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三十章 踏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送走了那两个顺天府尹家的仆妇,崔老太君也没有多说,就打发锦心回去了。

    锦心一路纳闷地回了锦罗阁,紫芝见她闷闷不乐,忙给她打了水洗了手脸,才小心翼翼地问,“可是老太太那儿出了什么事儿?怎么瞧着姑娘脸色不大好?”

    锦心素来有事也不瞒着紫芝,当即就把在崔老太君屋里所见的人一五一十地跟紫芝说了。末了,又问紫芝,“你说说,老太太巴巴地把我叫过去,就是为了见两个顺天府尹家的仆妇?”

    紫芝是个心思缜密的,听了这些,不由蹙眉,“姑娘身份尊贵,就算是住在外祖家,也不是随便一个外来的仆妇想见就见的。如今老太太特特地叫了姑娘去,奴婢觉着定是不简单。”

    锦心也点头,寻思了一番,方咬着唇道,“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有了数了,看样子外祖母要给我说亲了。”

    “说亲?”紫芝惊叫起来,“老太太不是想把姑娘……”

    “给了大爷”的话她咽了下去,抬眸小心地打量了下紫芝的面色,见她无常,方才放心。

    锦心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她重生一回,绝不会再走以前的老路,她对安言什么态度,这个丫头早就心知肚明,方才也不过是一时口误罢了。

    她了然地笑笑,“你在我跟前也不必遮遮掩掩的,老太太就算是想把我给了大爷,也得看二舅母答应不答应。这个家明面儿上老太太做主,其实还是二舅母当家。老太太年纪大了,想来也看得明白,她在一日还能保我一日平安。若是不在了,我的日子就难过了。如今想在外头给我说亲,也不枉老太太费力一场!”

    说实在的,崔老太君不把她许给安言,锦心倒是放心了。

    紫芝瞪大了眼,一动不动地听着,见锦心说得透彻,不由红了眼圈,“姑娘倒是看得明白,只是这外头能寻着什么好的?老太太年纪大了,还不是二太太掌眼?到时候随便给姑娘定一门亲,姑娘这辈子可不就完了?”

    这个丫头打小儿就跟着锦心,一路从姑苏来到了京城,和锦心虽是主仆,私下里跟姐妹也没啥差别。

    锦心无父无母,如今住在外祖家,如同落入虎狼之窝,她岂能不为她忧心?

    “我们当奴做婢的倒没什么,可就苦了姑娘了。”紫芝一边说着一边抹泪,引得在一边傻听的雪翎也跟着呜咽起来。

    锦心见自己两个丫头都鼻头红红眼泪汪汪地,不由“扑哧”一声笑出来。

    “姑娘,这个时候您还能笑得出来?”紫芝擦了擦眼角,撅着嘴埋怨锦心。

    “不笑还能跟你们一起哭吗?”锦心笑着白了这两个人一眼,又安慰她们,“放心,我又不是泥做的人,由着她们搓扁捏圆。我不是安家的女儿,她们想随便给我安插一门亲事就能做得到吗?大不了,我带你们几个搬出安家,行医治病也是一辈子!”

    见锦心这么有主意,紫芝心才稍安,可是一个姑娘家,到底不比男子。无根浮萍一般,没了家族的依仗,怎能像男子那样顶天立地?

    姑娘家,将来还是要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的。姑娘就算是有满身的医术,将来也是步步维艰呐。

    紫芝到底年长两岁,想得长远。虽然陪着锦心笑着,可到底还是悬着一颗心。

    倒是雪翎,年纪小,不谙世事,听锦心这么说,不由就拍手跳起来,“好啊,姑娘到时候外出行医就带上奴婢,奴婢就当个药童正好!”

    “你个死蹄子,越说越上瘾了,还不赶紧给姑娘倒茶去!”紫芝笑骂了雪翎几句,把她给赶出去了。

    天色已晚,她服侍锦心吃了点儿清粥小菜,又陪锦心说了会子话,主仆两个方才安歇。

    第二日一早起来,卢氏就叫婆子来传话,说是要带她们姐妹几个到外头踏青去。

    快端午了,天儿不冷不热的,京中不少女子相约了都出去游玩、踏青,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只是今年因为事儿多,卢氏到现在才抽出空来。

    前世因为和安清、安言相交甚厚,锦心虽然身子弱,每年也都跟着去。

    只是重生后,她忽然没了兴致,面对着一张张精致的虚假面容,她实在是没心情去应付。

    她拒绝了卢氏派来的婆子,“今儿身子不适,不能去了。”

    婆子回去没多久,安清亲自来了。

    自打四月八浴佛日,安清对锦心冷嘲热讽过之后,姐妹两个见了面,安清都是横眉竖目的。

    今儿一早,安清却满天欢喜地进了锦罗阁,一进门,就高声笑喊,“妹妹,你不会是偷懒吧?今儿天气这么好,咱们姐妹正好一起出去走走!”

    人未到声已先到。

    安清不等紫芝通报,径自挑了帘子进了锦心的香闺。

    锦心正坐在桌边品茗,见安清进来,不过是眼皮儿一抬,瞥了她一眼。

    今儿安清穿一件湖蓝百蝶穿花褙子,一条烟紫百褶裙,梳着时新的发髻,簪了两朵带着露珠的牡丹。

    单看安清这身装扮,艳丽脱俗,品味不凡。

    其实安清的长相也算是上品了,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葱管般挺直的鼻梁,不大的嘴,在京中的闺秀中,把安清拎出来,也是数得着的了。

    只是安清那双眸子过于灵活,总是闪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光。那两片唇也薄了些,像她的母亲一样,透着一股尖刻。

    锦心瞥了安清一眼,淡淡问道,“姐姐今儿兴致怎么这般高?我身子不适,就不去了。”

    安清得了卢氏的嘱咐,哪里肯放过锦心?

    她上前搀着锦心的胳膊就往外拖,“哎呀,好妹妹,这么好的天儿,你舍得在屋里发霉?你哪里不适,不就是这两日老太太不放你到外头给人治病吗?今儿出去走走,也好趁了你的愿!”

    锦心闹不清她死拖活拽非要把自己拉出去到底有何居心,不过她也不耐烦跟她拉扯,见安清还死死地捉着自己的胳膊,就松了口,“姐姐放手吧,容我去换件衣裳。”

    安清一听她答应了,顿时喜上眉梢,就松了手,坐在那儿立等锦心换了衣裳。

    本来想穿件月白的褙子出去的,不过见安清穿了湖蓝的,锦心就挑了件奶白的,配了条银灰的挑线裙子,清清爽爽地梳了个双丫髻,连珠花都没带,就带了雪翎跟着安清出去了。

    临出门前,脚腕不大利索的紫芝追了出去,拉着她的手不放心地瞄了眼前头的安清,“姑娘,她们会不会……?”

    锦心忙对她使眼色,又拍了拍自己的袖子,紫芝才松了口气,眼巴巴地看着锦心远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