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难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恒王妃气得脸通红,她的儿子金珠宝玉似的,连她都从未对他说过一句重话,这姑娘算老几,就敢大口啐他?

    她当即就立起身来,竖起双眉,沉声喝命跟林珏的小厮,“一个个都是死的吗?还不把世子爷抬回王府?”

    这意思,显然是不想在安府待了。

    屏风后的崔老太君一辈子的人精了,自然听得出来恒王妃的意思,气得一张老脸都发白了,不顾自己年纪已大,甩开大丫头榴花的手,颤巍巍拄着楠木拐杖就走了出来。

    “锦丫头,快跟我走!”她攥住罗锦心的手就往外拉,手上的力道大得罗锦心都有些受不住。

    罗锦心知道自己闯祸了,不仅让外祖母脸上无光,怕是之后,她在京里就没个好名声了。

    不过只要林珏不会死,她所做的这一切就值得!

    踉踉跄跄被崔老太君拖着往外走,身后,恒王妃已经喝命小厮扶起了林珏,屋里乱糟糟的,有些尴尬。

    谁知罗锦心的一只脚刚跨过高高的门槛,就听身后一个清越虚弱的声音响起,“母妃是想儿子死吗?”

    分明是林珏的声音!

    恒王妃呆了,崔老太君也呆了,罗锦心一只抬起的脚不知道该放在何处了。

    这话什么意思?

    还没等她琢磨出意思来,就听恒王妃的声音发抖问向林珏,“珏儿,你怎能这么说母妃?母妃什么时候想让你死了?”

    罗锦心慢慢地转过身来,就见林珏靠在小厮身上站了起来,高大颀长的身躯像是一竿笔直的青竹,劲瘦挺拔,透着一股倔强和苍凉。

    精致如凤羽般的眼尾下垂,并不看谁。高挺的鼻梁似大理石刻就般,淡淡的唇瓣紧紧地抿着,似是在隐忍什么。

    良久,才听他淡淡答道,“儿子的伤不容小觑,莫非回府之后,太医就能医治了?”

    旁边山羊胡子老太医听了,尴尬地涨红了那张核桃般的面皮,惭愧地摇摇头。

    “诚如世子所言,老朽惭愧!”

    那太医倒也实诚,不敢逞强。

    本来嘛,这治病救人就是要讲个实在,能治就治,治不了可不敢充大,人命关天,何况对方又是太子的妻舅,当今的战神恒王世子,他怎敢冒这么大的险?

    既然这小姑娘上赶着给治,他巴不得躲开这个烫手山芋呢。

    恒王妃听了老太医的话,脸上就犹豫起来。

    这个姑娘她算是厌烦透顶了,让她给自己儿子治伤,岂不得有“肌肤相亲”?

    男未婚女未嫁的,到时候若她赖上自家儿子怎么办?

    她正犹豫不决,林珏就抬头看向了罗锦心,淡褐色的眸子似染了一层碎金,流光溢彩。

    “姑娘既然能看出在下的伤势,想必能救治在下了?烦请姑娘轻施援手,救在下一命!”

    林珏也不顾身上有伤,竟然双手作揖,给罗锦心行了个大礼,吓得罗锦心忙蹲身还礼不跌。

    “小女不敢当,世子爷言重了。”

    既然林珏这般不避嫌,她也没什么可忸怩的了。

    虽然她不是什么医者,但前世里学会的东西能派上用场,她还是满心欢喜的。

    想了想,她落落大方地看向那位老太医,“小女毕竟是闺阁女子,不便医治世子爷的伤势。不如小女把法子告诉老先生,老先生动手罢了。”

    这话说得在理,任谁也挑不出理来。

    恒王妃先还怕罗锦心趁着给她儿子治伤的当口,想讹上自家儿子,由此好嫁入恒王府的,一听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

    林珏当即点头,“如此甚好,劳烦姑娘了。”

    话落,他又歪在了春凳上,脸色惨白,跟刮过的骨头似的。

    恒王妃心疼地直落泪,念叨着,“傻孩子,怎么受这么重的伤也不说一声,还天天这么熬着?早知道这样,母妃就不让你陪着出来了。还要早这么大的罪!”

    林珏闭着眼,粗粗地喘出一口气来,唇角扯了扯,算是笑了。

    既然恒王世子发话了,恒王妃自然没有话说,崔老太君也就不好再把罗锦心带走了。

    罗锦心当即就和老太医走到角落里交流了一番,然后自己就吩咐小丫头出去烧水拿东西预备着了。

    趁着众人忙乱之际,她走到林珏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冷声道,“世子爷,您这伤势有些日子了,表面上已经结痂,须得拿尖刀划开,挤出脓水来。这跟剔骨剜肉差不多,不知您还……”

    话音未落,就被林珏急速地打断,“只管治吧。”

    身上的痛,怎比得了心上的痛?

    林珏闭上了眼,满脑子都是昔日疆场上厮杀场景,那鲜活的生命,眼睁睁地在他面前陨落,触目惊心的鲜血喷在他脸上,模糊了双眼。尚未瞑目的头颅,骨碌碌滚在他脚下。

    那一刻,他宁肯死去的是自己,也不想让这么多鲜活的生命死在他跟前。

    罗锦心见他很是淡定从容,心里颇为惊讶。这些世家贵族的公子哥儿,哪个不是风流倜傥、只会吟几句酸诗艳词的?怕是连鸡都不敢杀吧?

    这个恒王世子倒是不大一样啊。

    想了想,她转身冲恒王妃说道,“请王妃给世子爷嘴里咬一块帕子!”

    恒王妃冷不防云暮雪会冷冷地命令她,当即有些不悦,不由冷声问出来。

    “怕世子爷撑不住会咬破了唇!”罗锦心不想多做解释,抬脚就去了屏风后头。

    恒王妃这才明白过来,一颗心又悬起来,泫然欲泣,“珏儿,我的儿,你怎么要遭这么多的罪!”

    崔老太君见状,只得上前劝慰了几句。

    恒王妃擦了把泪,找了条崭新的绣帕,就要给儿子咬着,却被林珏给拒绝了。

    她无法,只得转过屏风去找罗锦心,“姑娘,珏儿不咬怎么办?”

    罗锦心坐在一把楠木交椅上,也不看她,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那是他的唇,咬破了疼的也不是别人!”

    这话噎得恒王妃一个字都倒不出,只是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悻悻地又出去了。

    这话声音不小,自然传到了闭着眼睛的林珏耳里。他遽然睁开双眸,不可思议地瞪了屏风后头一眼。

    小丫头年纪不大,说话恁地难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