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十三章 路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路上,安清气得都没和罗锦心说上一句话,而锦心一直假寐,晃悠悠了一个时辰,方才到城外的大觉寺。

    大觉寺乃是千年古刹,坐落在城外的翠微山上,历经战火,经久不衰。

    安府的车马在山腰处停下来,女眷们都下了车,爬上九十九级石阶就到了。

    正是山花烂漫的季节,甫一下车,锦心就被眼前山坡上的姹紫嫣红给吸引住了。

    春日的和风徐徐吹来,花草的清香扑鼻而来,蝶舞蜂忙,百花争艳,山上的景色美不胜收,让人一见就心旷神怡。

    锦心深深地呼吸着,为这无边的春色陶醉了。

    四月八乃是浴佛日,来的人家自是不少。安家算是到的早的了,才在石阶下站了不到一刻,山脚下就来了好多人马。

    不过锦心只留心春景,并没有看清到底是哪一家。倒是安清,目不转睛地看着,和几个庶妹不时地嘀咕着。

    忽然,就听安家的一个庶女惊喜万分地喊着,“姐姐,快看,那不是恒王世子吗?”

    锦心转过头看时,正是二舅舅的侍妾宋姨娘所出的庶女——安沄。此时她一张小脸绯红,两只白嫩的小手不停地绞着衣角,一副小女儿姿态。

    安清也正直勾勾地看着从山下上来的林珏,他骑在一匹雪白得不掺一根杂毛的坐骑上,墨发高束,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英气勃勃,御风而行。

    山间的春风吹起他雪白的轻绸披风,越发平添了几分飒爽。

    安清不由面红心跳起来,斜睨了安沄一眼,一见她那副一脸娇羞的样子,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忙低斥,“你好歹也是安家的女儿,做什么大惊小怪?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倒美!”

    这话锦心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好笑:不过是一百步笑八十步罢了,谁又比谁的心思少一点儿?

    安沄被嫡姐训斥地面红耳赤,却不敢反驳,只得低垂着头,装出一副温顺的样子,只那双敛下的眸子里,透出怨恨的目光。

    林珏上得山来,在石阶下下了马,就看到站在人丛中的罗锦心。

    罗锦心正巧也看过来,两人四目相对,锦心大方地笑着点了下头。

    林珏的眸子深邃如古井,看不出情绪来。

    锦心打过招呼之后,就转过头去看山景了,哪里知道背后的林珏,目光在她身上胶着了一会儿,方才转过脸去,从车上扶着恒王妃下来。

    崔老太君领着家里的女眷上前参拜了恒王妃和林珏,两家人一同上了石阶,进了寺门。早有知客僧人把众人迎到了后面的禅房歇息去了。

    崔老太君上了年纪的人,越发信这些佛事,带着卢氏和恒王妃几个去听高僧谈经论道去了,锦心则和几个姐妹留在禅房里说笑。

    玩耍了一会儿,安清推说自己有些闷,就带着丫头出去走走了。

    安沄和王姨娘所出的庶妹安湘说要出去看看景色,带着丫头也出去了。

    屋内剩了锦心和大丫头紫芝主仆。

    锦心歪在床上小憩,紫芝倚在窗边冷哼了一声,“一个个都出去,还不知道有什么心思呢。”

    锦心“噗嗤”笑出声来,睁眼问她,“你且说说她们有什么心思?”

    紫芝神秘兮兮地跑到她面前,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乱转着,眉飞色舞,“姑娘你是不知道,方才那几个姑娘见了林世子,脸红得跟猪肝似的,这会子又装正经人说要出去,八成出去想和林世子来个‘偶遇’的。”

    锦心没想到连丫头紫芝也看出来了,可见安清姐妹几个有多明显。

    只是这样的话毕竟不能乱说,她不由得沉了脸呵斥紫芝,“就你这蹄子能耐,瞎嚼舌头。再胡说八道,看我不回禀了老太太把你撵出去!”

    紫芝吓得吐了吐舌头,扶着锦心的腿哀求,“好姑娘,我再也不敢了。”

    锦心也就不跟她计较了,歪了一会子,索性起来道,“外头的山景甚好,咱们也出去转转去。”

    安清几个出去是想碰到林珏的,她可是纯粹想看看山色。

    于是主仆二人出了禅房,沿一条碎石子小路慢慢走着。

    一路上,桃红柳绿,莺飞草长,的确美妙。

    锦心信步走着,慢慢地欣赏着这山寺里的美景,不知不觉就转到了后山。

    这里,林深草茂,万籁俱寂。

    紫芝有些害怕,忙扯了扯锦心的衣角,“姑娘,咱们回去吧,走得太远了。”

    锦心也觉得有些荒僻,答应着就转过了身子。

    这时,却忽听林中似有男人的说话声,吓了主仆两个一跳。

    锦心止住正慌乱不知所措的紫芝,两个人闪在一边的草丛里,慢慢地探头往林子里看去。

    就见林中不远处,一个雪白颀长的身影,正站在一座孤坟前,低声喃喃。

    隔得有些远,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紫芝眼尖,不由小声惊叫,“呀,那不是林世子吗?”

    锦心细看时,那身衣裳确实是林珏上山时穿的,看那身量,倒也相符。

    她放下心来,悄悄地站起身,吩咐紫芝,“我们走吧,别惊扰了人家!”

    两个人转身就走,却不防下得有些急,紫芝一下子就崴了脚,“哎呀”痛叫了一声。

    这声音惊动了林中人,很快,林珏带着两个小厮就从里头走出来。

    见是锦心主仆,他一直紧蹙的眉头松开了,问道,“你们怎么上这儿了?”

    锦心见紫芝疼得额头上都是汗,只好先扶她坐在一边的山石上,生怕林珏误会了什么,忙解释,“光顾着贪看景色了,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处,惊扰了世子,还望见谅!”

    林珏眼角挑了挑,淡然道,“没什么,这也不是恒王府的地儿,谁都能上来。”

    顿了顿,又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们两个毕竟都是女流之辈,这样冷僻的地方还是不要来了。”

    “嗯。”锦心答应了一声,蹲身去查看紫芝的伤处,就见她脚腕子已经肿得发紫了。

    她有些犯愁,这个地方离禅房还得一里多路,她一个闺阁女子,怎么才能把紫芝弄回去?

    紫芝见锦心拧着两条秀眉,不由安慰她,“姑娘,您先回去吧,叫两个丫头上来把我扶下去就好!”

    “那怎么成?这地儿荒凉无人,我怎么能撇下你一个?”

    锦心揉了揉那发面馒头一样的脚腕,趁紫芝还念叨着,手上一用力,“咔吧”一声脆响,就把紫芝的骨头复位了。

    紫芝疼得“啊呀”大叫出来,再伸脚时,就好了。

    “姑娘,你可真行哈!”她忍着一头的冷汗,由衷地夸赞着锦心。

    锦心抿着嘴儿笑了,四月的春阳,打在她柔美的脸上,如同一朵山茶花。

    她笑着,浑然不觉一边有道目光投在自己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