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白二十八章 爱你,最长情的告白(完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白二十八章爱你,最长情的告白完结    “这是要?”花晚开回过神,不可思议的问道。

    薄易之看着她,点点头,意思是你想说的是正确的。他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嘴角勾笑着回答:“你可知道我多迫不及待,所以,求完婚,就要立刻结婚。”

    他想给她的,又何止一场不一样的求婚,更是不一样的婚礼。

    更生动,更有韵味。

    更,浪漫!

    “可是,不是已经都订好了嘛。”惊喜归惊喜,花晚开却还没适应过来这快节奏。

    恐怕,她是第一个刚求完婚就结婚了的人吧?

    那订好的地点,那些宾客,怎么办?

    “傻瓜,一直订的都是这儿。”薄易之轻捏了她的鼻尖一下,这女人,似乎真的是一孕傻三年了,他对着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大喊了一句。

    “都出来吧。”

    一瞬间,立刻出来了一大帮人,汹涌着走了过来。花父花母,薄父薄母,凌丽,路墨等等,他们竟然都在,真实的站在这里。

    花晚开瞬间就蒙了,这是什么情况?她这是被骗了吗?一帮人,骗她一个人?

    竟然还有她的父母!

    “晚开,我也好像要一场这样的婚礼,好美。”凌丽先说到,羡慕不已。她就知道,薄易之浪漫起来简直不是人。

    那求婚,这婚礼,绝对是仅此一家的。

    而且两个人没事的时候随时都可以重温,以后的每一天都是求婚!

    “是呀是呀,我也好羡慕。”孙秘书也在一旁迎合道。

    路墨瞥了她两眼,满是嫌弃。浪漫是浪漫,可是浪漫的背后有多少他的辛酸史呀。这里的每一寸,那里的每一寸,哪个不是他亲手抚摸过的。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赶紧准备吧。”薄易之看了一眼时间,说道。

    他亲吻了一下花晚开的额头,他低喃道:“等我。”

    众人纷纷被虐到了,赶紧拉着花晚开离开了。薄易之一直盯着她的身影,知道她消失了。凤眸里,是那么的遣倦。

    花晚开还一直蒙着,直至坐了下来,直至一帮人围了过来。她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后面,是她的婚纱。旁边,是那么多熟悉的面孔。

    还有几个人围着她忙活着。

    她伸手打断了正忙活着自己脸蛋的女人,让他们都停下,这才正襟危坐的询问:“怎么回事?”看她们的样子,是一点的都不惊讶。

    所以,她们是知道的。

    凌丽就很自然的解释了一句话:“就是给你的惊喜喽。”

    她们,也可谓是谋划已久,瞒着聪明的她还是不容易的。

    完完全全的上当受骗的感觉呀,花晚开把每个人都用小眼神扫了一遍。结果,她们都点了点头,每个人还都笑着。

    花母和薄母两个人,更是合不拢嘴的。

    其实刚开始她们也是不同意的,每每看到她的时候更是闪躲着的。尤其是一起讨论婚礼的事的时候,更是担心露馅。

    可是对于薄易之的准备,她们却都是十分满意的。

    婚礼也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礼,她们高兴就好。

    她们催促着化妆师快点,虽然也不是很着急,可还是早点打扮好比较好。

    花母和薄母商量着,婚礼开始的时间是十一点五十八分。两个人觉得还是挑一个吉利的日子,吉利的时间好,图一个顺顺利利。

    因为地点在山上,所以薄家和花家并没有邀请全部的人,很多的亲朋好友和关系不错的合作伙伴。但这些人,就已经很多了。

    还好挑的地方是足够大的。

    路墨还有花父和薄父在外面招待着,宾客也陆陆续续的到齐了。他们当初很奇怪,为什么要到山上举行婚礼。可是当真的来的时候,无不被惊艳了。

    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生动的美。

    虽然没有繁华隆重,也就是一股说不出的美。不难看出准备的人的心思之细,因为深爱,所以才会这般吧!

    或许有时候简简单单,是最美好的。

    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时间也越来越近了,都静秉着新人的登场。

    主持人先上去,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说:“今天两位新人最重要的时光,大家和我一起见证他们的爱情。首先,欢迎我们的新郎薄易之先生入场。”

    话音落下,薄易之西装笔挺顺着那条铺着花瓣的小路走到了前面。他转过身,望着所有人。前面,坐的是他们的父母。

    路墨作为伴郎,站在薄易之的旁边。

    而小路的那一边的尽头,就是他的深爱的女子。那么美,蒙着面纱,挽着她父亲的手站在那里。

    “下面,有请我们美艳动人的新娘花晚开入场。”主持人说。

    话音落下,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响起,在众人的祝福和羡慕的眼光下,花晚开揽着父亲的手缓缓走近。她时不时的抬眸偷瞄一眼对面的男子,那是她深爱的男子呀。

    他正站在那里,一会儿,她会挽着他的臂弯。

    暗恋,相恋,五年的光景,她终究是嫁给了他。还有他们两个人的宝贝,他们也在那看着他们的婚礼。

    无言,感动,感恩。

    薄易之直到此刻,才有了不真实的感觉。看着他亲手布置的会场的时候,他没有。时间越来越近的时候,他没有。

    她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时候,他才惊觉,这个女人终于名正言顺的嫁给自己了。

    两个人兜兜转转五年的时间,有了孩子,领完证了,也求过婚了。现在,婚礼正进行着。还好,他从来都没放开过她的手。

    爱你,是我最长情的告白。

    花父缓缓把自己女儿的手递给了薄易之,嘱咐道:“我女儿,就交给你了。”

    “我们会幸福的。”薄易之接过她的手,放在手心里,凤眸贪婪的看着她。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她,只能容下她一个人。

    花晚开差点又要哭了出来,今天,她似乎哭的特别多呢。

    “新郎薄易之先生,你愿意娶新娘花晚开小姐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降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薄易之看向她,声音真挚。

    他此生最美好的际遇,他怎么会不愿意呢?

    “新娘花晚开小姐,你愿意嫁新郎薄易之先生为妻吗?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降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花晚开看向他,眼底都是莹亮的笑意。

    她爱了那么久的深爱,她怎么会不愿意呢?

    “既然你们都用心灵做出了爱的承诺,那就把你们各自爱情的象征,赠予所爱的人吧!请新郎新娘交换结婚戒指。”主持人说。

    薄易之和花晚开相对着站立,在众人期待的眼光下,薄易之拿出盒子,从里面拿出那枚戒指,执起她纤细白嫩的手指,缓缓套入。

    花晚开也拿起另一只戒指,套入了薄易之的手指。

    还不等主持人说新郎可以亲吻新娘的时候,两个人很自觉的就亲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站起身,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凌丽窝在权又泽的怀里,看着那幸福的两个人。孙秘书站在一旁,更是羡慕不已。

    权又泽从来没想过看到她嫁人时的心情,现在,似乎也没什么了。她幸福,是他最愿意看到的。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女人,紧紧的搂住。

    时光,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那些柔情的岁月,兜兜转转,寻寻觅觅,你总会遇见自己的良人。

    ——————

    “哥哥,粑粑说这是当初对麻麻求婚的地方。”

    “不会,这深山老林的。”

    两个小孩牵着手,慢慢的向上趴着。当年的求婚,他们听说了不少,可还是第一次去现场。

    “怎么办,两个孩子不相信呢?”女子跟上去,娇笑着对身旁的男子说。

    其实,只是他们还没走到。

    她一直想领着两个孩子过来看看的,可是他不同意。也不知怎么,今天他忽然就同意了,主动提出。

    男子拉着女子的手,紧紧的握着,丝毫不在乎:“没关系,当事人知道就好。”

    “也是。”女子应了一声,被求婚的人又不是别人!

    “可他们不相信,我们就告诉他们一个他们更不相信的。”

    “······”

    “他们两个都是在这深山老林里生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