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四十一章 心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锦心只好又使出了杀手锏,冷冰冰勾唇,轻笑,“如果太子妃现在要进去,小女不敢拦着。只是请太子妃思量再三才是!在生与死之间,烦请您替小世子做个选择。您进去,无非是哄哄小世子而已,到时候小世子不拼命地哭号,他的痘花就出不来,我做这一切,也就前功尽弃了。如果您再等上一等,小世子就可无碍了……”

    她不爱多绕舌,反正自己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若是太子妃再听不进去,那她就得拔脚走了。

    林环听了,只得狠命地瞪了她一眼,到底没有闯进去。生与死,她自然要选生了。

    太子萧裕见锦心淡然间,三两句话就让林环偃旗息鼓,心里甚是讶异:林环乃恒王的嫡长女,性子未免骄纵了些,有时候,连他也不得不让她三分,没想到这么个柔弱的小丫头就把她给治服了,当真有趣得紧!

    其实,他哪里知道,这都是一片拳拳的慈母心!

    萧裕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落在锦心身上,眸子里闪着异样的兴奋。

    身为男人,林珏最是明白这种眼神代表了什么。

    他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挡在了锦心面前!

    小世子在屋里独自哭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哭到最后,喉咙都哑了。

    外头的几个大人没有人离开,只候在偏殿内。

    太子妃林环倚在太子萧裕身上,早就哭得浑身发软了。

    “你还是个女人吗?心肠这般狠毒,怎能做母亲?”林环恶狠狠地瞪着锦心,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

    锦心不屑地冷笑:她当然是女人,只是她这辈子没想过要嫁人,更没想过要做母亲。

    今生,她是来索命的,当年,害了她的卢氏,负了她的表哥,她都会要他们血债血偿的。

    只是这里头,怕不止卢氏和安言两个。

    她活生生的一个人,能被当成死人和林珏做了冥婚,幕后的推手还不知道有几个。

    她就不信,就算是她当真死了,和恒王府的世子做冥婚,这么大的事儿,她的外祖母崔老太君能不知情?

    她是崔老太君唯一的外孙女,就算死了,她也该来看上自己一眼啊?

    前世,崔老太君真的这般狠心,宁肯看着自己的孙子大婚,也不来看看已经病得快要不行的她,让她由着舅母卢氏作践?

    她重活一世,就是想弄清楚这一切,自然不会有那些男情女爱的。

    她知道,她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她活着的目的,就是复仇,就是保着林珏不死!

    林环狠命地瞪着锦心,恶毒地咒骂着她,可任凭她怎么气怎么恨,罗锦心都没有放在心上。

    林珏很不高兴姐姐这么说锦心,只是当着太子的面儿,他不好发怒,只是不悦地挑了挑眉,道,“姐姐,罗姑娘先前已经讲得很清楚了,留小世子独自一人在屋里,就是要激他大哭,他一哭一用劲儿,身上的痘花就破了,也就好了。您还不明白吗?”

    林环却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小世子嘶声裂肺的哭喊,她抽噎着瞪了林珏一眼,“你是怎么做舅舅的?竟然向着外人说话!”

    萧裕盯了林珏一眼,不动声色地又看了看垂目不语的锦心,这才呵斥林环,“好了,既然请了罗姑娘来,就该信任她才是!你这般谩骂,哪里有点东宫主母的样子?”

    林环也是从小锦衣玉食金奴银婢长大的,娇生惯养,从来没人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虽然恒王早年战死,但其弟林珏战功赫赫,嫁给太子之后,太子历来都是高看她一眼,哪里如这般当着外人面呵斥过她?

    再加上心里被小世子的哭给搅得七上八下的,听了太子的话,她一下子就失去了理智,狠命地捶了太子的胸口一下,嘶声厉喊着,“你也胳膊肘子朝外拐,帮衬着别人欺负我?呜呜,到头来,我在你眼里还不如一个不知羞耻的狐狸精!”

    这就有些无理取闹了。

    她话里话外,分明是在羞辱罗锦心。

    罗锦心治病救人,自然要抛头露面,在太子妃眼里,就成了狐狸精了。

    这话林珏听不下去,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亲姐姐竟会这般看待罗锦心,更想不到这几年不见,姐姐变得这么没有理性了。

    从小儿,姐姐就有些骄纵,只是嫁了太子之后收敛了些。

    他十五岁就替父上了疆场,为了家族的重担,为了其姐的太子妃之位,他拿命来厮杀。

    没想到凯旋归来,再见姐姐,竟是这样的场景!

    只是太子在跟前,他不得不给姐姐留着面子。

    毕竟,是太子先呵斥在先的。

    性感的薄唇轻抿着,他定定地看了锦心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太子萧裕也没想到太子妃会这般骂罗锦心,甚是尴尬。搓了搓手,他无奈地冲锦心笑了笑,“罗姑娘别往心里去,太子妃也是一时急怒攻心,有些不大明白事体。”

    “谁不明白事体?看看你们一个两个,都被这个狐狸精给迷住了,都帮着她说话是不是?”林环听太子说她不明事体,更是怒火万丈,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

    “本宫要进屋看小世子,你们给本宫让开!”她怒气冲冲地跑了出去,冲到了小世子的门前,喝命守门的人。

    那两人听命林珏,很是为难。太子妃却不管不顾地就往前冲去,那两个人不敢对她动手,更不敢用身子去挡,正在为难间,就听林珏冷声吩咐,“让开!”

    林环就气哼哼地冲了进去。

    锦心叹一口气,也跟着出了偏殿,进了小世子的屋。

    炕上的小世子已经哭得没有力气,又睡着了。只是面色依然青紫,身上的痘花儿没有全部开完。

    若是再等一刻,就能全破了。

    林珏和太子萧裕后脚也跟进来,见锦心蹙着眉头,不由急问,“怎么样?”

    “进来的太早了,痘儿还没全破。”锦心据实说来,面色无波。

    一听见这话,正在上下打量着小世子的林环忽然转过头来,就去厮打锦心,“好你个狐狸精,你不是说这样治可以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小世子要是有个好歹,本宫要你陪葬!”

    她跟疯了一样,没头没脑地就对着锦心打过来。

    锦心躲闪不及,脸上重重地挨了一下,嘴角慢慢地溢出了殷红的血来。

    林珏和萧裕赶紧上前拉开林环,锦心默默地退了出去,冷声吩咐宫人,“备芫荽汤来。”

    这东西能解表,给小世子多喝这个,还有希望让痘花儿都破了。

    林环还在屋内发疯,林珏把她交给太子,自己追了出来。看见那抹纤细的身影站在角落里,面上冷冷清清,波澜不惊,他的心就抽了下。

    她,这般倔强,挨了打,却连滴眼泪都没有!

    这样的她,格外让人心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