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四十八章 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萧裕很快就走到了她的床前,林环明明听见了动静,却还是闭着眼睛装睡。

    直到耳畔响起了一个仿若天籁般的声音“殿下,容小女给太子妃先把脉!”她才惊得身子颤了颤。

    锦心看到林环那紧闭着的眼睛,还有抖个不停的眼睫毛,若有所思地勾了勾唇,伸出两指搭在了林环雪白的皓腕上。

    带着一丝好闻的清香钻入鼻端,林环心里翻腾开了,她不是早就让人打发安国公府那个崔老太太和她那狐媚子外孙女回去了吗?怎么这会子还跟太子一起进了她的屋?

    难不成她们遇到了太子,死皮赖脸地留了下来?

    越是不解,她越是难以淡定,眼皮急遽地抖了抖,她还是不敢睁开,生怕被太子给戳穿了。

    锦心不动声色地给林环把完了脉,一本正经起来回话,“殿下,太子妃这几日照料小世子甚是辛劳,想来身子弱累着了。这样吧,待小女用银针给她扎一扎,也就好了。”

    说罢,就从自己袖内取出一个小小的羊皮包儿,打开来,里头有一排闪着幽光的银针。这还是她暗地里置办的,从未露过面呢。

    她拈出一根极细的来,纤纤手指捏住了,就要往林环的人中上扎去。

    “啊”地一声,林环“适时”地醒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她装模作样地问萧裕,“怎么惊动殿下过来了?”

    萧裕那是什么样的人呐?早就修炼成精了。

    见林环在锦心要给她扎针时醒来,早就起了疑。

    此时听见林环问他,不由冷哼一声,“爱妃不是病了吗?本宫特意请来罗姑娘给爱妃治病,爱妃该听话才是!”

    他冷冰冰地说完,又转向罗锦心,“有劳罗姑娘给太子妃针灸了。”

    这意思,就是让罗锦心不管林环有没有病,都要给她扎上几针喽?

    没想到萧裕这人还是个睚眦必报的。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谁让林环身为一个太子妃这么作呢?就算是想见太子想让他来陪陪她,也不能用装病这样的法子。

    男人嘛,谁乐意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尤其是一个已经没有了新鲜感的女人!

    不由地,锦心也对太子妃生起了几分同情来。

    贵为东宫太子妃又如何?

    不照样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连这种下贱的手段都用上了,跟寻常小户人家的女子也没什么分别。

    想了想,她还是把银针收了回去,转头对萧裕道,“既然太子妃已经醒来,就不用针灸了。若是没有什么异常,便是连药也不用吃了。”

    本来听见太子让罗锦心给自己扎针的林环,心里还是很忐忑的。谁知锦心不仅没有给她针灸,竟连那苦得难以下咽的药都没有给她开,这当真让她有些捉摸不透眼前这个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了。

    她狐疑地盯了锦心一眼,默默地垂下了眸子。

    萧裕也觉尴尬,当着锦心的面,也不能发作,只得草草地嘱咐了林环几句“好生静养”这样无关痛痒的话,起身走了出去。

    锦心也跟了出去,到了外间,萧裕方才朝她无奈地笑了笑,“罗姑娘,你也看见了的,本宫堂堂太子,也有被人戏弄的时候。”

    锦心一双明眸闪了闪,思量着,字斟句酌,“其实,这样不也挺好?至少有人想着你念着你。就算她们都服服帖帖,规规矩矩的,又有个什么趣儿呢?”

    萧裕愣了下,旋即哈哈大笑,“说得好!罗姑娘到底非一般女子,真是妙语如珠啊。”

    锦心顿觉汗颜。

    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在萧裕眼里就非一般女子了?

    她垂下了头,低声告辞,“殿下,既然太子妃身子没有大碍,那小女就先回去了。”

    她没敢说“无碍”,生怕让太子对太子妃生了罅隙。

    萧裕望着眼前这株善解人意的解语花,很是不舍。但名不正言不顺的,他也不能把锦心强留下来。

    正踌躇着,忽见外头内侍走了进来,贴在他耳畔小声嘀咕了几句。

    锦心就见萧裕一下子变了脸,“……死了?怎么死的?”

    没头没尾地,锦心也听不懂。

    那内侍看了眼罗锦心,欲言又止。

    锦心识趣地又告辞,“殿下,容小女先行告退!”

    萧裕没了理由,只得命人把她送了出去。

    出了东宫,就见着崔老太君已经在马车上等她了。

    见了锦心出来,崔老太君好一顿埋怨,“你怎么那么急着要走?太子妃的病好了吗?”

    锦心自然明白崔老太君那颗焦灼的心,唇角噙着一抹冷笑,她的声音冷淡平静,“太子妃没什么大碍,太子殿下有要事要处置,孙女儿人生地不熟的,留在那儿做什么?”

    一句话,噎得崔老太君无话可说。不过想想也是,上赶的东西毕竟不值钱,还是缓缓再说吧。

    于是她吩咐车夫驾车,祖孙两人一人倚着一边的车厢,一句话都没有。

    马车粼粼前行,约莫行了半个时辰,来到了京中一处繁华的街上。

    虽然此时已经过了晌午,但街上依然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自打重生后,还没有好好出来看看的锦心,就被这吵嚷的街道给吸引住了,不由挑了帘子一角偷偷地往外看。

    外头一街两行全是铺子,什么绸缎、古董、胭脂水粉,应有尽有。

    本已沧桑不堪的心灵,乍一融入这热闹的尘世,锦心还真的有些欣喜。

    说起来,她也是渴望热闹渴望温暖的。

    只是前世求而不得,今生,格外珍惜!

    茶馆酒肆的旗子在空中飘荡着,茶香酒香充斥着鼻端,让她实实在在的有种活着的感觉。

    马车越往前走,行走越慢。

    就见前头一处酒楼前,聚了许多人,挤挤挨挨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人头攒动着,有人忍不住就高声议论起来,“听说那顺天府尹的小舅子死得很惨,下面那玩意儿都被人给割了去?”

    “哈哈,也不知道那厮得罪了什么人,连命根子都没了。这下可好,死了也做不了风流鬼了。”

    “不错,他仗着姐夫是顺天府尹,糟蹋了多少黄花姑娘。只是苦主碍于权势,不敢报官。这下子,总算是有人为民除害了……”

    说得沸沸扬扬的,都是这件事儿。

    锦心已是听愣了,原来顺天府尹小舅子那个人渣死了?还是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被人给杀死了?

    回想在东宫时,太子似乎也问了内侍一句“死了?”

    莫非,他问的正是顺天府尹的小舅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