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三十四章 好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了这边厢吩咐两个粗壮的道婆撞门,那边,安沄和安湘两个庶女已是携手过来。

    对卢氏行了礼之后,安沄胆子大些,好奇地看着锦心门前围着的这些人,问道,“罗表姐还没起?别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吧?”

    卢氏正盼着锦心出个什么事儿呢,闻听忙挤出一抹慈爱的笑容来,“可不是,我这不正求了不了师傅把门撞开嘛。”

    安沄和安湘两个面面相觑了下,都从各自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两个人假惺惺地捏着帕子,劝慰着卢氏,“母亲别急,这庵里不会发生什么的。”

    正说着,先前跑去叫安清的婆子忽然急匆匆地走过来,有些气喘吁吁,趴在卢氏耳边嘀咕了两声,卢氏面色忽然变了。

    瞪了那婆子一眼,卢氏面色阴晴不定地转身走开了,安沄和安湘两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跟了上去,却被卢氏回头一个冷眼给喝止住了,“你们两个在这儿等着……”

    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子尖锐来,隐隐有金属的颤声,听在两个庶女耳朵里,都堪堪地住了步子,不敢再跟着了。

    待看不见卢氏的身影,安沄才轻蔑地嗤了声,朝安湘眨了眨眼,“你信不信,恐怕是大姐姐那边有什么事儿了?”

    两个庶女平日里虽然极尽所能地巴结卢氏和安清,但卢氏从未正眼看过两个人,不过是明面儿上的母女罢了,谁又不知道谁的心?

    安湘虽然比安沄小了一岁,到底也十三了,两个都是庶女,那些内宅里的心眼子都不少,听了安沄的话,不由嗤笑,“不管大姐姐那边出了什么事儿,母亲都不想咱们知道!”

    安沄走上前拉起她的胳膊,“不想让咱们知道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事关大姐姐,我们怎能不关心关心?”

    两个庶女心意相通,一拍即合,眸子里都闪着猎奇的光芒,跟上卢氏远去的步伐,朝安清屋里去了。

    这边,不了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本来卢氏交待她做的事儿,她已经做了。如今只要撞开门,让别人都看见里面就好,谁知卢氏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走了。

    这到底撞还是不撞啊?

    正犹豫着,面前的雕花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雪翎从里头走出来,揉着惺忪的睡眼,一看到门口这么多人,“啊”地叫了一声,很是惊讶的样子,“你们……你们怎么都聚在这儿,出什么事儿了?”

    不了甚是尴尬地笑了笑,心虚地打了个稽首,“……是二太太来叫罗姑娘,叫了好几遍都没开门,怕出什么事儿,就叫了贫尼想把门给撞开……”

    “这样啊,”雪翎心知肚明,却装模作样露出一副感激的样子,“二太太对我们姑娘真是关心。只是方才我和姑娘都睡熟了,没听见动静呢。”

    话落,锦心也走了出来,看着门口的人,先是惊讶了一下。不了只好又把方才的话给解释了一番。

    锦心暗笑,却明知故问,“怎么不见二舅母?”

    不了忙道,“才刚在这儿,这会子不知去哪儿了?”

    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刚刚还说嘴,说卢氏关心罗锦心,这会子连卢氏的影子都不见,也不知道罗姑娘心里会怎么想。

    不过拿人家的手软,她只能维护着卢氏,“想来太太又去叫大姑娘了……”

    锦心故作不知,闻言笑道,“那我们也过去吧,也省的二舅母跑来跑去的。”

    笑话,叫她们起床还需要卢氏亲自出马?随便打发个丫头就行了,这不是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不了也不知道那边出了什么事儿,见锦心带着雪翎走了,她也不敢拦,只好带着一群尼姑匆匆忙忙地跟上来。

    将到安清的屋子,锦心却慢下了脚步,细细地听着动静。

    前面一片寂静,也不知道卢氏发现了什么没有。

    她示意雪翎放轻脚步,主仆两个悄悄地靠了过去。

    还未到安清的门口,就见有两个婆子守在那儿。见锦心来了,两个婆子皮笑肉不笑地上前见礼,笑道,“表姑娘来了?我们大姑娘还在睡着呢,二太太已经去叫了……”

    脸上笑着,身子却不动,拦着不让锦心过去。

    这时,从那婆子背面的树荫处,忽然转出安沄和安湘两人来,这两人想来是从另一边过来的,这会子乍然从婆子背后钻出来,倒吓了这两个婆子一跳。

    “二姑娘三姑娘,你们怎么也来了?”两个婆子脸色有些不自然,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安沄和安湘更怀疑安清的屋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两个人也不理会婆子的嘴脸,只管笑嘻嘻地和锦心打招呼,“罗表姐也来了?”

    锦心自然晓得这两个表妹心里的鬼,抿着嘴淡淡地笑了笑,“嗯,来等着表姐起来。”

    她们几个在外头说话,里头的卢氏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

    只是她此时压根儿已经顾不上了,急得满头大汗。自己女儿睡得人事不知,旁边还躺着那个原本该躺在罗锦心身边的猥琐肥硕的男人。

    两个人都是裸裎相对,这副样子,要是让外头那三姐妹看见了,安清这辈子的名声不就完了?

    她顾不得多想,忙喝命安清的丫头银花,“还不快给姑娘把衣裳穿上?”

    银花眼观鼻鼻观心,实在是不敢看那不堪的一幕,低着头到处找衣裳,只是哪里有衣裳的影子?

    世家大族的小姐出门本来都带着衣包的,不过此时衣包都在外头马车上,若要出去拿,势必会被外头那几个姑娘看见,到时候问起来,她该怎么说?

    卢氏急得直骂银花,“蠢材,蠢材,把你的衣裳脱下来给姑娘换上……”

    银花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两腿打着哆嗦,她守在姑娘身边,竟然睡着了,让歹人有了可趁之机,爬上了姑娘的床。这会子卢氏要是追究起来,她想活都活不成了。

    卢氏急得浑身直冒汗,事到如今,先把安清这边收拾妥当再说吧。

    至于这个恶心肥猪一样的男人,她就顾不得许多了。

    屋里就只有她和银花,银花正忙着脱衣裳要给安清穿上,卢氏只得自己动手,咬牙拉着床上那猥琐男人的手,使出吃奶的劲儿把那男人给拖下来,连推带踢地给塞到了床底下。

    外头的人就听“砰”地一声闷响,好似有重物落地一般。

    雪翎憋着笑,忙问,“姑娘,你听听,那是什么声音……”

    “可能二舅母不小心碰着了……”锦心扯了扯嘴角,淡淡答道。

    安沄和安湘两个人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伸长了脑袋想从门缝里看过去,偏被两个婆子给挡住了视线。

    不多时,屋门打开,卢氏和银花一边一个扶着刚刚“睡醒”的安清出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