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沈诗音瞄了一眼君竹,君竹接收到她的目光,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探查到了。

    得到君竹的肯定答案,沈诗音的笑容才略微轻快了点,也不再管屋外的三人,吩咐君梅让她们三个坐着,上点心上茶好好伺候着,就迳自入里屋,看也没有再看她们一眼。

    进了里屋,君竹和君兰都松了口气。沈诗音听见她们的声音笑了笑,毕竟君竹和君兰都只有十四、五岁,就算再沉稳,今天这事也是她们第一次经历,难免会有点紧张,她两世为人,前世的年龄也不算小,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自然不能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她们。

    「怎麽样?」等着君竹和君兰缓下心情之後,沈诗音才对着她们问道。

    君兰性子比较活泼一些,说话也比较快和直,马上就抢着回答,「刚刚我和君竹姊姊就去打听了,姑爷有三个姨娘,赵氏、李氏、张氏,最宠爱的就是长得最漂亮的李氏,一个月几乎有一半多的时间都是休息在她那里。」说到这里,君兰嘟起嘴明显不满意极了。

    听着後面君兰个人情绪十足的语气,沈诗音和君竹都轻笑出声,君竹更是轻轻敲了敲君兰的头,「记得,在江家要叫小姐为夫人,叫姑爷三爷,还有别赵氏李氏张氏的叫,要喊姨娘。」等着君兰应下,君竹才对着沈诗音补充道:「後院的事情大多都是赵姨娘管着,赵姨娘是依着良妾规矩纳进来的,家里是商户,据说是富商。张姨娘过去是江夫人身边的人,一年前赐给三爷,院子里剩下一部分诸如清扫和祭祀之类零碎的事情是她管着。」

    君竹比君兰跟着沈诗音的时间要长得多,知道沈诗音关注的重点必定不会是在江子钰更宠幸谁上面,对府中权势倒是更有兴趣得多些。

    君竹不晓得的是沈诗音前世也是一个执掌者,对於权力的重要性她自然比旁人要清楚得多,尤其是在这後院明刀暗箭防不胜防的地方,那是绝对不能让别人把持着的一个命脉。

    赵姨娘吗?沈诗音沉眉,脑子里回忆起赵姨娘的样子,并不算漂亮,只是那双眼睛深沉了些,比起那个情绪外露、有些恃宠而骄的李姨娘来说,赵姨娘和张姨娘反倒是让她更为在意些。

    但不管怎麽说,她总是妻,她要收後院的权那是再正当不过的事情,谁也挡不住。对着君竹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她自己则是在贵妃榻上舒服的躺下来。

    沈诗音说自己累了也不算是说谎,躺在贵妃榻上听着君竹说着後院里的琐碎事情,赞叹了一下君竹和君兰做间谍的功力,不到一个早上就打听出这麽多消息,然後听着听着就这样睡过去了。

    昨晚折腾了一晚上,早上又来回走了那麽长的路,沈诗音这一辈子也是被人当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养起来的,身体方面只能说是健康而不能算得上强壮,这样折腾了这麽长时间,累了困了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君竹姊姊,小姐睡过去了。」君兰扯了扯君竹的衣袖,小声提醒道。

    君竹停住述说,看着已经陷入熟睡的沈诗音,确定她一时半会儿不会醒过来才对着君兰说道:「记得要叫夫人。去拿条薄毯过来。」

    君兰撇了撇嘴,不过自小小姐不在时都是君竹在管着她,於是她也不敢反驳,连忙去拿了一条薄毯过来给沈诗音盖上,然後对着君兰问:「小……夫人现在睡了,外面的人怎麽办啊?」

    君竹睨了君兰一眼,「不是有君梅吗?」让那些姨娘们等着的事情君竹那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正室让姨娘们等着伺候是她们的荣幸,谁能有意见?更何况看着夫人的意思,还是希望那些人有意见,有缝的鸡蛋才好下手不是?

    君兰懵懵懂懂的,论起心计君兰还是差了很多,只是看君竹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有数,她也就放下心来不再在意,站在沈诗音的身侧伺候着。

    沈诗音醒过来已经是快要到中午的时候,睁眼就看到阳光透过窗子打得地上一片绚烂。

    「什麽时候了?」沈诗音揉了揉眼睛对着一边的君兰问道。

    「已经是巳时过了一半了。」

    「嗯。」沈诗音这个时候已经算是清醒过来,回想起睡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她问道:「她们呢?」

    知道她指的是外面候着的三个姨娘,君兰很快的回答,「都在外面坐着呢。」说完就蹙起眉来,「还有说有笑的。」很明显,她没看到姨娘们焦躁丢丑的样子很不满。

    「你这丫头!」沈诗音笑着点了点君兰的额头,「你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什麽时候不改改,迟早要出点事情。」

    被夫人这麽一说,君兰却是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笑嘻嘻的回道:「有什麽关系,不是还有夫人你和君竹姊姊吗?」

    沈诗音整了整衣物,「好了,也是时候该出去了,这时间如果过了,大抵又会有人说闲话了。」初到的正室给姨娘们一个下马威让她们等着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如果真的时间太长了,那麽大家就会觉得这或许不仅仅是下马威这麽简单,还说明了正室善妒。

    外屋里的情形和君兰说的并没有多少差别,沈诗音在门侧略微听了一下,大多数时候都是李姨娘和赵姨娘在说话,张姨娘比较安静,只坐在一边,只有偶尔说的话涉及到自己的时候才出声,而她们聊天的内容都是一些衣服首饰的东西。

    还真的是了不得,说着衣服首饰什麽的也能说一、两个时辰过去。

    「三位妹妹久等了。」沈诗音缓步走了出去,和她们打起招呼,语气并不怎麽亲热。

    她一个十五、六岁的人对着几个十九、二十岁的人喊妹妹感觉是有些诡异,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断然没有一个正室对着几个侍妾喊姊姊的道理。

    而同样的,正室叫侍妾妹妹那是脸面,侍妾如果真的应回一句姊姊那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敢,夫人。」这个时候她们三个姨娘倒是齐心得很,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

    沈诗音走到正中央的主位坐了下来,在下面给三个姨娘添茶倒水的君梅马上殷勤上来给沈诗音倒了杯茶水。

    无视君梅热切的神情,沈诗音目光在三个姨娘身上扫视了一遍,然後挥了挥手让君竹把捧着的东西给她们送了下去。

    「这几个小小的首饰算是我这个做姊姊的给三个妹妹的见面礼。」

    君竹手中端着的是三个镶着羊脂白玉的金钗,上面雕着各种姿态的牡丹,都精致极了。只是君竹只有一个人,送下去自然也是一个个送,坐在第一位的是赵姨娘,但君竹最先送的人却不是她,而是走到她的隔壁让李姨娘先挑,之後才是她挑,最後是张姨娘。

    这样的顺序让赵姨娘气得不轻,只是脸上不表现出来。她虽然说是三人之中唯一的良妾,可奈何如今江子钰最宠的是李姨娘,沈诗音按着江子钰的宠爱程度送东西她也不能说什麽,还得高高兴兴的道谢,心里一口血都快呕出来。

    沈诗音前世也是看尽了人间百态,虽然赵姨娘表现得不明显,可沈诗音还是看出来了,眯眼一笑,嫉恨种子很早以前在江子钰宠爱李姨娘的时候就已经种下,现在貌似已经开始生根发芽了。

    「赵妹妹、张妹妹。」沈诗音细长的丹凤眼里波光流转,「这後院的事情辛苦你们了,既然我已嫁入江家,这些事情自然不能再劳烦你们,午後你们就将一切事宜交给君竹吧。」君竹走上前对着赵姨娘和张姨娘行了礼,笑吟吟的唤了句,「两位姨娘福安。」说完就再也没说什麽。

    刚刚见面礼的事情还压在赵姨娘的心里头,沈诗音现在又要收她的权,赵姨娘气得手指甲都扣刺到肉里去了,脸上还得扯出笑容来,「夫人刚到府里对很多事情都还不熟悉,妾身这些年管这些事也都习惯了,再忙几日也无妨,待妾身将这後宅里上上下下的事情都和夫人说清楚了,夫人接手也更轻松些不是?」

    赵姨娘很明白,後宅的一切交给沈诗音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家中正室尚在,後宅事物却是由侍妾主持的道理,就是她自己强留着也留不了多久,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拖时间,把她手中的权力利益最大化,最好留下一个烂摊子让沈诗音忙得焦头烂额,这样沈诗音才没有心思管她们。

    沈诗音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姨娘,赵姨娘的打算她不清楚,但想来也知道对她来说不会是什麽好事。「不必,妹妹你直接交给君竹就好了,这些事情君竹会处理得妥善的。」说完沈诗音的目光就落到了一脸老实的张姨娘身上。

    注意到沈诗音的目光,张姨娘马上起身对着沈诗音又是一礼,然後恭敬卑谦地说道:「奴婢谢夫人体贴,晚些时候奴婢整理好东西就让人送来。」张姨娘是江家的家生子,又只是普通侍妾,对着沈诗音只能自称奴婢并不能像赵姨娘一样自称为妾。

    沈诗音点点头,对张姨娘的圆滑手腕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能屈能伸不骄不躁,比起赵姨娘和李姨娘来说,张姨娘明显比她们聪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