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二十八章 架桥拨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锦心只得日日忙碌着,顾不得身子刚好,为这些患了痘疹的孩子治病。

    卢氏却很是不高兴,三番五次到崔老太君那里下舌,“老太太,不是媳妇不厚道,这大姑娘毕竟年岁大了,就这么日日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外人在一处,怎生是好啊?我们府上几个姑娘都到了说亲的年岁,她这个样子,人家哪敢上门给我们家的几个姑娘提亲?”

    崔老太君虽然这两天因为蓝哥儿的事儿,对锦心的误解缓和了些,但被卢氏这么一挑,又觉得心里有疙瘩了。

    自己这个外孙女儿虽然学了点儿医术,但这么大张旗鼓地给人治病,他们安家还真的有些惊心动魄的。

    闺阁中的女子,哪有整日里抛头露面的?就算是那些患了痘疹的小儿家里人找来,也不能就答应了。

    闺阁女子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做女红练练针线的。

    偏卢氏又架桥拨火,日日在崔老太君耳根子上吹风,“老太太,蓝哥儿的病能好,也是大姑娘瞎猫碰着了死耗子——赶巧了。大姑娘在家里时,也没听说她学过医术。到我们家才不过半年多,怎么就会了?”

    崔老太君虽然心疼外孙女儿,但她更看重安家。锦心乖顺还好,这府里还能容得下她。如今锦心如此大逆不道,崔老太君对她已经深深地失望了。

    被卢氏吹了几日风,崔老太君就很不耐烦了。

    加上卢氏又说了一番话,崔老太君更是深深地信服了。

    卢氏说了,宫里太医院的那些太医,哪个不是祖传下来的?个个都胡子花白了,才能在医学上有些造诣。像大姑娘这样的,能有多大,就敢给那些孩子治病?万一治不好,人家不得打上安家的门来?

    几次三番,崔老太君终是坐不住了。

    不说这个外孙女儿整天抛头露面不成体统,单说来的这些人,不乏一些世家大族、官僚勋贵,万一锦心把人家的孩子给治死了,安家可就倒霉了。

    第四天上,一大早,锦心就起来了,收拾齐整,她就打算到大门口的倒坐房里等着,好给那些孩子诊断。

    谁知刚出门,就见榴花急匆匆来到了锦罗阁。

    两个人正好走了个对面,锦心忙问,“可是外祖母让你来找我?”

    榴花行了礼,点头,“老太太正在上房里等着姑娘呢。”

    锦心跟着她来到了崔老太君的院子,进了正屋,给坐在临窗大炕上的崔老太君行了礼。

    崔老太君就拍了拍身边的炕沿,“锦丫头,坐这儿来。”

    锦心不知崔老太君何意,顺从地坐了过去。

    崔老太君一把把她揽在怀里,眼泪就滚落下来,“锦丫头,你娘没了,你就是外祖母的心头肉。只是外祖母这些日子越发看不透你了,你自打病了一场,醒来后就像换了个人,闺阁女子的规矩礼仪你一样不学,偏要出头露面,逞能要强地给人治病。万一治出个好歹来,安家可不是被人看了大笑话了?”

    锦心一听这话,就知道崔老太君是不想她再给人治病的了。

    一想起那些鲜活的孩儿将要因为痘疹而死去,她的心就跟刀割一样钝疼。

    思量再三,她还是冒了忤逆崔老太君的风险道出了心声,“外祖母,您是不是怀疑孙女儿的医术不精?孙女儿能治得好蓝哥儿,自然也能治得好那些孩儿。外祖母不必担心别人会对安家如何,他们的孩儿被孙女儿给治好了,也只有感激安家的份儿。”

    见她依然“执迷不悟”,崔老太君也实在是没辙了,她叹了一口气,一双浑浊的眼睛里满是疲惫。

    “你不知道,我们大户人家的小姐怎能抛头露面去做这些营生?你这样折腾,毁了自己不说,连带着你舅舅家的几个姐妹,也说不着好亲了。”

    锦心听话听音,知道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原来自己给人治病,给安家蒙羞了,让安家的女儿找不到好亲事了。

    锦心暗暗好笑,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个本事!

    既然外祖母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她也不能一意孤行,总得体谅下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家。

    她懂事地握着崔老太君满是褶子的手,温声道,“外祖母不喜孙女儿做这些,孙女儿不做就是。只是今儿来的这些孩儿,容孙女儿给他们治了可好?”

    门上人来报,外头的大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若是锦心不去,这些爱子如命的人家,还指不定怎么说安家呢?

    崔老太君只好答应了。

    锦心带着雪翎出了正院,来到了大门口的倒坐房里,开始给前来的那些小儿诊治起来。

    又忙乱了一日,连饭都是紫芝从大厨房里拿来的,锦心只是匆匆地扒拉两口就打发过去。

    因为怕日后没有机会出来,锦心今儿一直坐到了天黑,足足诊断了四五十个小儿。

    那些人家对她千恩万谢的,又要给她诊费,都让锦心一一谢绝了。

    她不过是看几眼,诊诊脉,开个方子罢了。又不从她这儿买药材,她自然不需要银子。

    当天那些人临走时,锦心已经嘱咐了他们,从明日起就不要来了。众人不解,嘴里喊着她“活菩萨”,纷纷追问缘由。

    锦心但笑不语,只说自己是个闺阁女子不宜抛头露面。

    这些人也就罢了,等到了天黑,治完了最后一个小儿,锦心已是疲倦不已。

    命紫芝打来一盆热水泡着脚,她一边倚在床头上翻书。

    因为乏急了,泡完脚她倒头就睡。

    第二日,除了给崔老太君请安,她哪儿都没去,只在锦罗阁里待着,看看书,捣鼓点儿药,倒也滋润。

    只是到了晌午,外头大门处就已经被车马给堵上了。

    卢氏带着安清想到外头绸缎铺子去看看,都没出得去。

    她气得回头就往崔老太君院子里来,见了崔老太君就哭丧着脸指责锦心,“老太太,我们家如今被甥女儿给搅合得不成样子了。您老成日不出门,不知道外头什么样子。媳妇今儿连门都出不去了,这可怎么办?”

    崔老太君吓了一大跳,这个儿媳妇素来精明能干,鲜少在她跟前抱怨这些琐事,这是怎么了?

    她忙问卢氏,“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还和锦丫头有关?”

    “可不是!”卢氏双手接过榴花捧过来的茶盏,亲自给崔老太君奉上,细细地说起来,“外头车水马龙,鱼龙混杂的,家家都带着患了病的孩儿挤在大门口,等着大姑娘出去呢。蓝哥儿才刚好,万一再染上病,岂不麻烦?”

    一提起蓝哥儿,崔老太君不能不留心。

    她不由叹息一声,满是褶子的手在茶几上重重一捶,“作孽啊,她要败了这个家吗?”

    卢氏垂下的眼皮里,闪过一抹得意的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