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七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话罢,不给沈复祥多说什么的机会,沈怡庆挺直了不盈一握的蜂腰,领着萍儿走出正厅。

    凌少军放心不下,转头向沈复祥说:「沈老爷,我随庆儿一同去,有人在旁帮衬着,以防那人心怀不轨。」

    「好好好,你尽管去吧!放心,我这个老丈人跑不掉的,随时在这儿等你回来谈婚事。」

    得了沈复祥的首肯后,凌少军不疾不徐的追出了正厅。

    当凌少军走近沈府大门时,打远远地就看见一名容貌清秀的男子,情绪激动,面目狰狞的瞪着沈怡庆。

    沈怡庆个头虽然娇小,但她高扬着下巴,眼神冰冷,上扬的嘴角明显是一抹鄙夷的冷笑,似乎对她面前的男子满怀恨意。

    凌少军不禁愣了下。

    恨意?虽然他早已听说了她原本招的男子,私下与她的贴身丫鬟私通,而且意图谋夺沈家家业,但是她及早制止了这一切,也把这两人逐出了沈家,何必仍然心怀如此大的恨意?

    凌少军皱了皱眉头,又定睛仔细端详了沈怡庆一遍,并且再次确认了她眼底不折不扣的恨意。

    那种恨,几乎像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不明白,沈怡庆如此年轻,即使遭那人欺骗了感情,但也仅止于此,何来这么大的仇恨。

    莫非,这个中还有他所不知道的隐情。

    还来不及细想,凌少军忽然看见那名年轻男子,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沈怡庆的手,脸色气得涨红,像是已经失去了理智。

    见此状,凌少军只能将心底的疑惑暂时压下,大跨步朝那头走去。

    「——沈怡庆,我好歹在沈家布庄做牛做马了五年之久,我待沈老爷如亲生父亲一般敬爱,对你这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又是百依百顺,不过就是与你的贴身丫鬟有一段私情,这算得了什么?!沈家凭什么这样把我一脚踢开!」

    白敏泽气得破口大骂,一手紧紧抓住了沈怡庆纤细的皓腕。

    沈怡庆被他捏疼了手腕,偏偏又敌不过他的力气,只能蹙紧眉头,怒目相向。

    「白管事,你这是在做什么?快些放手,小姐的手哪里禁得起你这样折腾!」

    萍儿在一旁惊慌失措的大声嚷嚷,几次冲上前去想拉开白敏泽,结果全让白敏泽用一只手就推了开来。

    就在此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白敏泽的手臂,一使力就扯开了白敏泽,逼得他脚步踉跄,当场退了好几步,差一点就撞上沈家大门。

    沈怡庆惊魂方定,还没站稳,一只手臂已经轻扶了她的腰一把,帮助她稳住身子重心,免去了摔跤的窘境。

    「凌公子?你怎么会……」她一脸怔忡的回视着凌少军。

    凌少军一手扶在她腰间,一手替她拂开脸上的碎发,依然是一派从容淡定的神态,在他身上似乎很难看见凌乱或慌张,他永远是这样不疾不徐,运筹帷幄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着从白敏泽手中救下自己的凌少军,那张自信而俊雅的脸庞,沈怡庆登时心儿怦怦,不敢置信自己日后就要嫁给这个男人。

    想必他们的婚事一在京中传了开来,不知有多少京中名媛会羡煞了她。

    只是,她总觉得纳闷,为何那一世的凌少军,迟迟没有娶妻,莫非他心底有意中人,碍于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才会迟迟不娶?

    胡思乱想间,沈怡庆听见凌少军含笑的说:「庆儿可有被伤着哪里?」

    听见他再次用着那般亲昵的称呼喊自己,沈怡庆脸儿赧红,连话都说不全了,只能娇羞的摇着头。

    看着凌少军与沈怡庆过从甚密的举止,白敏泽气得不轻,立刻上前争论。

    「怎么,原来你急着一脚把我踢开,就是为了攀上凌记药行的少当家,沈怡庆,真想不到你看似天真,其实算盘打得可真精啊!」

    沈怡庆被白敏泽这一席酸溜溜的话,气得粉脸涨红,他这分明是拐弯抹角的嘲讽她攀附权贵,毁她清誉,她能不气吗?

    岂料,沈怡庆正要开口反驳,凌少军已先她一步开口。

    「这位想必就是他们口中的白管事吧?」

    凌少军脸上带笑,眼神却是凌厉得紧,直盯着白敏泽,眼中的警告意味太过浓厚,让白敏泽不得不退后两步。

    众所皆知,凌家祖上出了一个贵妃与一个皇后,虽然后代子孙已没有出仕当官,但是大晋皇室对凌家可是相当礼遇,况且现今的皇太后还是凌家表亲,与凌家往来密切,白敏泽再怎么不甘心,也知道最好别得罪凌家的人。

    思及此,白敏泽决定改变策略,换了个语气,笑着说:「您是凌公子吧?您可知道,过去沈小姐一心想招我为婿,连凌家上门提亲都回绝了,凌公子是京中鼎鼎有名的人物,总不会想娶沈小姐这样三心二意的水性女子吧?」

    听出白敏泽意图离间她与凌少军的信任,沈怡庆气红的脸儿,瞬间又涨成了猪肝色,胸中气血翻腾,怒不可抑。

    「白敏泽,你说话可要凭良心!若不是因为你意图谋夺沈家家业,又与我的贴身丫私通在先,沈家向来厚道,怎么可能把你与孙菁菁轰出沈家大门?你不好好反省自己,反倒恶人先告状,声讨起我的不是,你可真有脸!」

    面对沈怡庆的怒斥,白敏泽无动于衷,反正他的目的是让凌少军打退堂鼓,破坏沈怡庆的好姻缘,以泄心头之恨。

    岂料,凌少军依旧一派淡定,说:「先前沈老爷担心沈家后继无人,因此一心只想招婿入门,好延续沈家香火,如今托白管事的福,让沈老爷改变了心意,悟透姻缘乃是天作之合,讲求的是门当户对,是两家互相照应,而不是为求保全香火,委屈自己招个外人进门,引狼入室。」

    这席话无非是明褒暗贬,将白敏泽狠狠酸了一顿。

    白敏泽听罢,脸色青白交错,气得怒瞪双目,若不是忌惮于凌少军背后的凌家势力,恐怕早已拳头相向。

    前一世见识过此人的阴险卑劣,沈怡庆可不敢大意,能得上天眷顾,重活一回,她图的是一世平安,姻缘美满,守住沈家家业,而不是再继续与白敏泽这等小人周旋。

    只要能毁了白敏泽当上沈家乘龙快婿的机会,让他从此之后没得攀龙附凤,这便是对他这个爱慕虚荣之人最好的惩戒,其余的她还是小心为上。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