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二十九章 相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卢氏是个精明的,她也不附和着崔老太君的话,只是提议,“上次老太太说给大姑娘留意亲事,媳妇倒是冷眼看了两家,不知老太太意下如何?”

    这个时候,卢氏巴不得把锦心给嫁出去。不然留在府上,崔老太君还惦记着给她儿子做媳妇呢。到时候,只要崔老太君不死,言儿的正室就非锦心莫属。

    她怎能接受安敏和罗佑天的女儿做儿媳?

    趁着崔老太君发火,她提出亲事来,崔老太君最容易接受。

    果然,崔老太君坐直了身子,一脸肃容说道,“锦丫头是个不省心的,上次还说她的亲事由罗家做主。罗家的人都快死绝了,我这个外祖母不给她掌掌眼,她哪能嫁得出去?”

    叹息一声,她又盯着卢氏问,“瞅的是哪两家?人家不在乎锦丫头命硬?”

    卢氏见崔老太君上心,忙笑回,“老太太不知,这两户人家可不比那些轻狂人家,是正经的读书人家,配大姑娘,一点儿都不差。”

    “本来我想着把锦丫头给言儿的,只是这丫头性子越发乖张,我倒是觉得她配不上言儿了。”

    崔老太君这话,无疑六月天里给卢氏喝了一杯冰水,从头爽到脚。没想到崔老太君终于松了口,不再把那小贱人硬塞给她儿子了。

    她忙殷勤地恭维了崔老太君一句,“老太太明鉴,大姑娘心思不在我们府上,留也是留不住的。”

    得了好还卖乖的卢氏,时刻不忘在崔老太君跟前给罗锦心上眼药。

    “不过锦丫头怎么说也是才貌双全,可不能委屈了她。”到底是嫡亲的外祖母,崔老太君还是不忍心稀里糊涂就把锦心给嫁出去的。

    卢氏忙笑道,“老太太,这您就不用担心了,媳妇的眼光难道您还不知道?”

    她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头细细说来,“这两户人家都是极好的,一户就是顺天府尹的妻舅,前年死了老婆,想再续一房的,大姑娘嫁过去,咱们家就和顺天府成了亲戚了。”

    见崔老太君略略点头,卢氏松了口气,忙一口气说下去,“另一户人家,孩子是个独子,家里有良田千顷,奴婢成群,只是……”

    她说到这儿,停顿了下,瞅了崔老太君一眼。

    崔老太君忙问,“只是什么?”

    “只是那孩子身子弱了些,论年岁,比顺天府尹的妻舅要小些,和大姑娘也相当。”

    “嗯,身子弱些也不打紧,年纪轻轻的,只要知道读书上进就好。”

    见崔老太君没有驳回,卢氏大喜,忙问,“那……老太太挑个日子,人家好让媒人来相看?”

    崔老太君眼皮耷拉着,似乎在盘算什么,半天才道,“能和顺天府尹做亲家,对言儿和蓝哥儿将来都大有裨益,我看,择日不如撞日,锦丫头在家也是瞎折腾,不如趁早让人来相看了吧?”

    “成,那媳妇这就让人捎话,想来顺天府尹家不多会儿就会来人。”

    卢氏干脆利索地告退出去,就去吩咐婆子前去传话了。

    过了晌午,顺天府尹的夫人就派了人过来,是两个四十多岁的婆子,带了四色礼品来到了崔老太君的上房。

    崔老太君一见这两个婆子穿戴不同于一般的仆婢,知道在顺天府尹夫人面前是有些头脸的,自然不敢慢待,忙让榴花上香茗,摆点心。

    两个仆妇也是见过世面的,笑容得体地站起来,“老太太快别忙了,我们来就是想见见大姑娘,好等着回我们太太的话呢。”

    崔老太君一见人家仆妇都这么干脆利落,心里感慨了一番,忙让丫头去锦罗阁叫锦心过来,还特意叮嘱了丫头一番,让锦心好好梳洗了再来。

    正在锦罗阁看医书的锦心,听见丫头传话,忙站起身来听了。只是她很是迷惑,为何外祖母特特地要交待让她好好梳洗呢?莫非前头来了贵客?

    她忙问传话的丫头,丫头也不知道那两个仆妇的身份。锦心只得细细地梳洗了,让紫芝给她梳了一个双丫髻,簪了两朵白色的珠花,穿了件折枝梅花的月白湖绸褙子。

    因爹娘去世未满三年,所以她配了一条白色的挑线裙子。

    打扮好,紫芝对着镜子夸赞道,“姑娘这副模样,就是不涂脂抹粉的,也把其他人给比下去了。”

    锦心白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带着雪翎自去了。

    到了崔老太君的上房,榴花已经站在门外等着她了。一见她到来,榴花忙挑了轻绸软帘,笑道,“罗姑娘来了?”

    锦心冲她点头笑笑,进了屋。

    崔老太君就坐在明间的雕花乌木太师椅上,下首坐着两个面生的仆妇。

    锦心也不认识,只是笑笑,朝崔老太君行了礼。

    崔老太君就指着这两个仆妇介绍着,“这是顺天府尹家里的,今儿过来说几句闲话。”

    又对两个仆妇笑道,“这就是老身的外孙女儿,小门小户的,没的让你们笑话!”

    两个仆妇一听,忙起身就拉着锦心的手细细打量着,一个脸面容长的仆妇嘴里笑嘻嘻道,“姑娘真是好模样,整个京城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锦心被她夸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由低下了头。

    崔老太君呵呵地笑着,谦逊道,“快别折煞她了,哪敢和别的姑娘比?”

    另一个仆妇细细地捏了捏她的手,笑道,“姑娘这双手细巧灵长,想来是个手巧的,不知道姑娘可有现成的帕子什么的,也让我们开开眼。”

    锦心一听这个,很是奇怪,好端端的,哪有见面就跟人要帕子的?

    她就算帕子用不了,也不能给这些不相识的人啊?

    她抬头看向崔老太君,实在是弄不明白这两个仆妇什么意思,指望着外祖母给打打圆场,毕竟女孩儿家的东西是不能随意外传的。

    可让她意料不到的是,崔老太君竟然笑着点头,“锦丫头,就把你手里拿的这一条给这两位妈妈看看吧。”

    吩咐完锦心,崔老太君又对那两个仆妇笑道,“我这外孙女儿从小没了娘,针线活儿马马虎虎,别让你们见笑才好!”

    两个婆子忙笑着恭维,“瞧老太太说的,你们这样人家,还指着姑娘做针线不成?不过是应个景儿,到时候不让公婆挑个刺儿罢了。”

    “正是这个理儿。”崔老太君含笑点头,又催着锦心,“怎的这么磨蹭?”

    锦心无奈,只得把手里拿的那条雪白杭绸帕子给了那两个仆妇。

    帕子上头只绣了一朵清新妍丽的红梅,虽然简洁,但很是传神。

    两个仆妇看了忙交口称赞,“没想到大姑娘的活计这般鲜亮,我们太太看了一定喜欢。”

    说完,就把那条帕子塞进了袖内。

    锦心很是纳闷:这帕子又关她们太太什么事儿?自己和顺天府尹夫人可是一点儿都不相熟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