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醒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浑浑噩噩地,罗锦心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浑身冰冷,没有一丝暖意。

    偏生肚子还咕噜噜乱响,饿得要命。

    罗锦心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苦笑,都要死的人了,还饿什么?

    她静静地躺在那儿,忍受着透骨的寒气,只希望自己能早点儿死去。

    可谁料下一瞬,就听一个春莺般的声音在她耳根喊起来,“姑娘,姑娘……”

    罗锦心激灵灵心神一荡:已经封死了的墓穴里,什么时候又来了别人?还是认识她的?

    听那声音,分外熟悉,好似……好似她跟前的大丫头——紫芝的。

    紫芝怎么会找到这里了?

    她十分讶异地睁了睁眼,眼皮重如千斤。

    紫芝的声音似乎欢快起来,“姑娘,姑娘,您醒了……?”

    她确实醒了,只是她不知道紫芝怎么会来到这里了?

    难不成卢氏把紫芝也嫁给恒王世子了?只是紫芝那样的身份,还不够格吧?

    她拼尽全力睁开眼,想问个明白,孰料一眼看过去,她就石化在那儿。

    头顶依然是绣花卉草虫的帐子,自己依然躺在那张黄梨木的千工拔步床上。床前跪坐着一个丫头,穿着紫色掐牙背心,挽着双丫髻。

    不是紫芝是谁?

    见她睁开眼睛,紫芝欢喜地流下泪来,拉着锦心的手就不松,“姑娘,您总算醒了?您不知道这几日可把奴婢给吓死了……”

    罗锦心眨了眨眼,一张嘴,竟然出了声,“是谁……把我救回来的?”

    声音虽然有丝沙哑,但是喉咙不痛不痒,看样子她喝下去的哑药解了。

    话落,轮到紫芝愣住了。

    她那双水汽氤氲的眸子眨了眨,不解地问罗锦心,“姑娘,什么把您救回来?您不是病了吗?躺床上好几日,老太太倒是请了几个大夫,可都说不明白,老太太一气之下又给轰走了……”

    她絮絮叨叨地,罗锦心一句都没听进去。

    她睁大了那双美丽的眸子,定定地打量着室内的摆设。依然是她被送上花轿之前的样子,黑漆嵌蚌的八仙桌,上面摆着甜白瓷的茶壶茶碗。

    靠门口的书架,上头摆着一排排整齐的线装书。

    临窗的大理石条案上,一个大大的笔海,里头插满了大大小小的狼毫笔……

    什么都没变,连紫芝都一模一样的。

    罗锦心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回来。她以为这是幻境,偷偷地在被子底下掐了一把大腿——生疼!

    她这才信实了,定是有人发现了卢氏的阴谋,把她救回来了。

    她打算问问紫芝,到底是谁发现了这个惊天的阴谋的?

    把她从坟墓里救回来的人,那就是她罗锦心这辈子当牛做马要报答的恩人了。

    “紫芝,是谁发现我被埋在恒王世子的坟墓里的?”

    紫芝和她一向亲厚,这样的阴谋也就没有必要瞒着她了。何况,既然她已经回来,紫芝想来也是知道的。

    可紫芝听了她的话之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瞪得如鸽子蛋大小,小嘴更是张圆了,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姑……姑娘,您说什么呢?什么恒王世子的坟墓?恒王世子活得好好的,昨儿才从边关凯旋而归啊!”

    “啊?”这下子轮到罗锦心惊讶地合不上嘴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是死了还是活了?

    眼前活生生的紫芝,她当然不可能是死人。

    只是她明明记得自己被卢氏药哑了,一顶花轿把她抬出去嫁给死了的恒王世子做冥配了啊?

    罗锦心想不明白,头有些发懵。

    紫芝见她不语,只好小心翼翼地问她,“姑娘,灶上还有温着的白粥,可喝些?”

    肚子又咕噜噜叫起来,活着的气息是那样浓厚。

    罗锦心索性不去想,点点头,紫芝就让外头守着的小丫头去端了白粥过来,服侍锦心喝了小半碗。

    刚放下碗,锦心就听见外头传来隐隐的细乐声,不由扭头看向紫芝。

    安国公府不常有乐声,想来外头有什么喜事了。

    果然,紫芝对上她猜疑的目光,笑回,“姑娘想是病糊涂了,怎么连老太太的大日子都记不得了?”

    外祖母的大日子?今儿是二月初八,老太太七十整寿?

    锦心着实大吃一惊,看来自己不仅活了,时光还倒退回外祖母七十大寿那天了。这一日,据她父母双亡才不过半年!

    她喜极而泣,苍天啊苍天,到底不负我,让我罗锦心重活一世!

    既然能再活一世,自己绝不会那么窝囊。

    欠她的,她一定要追回来。害她的,她绝不会手软!

    想到前世的今天,卢氏在贵妇圈子里给自己散播下的谣言,罗锦心就恨得咬牙切齿。

    重活一世,她绝不能让卢氏得逞!

    想至此,她麻溜地掀开被子就要下地。

    紫芝愣愣地看着这位主子一惊一乍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锦心趿拉上鞋,就去翻箱倒柜。

    见紫芝还愣着,回头娇嗔,“愣着做什么?我要给老太太拜寿去!”

    前世,就是因为她病着,连外祖母七十大寿都没去,才让那些人在背后嚼舌根。

    今生,她不会给她们机会了。

    翻了半天,找出一件月白色的绫袄,一条葱绿色的镶襴边百褶裙,罗锦心也不用紫芝服侍,自己匆匆地换上了。

    闪眼看见院子里的枯叶打着旋儿,她又让紫芝把那件镶狐狸毛的银红大氅找出来披了。

    坐在妆奁台前,黄铜镜里映出一个肌肤欺霜赛雪的妙龄少女来。

    两弯柳叶眉,一双翦水秋瞳,悬胆鼻子下,樱桃似的小嘴……

    被那银红大氅一衬,活脱脱像是画中走出的人儿,连她身后的紫芝都看呆了,半天才喃喃低语,“姑娘真美……”

    是啊,她长得太美,前世表哥就不止一次说过。

    现在想想,表哥哪里是真的爱过自己?还不是垂涎自己的美貌?

    只恨自己当时怎么钻了牛角尖,认定表哥就是自己托付终生的良人!

    要真的心里有她,表哥怎么会弃她于不顾,定了其姨母家的表姐?

    卢氏爱子如命,怎么会不顾儿子的喜好?

    想想前世里可真是傻,被表哥的几句甜言蜜语就哄骗了。

    今生,她不会受任何人摆布,要活就活出个样子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