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七章[07.1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姜宁儿越想越委屈,忍不住哭出来。

    黎老爷子一看就不高兴了,转头就骂黎老太太,「看你选的好孙媳。」

    黎老太太也是一脸怒气,「好端端的,哭什么,半夏,把你家奶奶扶进去洗洗脸。」

    姜宁儿不敢违拗,跟着半夏去了后头。

    「以后孩子们的婚事都给大媳妇作主,你不准插手。」黎老爷子气还没消。

    黎老太太抗议,「老爷子话怎么能这样说呢,万一子轩自己喜欢上宁花,难道也不准他们成亲吗?」

    黎子轩连忙说:「祖母放心,我绝过不会喜欢表妹。」

    姜宁花尴尬,她一向自视甚高,没想到被这样打脸,于是道:「我也没说会喜欢上表哥啊。」

    黎子轩笑,「那刚好,我们就当表哥表妹,别当夫妻,两人都不对眼,婚后也不会美满的。」

    黎子衿跟黎子蔚已婚,黎子轩又不可能,因此当黎子均发现大家都在看他时,不由得心慌慌。

    柴姨娘不过是个粗使丫头,当年黎宗壹酒醉胡涂硬上,只这一次便有了黎子均,从下人成了姨娘,但毕竟是个不识大字的丫头,黎宗壹没再去过她的房间,黎子均也不太受宠。

    娶姜家表妹,祖母会高兴,但姜宁花那性子太难伺候了,高高在上的,以为自己是公主,都寄人篱下了还如此搞不清楚状况,娶这种女人,以后肯定跟嫡母、跟柴姨娘之间都问题多多,他才不要为了讨好祖母,得罪嫡母跟亲姨娘。

    只是黎子均还没说话,姜宁花却先喊了出来,「我可没想过三表哥。」黎子均花名在外,听说每天都有青楼姑娘写香笺来,这种不知道检点的家伙怎么配当她的夫婿。

    一听这话,黎子均松了一口气,「祖母可听见了,是表妹不要我,不是我不要她,到时候祖母别生我的气。」心想,多谢表妹不嫁之恩。他喜欢的是那种一口一个「三他,人家可想死你了」的软妹子,像表妹这种自命不凡的,自己一边玩去吧。

    黎老太太气得脸色发青,这宁花怎么搞的,一个大姑娘怎么可以自己讲起亲事,这样多没规矩,多难堪。

    一转头,果然就见黎老爷子的脸色更难看了,明明白白写着「除非我死,不然不可能」。

    黎老太太忙撇过头,不再看老爷子,但她转念一想,还有黎子蔚啊,当平妻应该可以,黎子蔚是七品官,聘金肯定不会少,好歹也有三、五千两吧,收到这笔银子,娘家应该能缓缓。

    唉,她知道每个月十两真的不多,可她总不能当着黎家的媳妇,却一直掏黎家的钱给姜家吧,她也怕过世的公婆会来找她,所以每个月只敢给十两银子,就当是把自己的月银给娘家,这样就算公婆梦中找来,好歹有个回答。

    这般想着,黎老太太突然转头问邵怡然,「子蔚媳妇,你这肚子怎么没见大呢?」

    「才三个月不到呢,没这么快的。」邵怡然笑吟吟地回答,心里想的却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这里有个想法你听听成不成?」

    「祖母有话请说。」

    「你现在有孕,无法伺候子蔚,不如我把宁花给子蔚当平妻,宁花熟读诗书,也不会辱没了子蔚跟你。」

    姜宁花听了,一脸害羞,想着,黎子蔚的话,可以,配得上她。

    邵怡然想的却是,拜托,谁要。正想着拒绝方法的时候,愁子蔚开口了——

    「谢谢祖母,不过孙儿喜欢安静,院中有怡然足矣。」语气平静,却似有千斤重。

    听到这话,邵怡然猛地转头看向他,心怦怦快跳了起来。

    扑通,扑通。

    这是什么?是她的心跳声吗?怎么这么大声?

    而且他刚刚说了什么,有怡然足矣,有她就好了?

    他这是喜欢自己吧,那自己喜欢他吗?

    这是她的小伙伴,能一起唱泰勒丝,能一起唱周杰伦,她直觉得他们是好朋友,但现在,好像又有一点不一样。

    扑通,扑通。

    邵怡然觉得自己心跳得好快,脑海中不断回响着他刚刚说的话,心里又开心,又心安,好像解决了心头大患一样,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你胡说什么,男人要多妻多子,才能开枝散业。」黎老太太嘴角下垂显示她很不高兴,转而看向庄氏,问:「子蔚还小,不懂事,我不跟他说。老三媳妇,你说吧,宁花给你当媳妇,可好?」

    只见庄氏一脸为难,她想尊重儿子,但对黎老太太的惧怕却是长久积习,让她不敢抵抗。

    黎子蔚往前一步,表情严肃,「祖母不用为难我母亲,夫死从子,母亲自然是听从我的意思,我很感谢祖父祖母收留我们母子,但这不代表我得事事听从安排,若祖母执意如此,那我们就找房子搬出去。」

    这话一出,黎老爷子就对黎老太太怒吼,「要是子蔚搬出去,你也给我搬出去。」

    黎老太太惊呼,「老爷子!」

    黎宗壹眼见情况混乱,连忙出来打圆场,「爹别跟娘生气,子蔚你也别跟你祖母计较,娘,您若疼爱宁花,给她找个门当户对的亲事就是了,子蔚都不愿意了,您就别逼他了。」

    黎老太太当即叫了起来,「这还是我错了吗?我冤枉啊,宁花这样熟读诗书,难道配不上他吗?给他当平妻,还辱没了他吗?」

    黎宗壹面色难堪,「娘,您别这样。」

    子蔚虽然是在清闲的钦天监当差,但说出来那也是官,别人知道黎家出了个七品官,他们在外面做生意都方便了不少,像之前有张大订单,对方不放心,可是子蔚出面作保后,对方就同意让他们黎家来做。

    娘不知道子蔚当官给黎家的生意带来多大方便,还一直想着那几口饭的恩惠,实在是大错特错。

    黎老爷子不理老妻的叫嚷,走到黎子蔚身边,一脸商量的模样,「蔚哥儿,好好住在家里,别搬啊。」

    「祖父。」黎子蔚说了两个字却无法承诺不要走。祖父老了,他只想看儿孙在眼前,这要求着实不过分,但祖母那样强硬塞人,还想压他娘一头,这他无法忍。

    眼见场面一片混乱,这时候黎子矜站了起来,「祖母不就是要我们有人娶宁花吗,行,我收了,当个姨娘,以后由宁儿管束,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