉萌如今虽然已经二十四岁了,但性情却单纯得很,心地也很善良,一副不知人间疾苦的样子。

    这样的女孩子,本来是不适应严刑这样的人的。

    可是龚杉萌就是爱上了严刑,并且愿意为了离严刑更近一些,去做一些自己以前没有勇气尝试过的事情。

    虽然收效甚微,但龚杉萌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而且还始终保持她善良纯真的心性没有改变过。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严刑才会一次又一次为她破例,让龚杉萌成为了如今唯一一个可以以正常朋友的身份,在严刑身边相处的年轻女孩子。

    童宇其实很想提醒严刑,让他和龚杉萌保持一些距离,免得最后两人都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不说别的,光说现在还在世的严老爷子,就不可能让严刑真的和龚杉萌在一起。

    更何况,严家二房、三房的人都不少。虽然严氏如今在严刑的高压政策之下是一片宁静,可等到严老爷子去世之后,等到严刑没有一个可靠的姻亲作为助力的时候,谁知道严家二房、三房会不会又折腾出些什么事情出来?

    可是想想严刑这些年来过的苦行僧的日子,童宇又不忍心向严刑开这个口。

    不管怎么样,严刑身边有个合他心意的人,总比没有的好。

    就当是为了让大少难得开心开心吧!

    龚杉萌是今天要去一家幼稚园面试,她大学学的就是幼师。这是龚杉萌第一次去面试,她有些紧张,所以才来找严刑帮她打打气。

    严刑对这样的事情本来是一点儿都不关心的,也没打算真要陪龚杉萌去面试什么的。可是他手上的动作一顿,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久未碰面的人影。

    “你要去面试的幼稚园,叫什么名字?”严刑突然抬头问道。

    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龚杉萌正嘟着嘴失落的看着一心忙于公务的严刑,突然听他这么一问,龚杉萌还以为他是改了主意,忙道:“是启智幼稚园!这所幼稚园是一家私立幼稚园,对幼师的招聘可严格了……”

    严刑在听龚杉萌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脑子里就已经听不见龚杉萌后面说的话了。

    竟然是启智幼稚园!

    那不是宁芜的小女儿,罗尔灵就读的幼稚园吗?!

    竟然会这么巧!

    严刑想都没想,直接就开口打断了龚杉萌的话:“你等一下,我收拾一下东西,这就陪你去面试。”

    龚杉萌一愣,随即便是大喜。

    她没想到严刑竟然真的会陪她去面试!

    这实在是太意外了!

    她红着脸蛋低声应了一句:“嗯。”

    严刑开车,载着龚杉萌直接就去了启智幼稚园。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龚杉萌好奇的道:“严大哥,你怎么知道去启智幼稚园的路是怎么走的啊?连我自己都还没怎么记清呢!”

    严刑一顿,淡淡的道:“正好有个朋友的孩子在那里上学,所以有些印象。”

    “咦,严大哥你的朋友都有孩子了啊?!”龚杉萌一下子来了兴趣,瞪着两只大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严刑,“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我比较喜欢女孩子,可以把她打扮成小公主的模样,特别可爱!”

    严刑淡淡的笑了笑:“是个女孩儿。”

    “真的是女孩儿啊!”龚杉萌的兴致更高,喋喋不休的和严刑说起了自己对打扮小女孩的心得。

    严刑也不怎么回话,就这么默默的听着,偶尔应和两句,也已经让龚杉萌十分高兴了。

    到了地方,龚杉萌自己进去面试,严刑在幼稚园门口等她。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想起送龚杉萌过来。

    只是在龚杉萌说起这个地名的时候,他心头一热,送龚杉萌过来的话就已经脱口而出。

    严刑站在幼稚园的围墙外面,透过栏杆的缝隙,往里面探视着。

    幼稚园的操场上,此刻这有一堆小孩子在嬉笑打闹。

    原本严刑是很不喜欢这种小孩子玩闹的情景的,可是今天他却变得对小孩子无比的有小耐心,视线在这些小孩子中不住穿梭,仿佛在寻找什么似的。

    他是见过宁芜的小女儿罗尔灵的,不过也就是碰巧在街上看见过两眼而已,还都没怎么看清。

    严刑其实不太知道罗尔灵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他清晰的记得,罗尔灵和宁芜长得很像。尤其是她那双灵动的眼睛,在转动的时候,尤其和狡黠时的宁芜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正当严刑找遍了操场也没找到记忆中的那个影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从不远处的园长办公室走了出来。

    严刑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看着宁芜和园长说了几句话,宁芜就客气的拒绝了园长相送的提议,自己独自一人走了出来。

    严刑觉得自己应该避开的。

    可他就是挪不动自己的脚步。

    宁芜和罗恩结婚已经有七年了,而这七年来,严刑几乎从未和宁芜在私底下见过面。

    现在看到宁芜,严刑发现岁月几乎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她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淡然,那么的充满了魅力。

    还记得在宁芜和罗恩的婚礼之上,严刑差点就想要本上去拉着宁芜离开。

    可是他知道,宁芜绝不可能会跟他走。

    那一天,他眼睁睁的看着穿着纯白婚纱的宁芜,成为了罗恩的合法妻子。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才真正深切的感觉到,宁芜是真的离他而去了。

    严刑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从幼稚园走出来的宁芜,目光怎么都移不开。

    宁芜刚一走出幼稚园,就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

    她一侧头,就看见了严刑。

    “严哥?”

    宁芜十分意外,走上前笑着和严刑打起了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啊?”

    严刑心中一颤,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终于肯再叫我一声‘严哥’了?”

    他还以为,自从宁芜回国之后,就只会叫自己一声“严总”了呢。

    宁芜哑然失笑。

    “那时候我不是正在气头上嘛,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让严哥受委屈了。”宁芜眼神清宁的看着严刑,“现在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还能有什么看不开的?”

    是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宁芜儿女双全,家庭幸福。可是严刑,却还是孑然一人。

    “我算什么受委屈,只要你心里的气散了就好。”严刑微微笑道,“我今天过来,是陪朋友过来面试的。对了,我记得你女儿好像在这里上学不是?怎么没有看到她?还有你,你怎么这个时候在这里?”

    宁芜无奈的道:“尔灵昨天晚上和她哥哥玩水,不小心感冒了,正发烧呢,我是来给她请假的。正好学校这边例行的家长谈话时间也到了,我就干脆自己亲自走一趟了。”

    “生病了?”严刑听着也有些着急,“她年纪还小,你们家里人又不少,应该照顾得过来啊!”

    宁芜扶着额头道:“没办法,这孩子太调皮了,比她哥哥还皮。家里除了我以外,连她爸都看不住她。这下玩得生病了,她才算老实了些,也算是受了罪了。”

    听宁芜提起罗恩,原本还打算嘱咐几句的严刑顿时就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宁芜突然一侧头,看着不远处幼稚园门口的一个年轻女孩子道:“严哥,那女孩儿你认识吗?是你朋友?”

    严刑一愣,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是龚杉萌面试出来了。

    此刻的龚杉萌正一脸犹豫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该走过来。

    看见两人都发现了自己,龚杉萌尴尬的笑了笑,缩着脖子向这边挥了挥手。

    严刑脸色不变,宁芜却是回了龚杉萌一个挥手,转过头来对严刑道:“严哥,那是你女朋友吗?看起来挺可爱的。”

    她的眼中难掩戏谑。

    严刑顿了顿,沉声道:“只是普通朋友罢了。她是学幼师的,今天过来面试。我正好有空,就顺便陪她走一谈。”

    虽然严刑说得轻描淡写的,但宁芜却是大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能让严刑送着来面试的女孩子,又怎么会真的只是严刑的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不过他脸皮薄不承认也就算了,反正严刑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是成家生子的时候了。

    “既然严哥你有朋友在,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宁芜笑道,“等什么时候有空了,我和我家老罗说一声,我们一起出来吃个饭吧?除了朋友之外,我们也还是合作伙伴不是吗?”

    严刑有些舍不得宁芜这么快就走,可是宁芜都已经结婚这么多年来,他不可能做出那些失仪的事情出来。

    他点下了头。

    宁芜转身走了,走之前还向龚杉萌又挥了挥手。

    待宁芜开车走后,龚杉萌走了过来,好奇的问严刑道:“严大哥,那个姐姐是谁啊?看起来好漂亮好有气质,我都怕冒犯到她了呢!”

    严刑一顿,淡淡的道:“是我一个朋友。我之前说孩子在这里上学的那个朋友,就是她。”

    龚杉萌恍然大悟,眼中却多了几分庆幸。

    她还真怕这个突然出现的出色女子,会是她爱情道路上的竞争对手。面对一个那么优秀的女人,龚杉萌只要站在她面前都觉得自惭形秽,心中压根儿就升不起和对方竞争的念头。

    严刑转过头,深深的打量起了龚杉萌。

    被宁芜那么一问之后,他突然觉得龚杉萌的确是个不错的女朋友人选。

    或许,他是该给自己一个新的机会,也是给别人一个机会。

    至于家世的差距和严老爷子的反对,对如今的严刑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头一次被严刑这么看着,龚杉萌一下子就红了脸,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萌萌,你的面试怎么样?还顺利吗?”严刑突然问道。

    一提起正事,龚杉萌一下子就忘了之前尴尬的局面,嘟着嘴道:“我也不知道顺不顺利,反正就这么过来了,幼稚园方面让我回家去等结果!”

    严刑笑着领着龚杉萌上了车,笑道:“没过也没关系,你年纪还轻,慢慢找合适的幼稚园就行了,还可以给自己充充电。”

    龚杉萌认真的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严大哥,我跟你说……”

    两人的车子渐行渐远,车子里面活泼的气氛却一直没有消散,让原本有些冷清的空气,都似乎变得温暖了起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r115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