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十一章 家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崔老太君就是安府的老祖宗,一声吩咐谁敢不听?自有丫头在外头应着就去了。

    罗锦心虽然知道崔老太君被这事儿给气得不轻,可就是不松口,硬下心来等着。

    如今崔老太君还健在,就已经以她命硬嫁不出去为由要把她许给表哥安言,若有一日崔老太君不在了,她岂不还得沦落到前世的下场?

    与其那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如现在就早作谋划。爹娘生她一场不容易,爹娘不在了,她更不能就这样被人给谋害了性命去,让爹娘白生养她一场!

    崔老太君的心意是好的,可锦心不能接受这样的心意,她决定要为自己的命运搏一回!

    娘儿两个谁都不说话,一个坐一个站,等着二太太卢氏前来。

    不多时,卢氏就跟着丫头进来了,先向崔老太君行了礼,见锦心立在一边,惊讶地挑了挑眉,问道,“大姑娘怎么这个时辰也在?”

    锦心没有答话,崔老太君就把拐杖往地面上一顿,长叹一口气,泪流满面,“你别问这个孽障,还不是看在我有一口气在,想把我气死的?”

    这话说得很了,吓了卢氏一跳。她赶忙上前给崔老太君擦了擦泪,小声劝慰,“老太太,您是有年纪的人了,可千万不能气坏了身子。大姑娘有什么不对,说给媳妇,媳妇替您教她。”

    “哪里是她不对?分明是我这个老不死的对不住人家!”崔老太君这一打开话匣子,顿时就收不住了,跟自己的儿媳妇诉起苦来。

    “都说女大不中留啊,我白疼她一场了。这不,眼巴巴地求着我把她的家产要回了呢?”

    罗锦心虽不忍白发如银的外祖母在她面前哭天抢地,可一想起前世那般凄凉的结局,她就愤懑不已。

    外祖母自己以为她那是好心,可有问过她愿不愿意?

    重生后的她,宁肯出家做姑子,也不会嫁给表哥,她老人家的好心,只会害死她!

    这样的好心,不要也罢。

    卢氏显然是被崔老太君这话给惊呆了,愣了半日,方才起身冷冷地看向罗锦心,“大姑娘是不是觉着舅母给你打理着家产不放心?”

    若是在前世,锦心肯定会红着脸跟卢氏赔不是,说自己绝没有不放心的意思。

    只是今生,她的心已经不会再那么软了。

    她听了卢氏的话不由翘唇讥笑,卢氏这个人,一如往日那般贪财,其实安家早就入不敷出了,安家从舅舅这一辈起,过的都是祖荫的日子,几个表哥表弟都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偌大的家族,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

    有了罗家家产贴补着,日子才能过得这样风光。何况,卢氏还要为自己的女儿安清攒嫁妆,自然不舍得轻易把家产吐出来的。

    只是这一次,锦心拿不到家产是不会罢休的。

    凭什么霸占着她的家产,一府的吃穿嚼用花的都是她的银子,还要在背后嚼说她吃这府上喝这府上的?要不是卢氏有这话,表哥怎么会张口就来?

    打量她是个傻子好哄吗?

    冷笑一声,就在卢氏以为锦心会来不及否认自己的话的时候,锦心却淡淡地开口了,“舅母说的是,罗家的家产,还是甥女儿自己打理着放心些。”

    卢氏完全没有想到锦心会这样说,当即就傻了,愣怔了好一会儿,方才强笑道,“甥女儿说笑了吧?你一个姑娘家,哪里懂得管家理财的事儿?放舅母这儿,有什么不放心的,左右你都是我们安家的人,这家产早晚还不得回到你手里?”

    又是这句话!

    如今锦心最讨厌听的就是自己是安家的人。

    她立即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舅母活了这么大,说话怎么这么糊涂?我什么时候成了安家的人了?我娘是安家的女儿没错,可我是真真正正的罗家人,从来都不姓安!”

    一席话,呛得卢氏脸色煞白,崔老太君老泪纵横。

    “忤逆不孝啊,呜呜,我那好女儿怎么养出这么不懂事的孩子?”崔老太君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啊,捶胸顿足的,就差撞墙上吊了。

    锦心知道她一把年纪的人,确实不能气着,可越是这个节骨眼儿上,她越不能妥协,不然,日后卢氏蹬鼻子上脸地欺负她,她找谁给她做主去?

    前世自己被卢氏设了局和人有染,也不见崔老太君为自己出来正名,不指望自己,能指望哪一个?

    卢氏见崔老太君伤心痛苦,赶紧就跪在了老太君面前,倘眼抹泪,火上浇油,“老太太,媳妇在府上熬了这么多年,出了多少力,到头来,还被甥女儿信不着,我,我真是没脸见人了,不如死了算了。”

    卢氏给崔老太君磕了一个头,爬起来就往炕沿上撞。

    锦心在一边看着这出闹剧,只觉得好笑不已。卢氏寻死觅活地吓唬谁啊?要真的是那种心地正直的人,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还不赶紧把家产交给她就行了,做什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无非就是不想把吞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呗。

    这副嘴脸,当真让人恶心!

    见卢氏撞头,老太太身边的几个丫头赶紧上前拉着,纷纷劝慰着。

    又有人去戳锦心,“大姑娘赶紧给二太太赔个不是,敢怕就好了。”

    锦心才不会去赔呢,又不是她让她撞头的。

    她只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卢氏上蹿下跳地闹腾,听着崔老太君儿一声肉一声地哭着自己的娘,锦心的眼眶也湿润了。

    良久,卢氏一个人闹着也累了,没意思了,才披头散发地瘫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干嚎,“老太太,您可要给媳妇做主啊?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自家亲小姑的孩子住在这儿,我这个舅母吞了她的家产,这样的话只要有一丝风声传出去,岂不是要了媳妇的命了?”

    崔老太君估计也是哭够了,看着自己的媳妇悲怆欲绝的,不由得把那双红肿的老眼射向罗锦心,“看看你做的好事儿,你舅母哪点儿对不住你,你要这般作践她?将来你还要跟着你舅母过活,还不赶紧给她赔个不是?”

    这意思,依然是要把她许给表哥安言了?

    锦心不由苦笑,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字一句十分清晰有力地从那两片粉嫩的唇瓣里吐出来,“外祖母,孙女儿是罗家的女儿,婚姻大事有罗家的人做主,不敢劳外祖母费心!”

    其实锦心对崔老太君还是很有感情的,只是方才她说自己命硬嫁不出去那番话,还是伤了她的心。

    在她眼里,她就是个没有人要的孤女,她出面才能让舅母卢氏勉强接受她嫁给表哥,对于锦心来说,这可是天大的恩情。

    如今锦心不仅不承恩,反而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罗家的人,甚至连亲事都不让她这个老太婆过问,崔老太君自是气得要命。

    “好,好,真好!既然你是罗家的人,那我们安家养不起你这尊大神!卢氏,把家产交给她,从此,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这意思就是恩断义绝,没有瓜葛了?

    锦心的心剧烈地抽痛了一下,抬起翦水秋瞳看着崔老太君,讷讷地喊着,“外祖母……”

    她多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多么不想和崔老太君闹翻脸,可是想起前世自己死得不明不白,咬咬牙还是把心软的话硬生生咽下去了。

    “老太太,使不得啊,姑娘才多大,这家产要是交给她,岂不是打了水漂了?”

    卢氏一听老太太发话,顿时急了,极力劝阻着。

    “给她,爱怎样就怎样,只要打发她满意!”崔老太君显然气极了,压根儿也没有注意到卢氏那惊慌失措的表情。

    锦心倒是看清了,知道这家产怕是不会那么顺利到手,心又跟着提了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