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四十九章 威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正想得入神,忽听耳边一声呵斥,“还不快把帘子放下?姑娘家家的还嫌抛头露面不够吗?成何体统?”

    却是崔老太君急切的声音。

    锦心不由勾起唇角冷笑,这会子嫌她抛头露面了?怎么在东宫留下她一个人陪着太子,就忘了抛头露面了?

    还成何体统?

    没了命,要那体统何用?

    她慢悠悠地放下帘子,两手放在膝头,目光平视,也没看崔老太君一眼。

    崔老太君还是气不过,开始数落着她,“你说你在东宫那是怎么回事?跟太子回话,无精打采的,全不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倒像那些小门小户人家出来的。”

    锦心知道,外祖母这是在气她没有好好把握住时机,没有趁着太子对她有意,趁热打铁!

    这么热切拿嫡亲的外孙女上赶着去巴结太子,也亏得外祖母做得出来!

    她那双明净的眸子淡然无波,面色也很是平静,只嘴角轻轻地掀了掀,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外祖母,孙女儿谨遵您的教诲,不敢和外男搭讪,免得不成体统!”

    崔老太君的话,被她原原本本地还了回去,气得她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紫胀起来。

    手在面前的小几上狠狠地捶了两下,她恨声骂道,“你这是在跟我说话?锦丫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自己很能耐!安国公府可不是你白住了几年就拍拍手走人的!”

    这是露出尾巴来了吗?

    锦心依然嘴角含笑,只是那笑容慢慢地苦涩起来。

    曾经她以为这世上最亲近的人,现在也离她越来越远了。

    难道这世上,还有比血浓于水的亲情还重要的东西?

    外祖母让她亲近太子,为的什么?

    不就是利益二字吗?

    以前她还心存幻想,如今,她的心,彻底冷了。

    说得越多,心越凉,她索性闭口不言。

    崔老太君见她垂了头不言语,以为她心中有愧,不由拉过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语重心长道,

    “锦丫头,你还小,知道什么轻重?先前本想把你给了你表哥,谁知你机缘巧合遇到了太子!依外祖母看,你若是能入得了太子的眼,往后可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崔老太君絮絮叨叨地在她耳畔说着,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开导着她,“你无父无母,外头早就传开了,说是你命硬。有这样的名声还想找个什么人家?趁这机会,好好地拿捏住太子,将来入了东宫,生下一儿半女的,不就站稳了?你外祖母也算是没有白养你一场!”

    锦心听着外祖母的话,心里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就因为她从小儿没了父母,就命硬吗?

    她也不想没有父母啊?

    曾几何时,她天真地妄想着,自己是个可怜的孤女,该被别人宠爱才是。

    原来到头来,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无父无母的孤女,就该惹人嫌惹人厌不是吗?

    微微地扬了扬脸,锦心努力不让眼眶中的泪水流出来,只是颤抖着声儿问崔老太君,“原来外祖母也听见外头有传言了?外祖母也信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氤氲着雾气,声音也带着些哽咽。

    只是她低垂着眸子,也不知道崔老太君看出来了没有。

    崔老太君似乎被这话给问愣了,迟疑了一会儿,方道,“这有什么信不信的?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

    这意思,就是,信了?

    锦心的心开始轻颤起来,身子也有些发冷。她竭力攥着拳头,指甲掐在掌心里,不让自己失态。

    良久,她才缓过一口气来,自嘲地笑了,“是啊,这就是事实。”

    崔老太君还等着听下文呢,半天也没见她有什么反应,不由急了,“太子那头,你怎么看?”

    已经把她的伤疤揉过来搓过去肆虐了一番,还没等她平复下来,崔老太君就已经迫不及待地问她太子的事儿,可真是急得连祖孙的情分都顾不上了。

    “外祖母,您觉得太子看上我了是吗?”良久,锦心才用一种有些恍惚的声音问崔老太君。

    见外孙女终于肯谈谈太子了,崔老太君那双已经浑浊的眼睛里泛出了一抹喜色,忙点头,“那还有假?你没看今儿太子见你,都高兴成那样了。他一国储君,要不是对你有意,怎肯花大半日的功夫陪着我们逛园子?”

    一说起太子来,崔老太君就滔滔不绝,仿佛太子看上的人是她一样!

    只是锦心想听的不是这个。

    她淡淡地应了一句,面色无喜无悲,“外祖母,我不想入东宫!”

    这辈子,她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她的命运,由她自己做主。

    崔老太君听了这话,露出一个如雷劈一般的表情,旋即就动容大怒起来,“锦丫头,你别不知好歹!”

    锦心并不害怕,只是笑得淡然悠远,“外祖母,太子身边,妻妾环绕,外孙女儿不想做那些女人里头的一个!”

    她着意加了个“外”字,和以前的自称不一样了。

    崔老太君并没有注意。

    她算是听出来了,敢情这个外孙女儿的胃口还挺大?

    不想做那些女人里头的一个,那就是想一夫一妻喽?

    她那双浑浊的老眼眯了眯,讥讽地瞅着锦心,上下打量了片刻,冷冷一笑,“锦丫头,莫非你还存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想?”

    见锦心不语,她加重了语气,“告诉你,这是做梦!”

    她气得呼呼直喘气,拿手指指着锦心的鼻尖,“就你这克父克母的命,有人家肯要就不错了,还想着挑三拣四?趁着太子对你还热乎着,赶紧巴上他,好多着呢。”

    为了攀上太子这棵大树,崔老太君顾不得颜面,破口大骂起来。

    锦心听着这些刺耳的话,默然不语。

    想拿她的一生来换安国公府的荣华富贵,办不到!

    气了一阵,见锦心无动于衷,崔老太君忍不住戳了戳锦心的脑门儿,“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锦心还是稳坐不动,崔老太君气得无法,恨铁不成钢道,“要是清姐儿有这么个机缘,该有多好!”

    她的意思是,要是安清能被太子给看上,就不用她煞费苦心了。

    锦心冷然一笑,“外祖母要不下次带着表姐去东宫转转?说不定太子就看上她了。”

    崔老太君喘出一口粗气,拿眼死死地盯着锦心那张秀美绝伦的容颜,“你以为我老糊涂了?你清表姐若是有你一半美貌,我也不至于操这份心了。”

    她烦闷地瞪了一眼锦心,扭过头不理她了。

    锦心倒乐得自在。

    说来说去,崔老太君这是指着自己的容貌了。

    呵呵,她长得美,就活该为安国公府葬送自己的幸福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