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亏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恒王妃破涕为笑,怜爱地抚摸着林珏的墨发,笑道,“你这傻孩子,方才你昏过去了,还能梦到耗子!”

    说话间,太医已经赶来。

    众人都忙让开,罗锦心也被崔老太君拉到一边的小屏风旁避着了。

    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的老太医乃是太医院的医正,医术高明,常在世家大族里行走。

    今儿一听是林珏晕过去,连车都没坐,骑着马就赶过来了。至今还颠得七荤八素的,诊脉的时候兀自双手发抖。

    左手右手折腾了好半天,这老太医才摇头晃脑地念叨,“世子爷脉像沉浮,尺脉轻滑……”

    “谁和你背医书呢,你只管说世子爷的身子有无大碍就是了。”恒王妃不耐烦了,板着脸不高兴地瞪着老太医。

    老太医尴尬地笑了笑,捻着山羊胡子摇起了头,“不妨事,不妨事,世子爷身康体健,只要吃老朽两剂药发散发散就好了。”

    恒王妃放下心来,脸色也和缓了许多,“那就劳烦太医开药吧。”

    那老太医拎起了药箱颤巍巍地就起了身,打算到偏厅里开药去。

    屏风后的罗锦心却甚是不解,按说这老太医是太医院的医正,医术甚是高明才是,怎么就断定林珏这病无碍呢?

    林珏未及弱冠,又是上过疆场厮杀出来的人,不比那些锦绣丛里长大的王孙公子,寻常毛病都不当回事儿。这明明都昏过去了,怎的还没病?

    老太医到底是断没断出来啊?

    林珏有没有病本和她十分不相干的,只是万一他死了,自己可就倒霉了。

    一想到前世里那冰冷的棺材,身边披着铠甲却了无生息的林珏,罗锦心没来由地就心慌起来。

    这一生,她怎么都不能让这一幕重演。

    也不管崔老太君和其他人会怎么想,她不管不顾地从屏风后头转出来,朝正往偏厅行去的老太医就开了口,“老先生,小女有一事不明!”

    一屋子人都诧异地看向她,实在是不明白这么个小丫头怎么就这么不顾伦常礼数,不仅闯入男客屋里,如今还把老太医叫住。这是不懂事还是不懂规矩?

    崔老太君的老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上,方才自己还拿罗锦心惦记她做借口,现在可怎生是好?

    她实在是不懂这个一向乖巧听话的外孙女怎么如此胆大妄为起来。

    只是她想拦却拦不住了,只得唉声叹气地坐在屏风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老太医闻听有人喊他,声音像是出谷黄莺般动听,不由回过头来看了看。

    果见一个十三四的女孩儿披着一领银红大氅,俏生生地立在那儿,双眸清澈地看着他。

    老太医纳闷起来,语气和蔼地问罗锦心,“不知这位姑娘有何见教?”

    罗锦心脸不红心不跳地在众目睽睽下学着男子的样子双手作揖,问老太医,“敢问老先生,世子爷浑身滚烫,是何引起?”

    众人被罗锦心的举动给惊呆了,这姑娘竟然知道世子爷浑身滚烫?那她方才是不是摸了世子爷了?

    这还了得?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罗锦心才不管这些呢,她只要林珏活着就行!

    老太医有些不解地打量了罗锦心一眼,这姑娘身量纤细,面容精致,眉目如画,只是面色有些发白,像是有不足之症。

    看她身上的衣料,断乎不是下人。看这气度,像是安家的小姐了。

    只是这小姐,怎么会问这样的话?听上去倒像懂些医理的。

    “姑娘怎么会这么问?”老太医不敢直白地问人家是否习过医术,因为在这些世家大族里,姑娘家怎么可能学这些奇巧淫技?

    罗锦心自然听得出老太医话里的意思,当即就冲他落落大方地一笑,“小女因此前久病,闲来无事看了几本医书,算是懂得些医理,特来向您老请教!”

    这么说还算是有些道理,老太医也就不追问了。

    他捻着山羊胡子只管问,“姑娘怎么就觉得世子爷有症状在身?世子爷虽然脉象沉浮,但都是肝气太旺所导致,只要吃两剂药发散发散便可无碍了。”

    老太医自认自己解释地已经很清楚了,又不知道这位姑娘是谁,说完就和蔼地笑笑,提着药箱就要抬脚。

    罗锦心却不想放手,好不容易碰上了,她绝不能让林珏有事儿。

    她张嘴又喊,却被恒王妃给冷冷打断,“太医只管开药,我儿子的病耽误不起!”

    先还瞧着这丫头长相甚好,如今看来也是徒有虚名了。如此不懂规矩的丫头,面相再好,她也断乎不能看上眼。

    罗锦心听得出恒王妃对她心生厌烦了,只是事关重大,她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个机会溜走,再想遇到林珏,还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

    她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急急转身奔向林珏,到他跟前忽然问道,“世子爷身上可是有伤还未愈?”

    恒王妃顿时怒火冲天,这等哗众取宠的女人她还从未见过,竟敢跑到她儿子跟前问这样的话?

    她儿子身上有没有伤她能不知道?非要面对面地问一个爷们,这简直就是不要脸!

    她冲动地刚要站起来,却听自己儿子淡然答道,“正是,不知姑娘怎么知道的?”

    恒王妃愣住了,儿子身上竟然有伤?她这个做母亲的竟然不知道?

    “那就对了。”罗锦心说话间微微笑起来,梨涡浅漾,说不出的动人。

    林珏双眸溢满了惊讶,不可思议地瞧着这个姑娘。

    连太医都没诊断出来,她是怎么得知的?除了他手底下的两位副将,连他母亲都不知晓。

    这伤势是他的终身耻辱,他就没打算告诉别人。

    “世子爷身子滚烫,饮了酒之后无端昏迷,自是内里的问题。”

    罗锦心自信地说着,看了林珏一眼,带着三分不满,冷然道,“我猜世子爷这伤表面已经结痂了,只是内里怕是已经化脓了。病到这个份儿上,世子爷还不就医,可见世子爷这是不拿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儿了。只不过不要牵扯到别人才是!”

    这话,惊呆了一屋子的人。

    林珏靠在春凳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姑娘对他一副教训的口吻,说的好像他亏欠了她什么似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