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五十章 较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回到了安府,到了二门,卢氏带着安清迎了上来。

    自打昨儿在翠山庵里出了那一档子事儿,安清回来就装病了。夜里又是请医又是问药,好一顿折腾。

    卢氏自然跟着一夜没合眼,早上,连安都没请。

    这会子想必母女两个已经缓过神来了,及早地到了二门候着崔老太君的车。

    一见车子停下,卢氏忙上前亲自打了帘子,伺候着崔老太君下车,嘴里笑着,“老太太这一日辛苦!”

    崔老太君脸色不大好,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应着了。

    安清有些无精打采地上来行礼,见到罗锦心,眼睛看都没看她。

    锦心也不在意,只是随着崔老太君往里走。

    这个家,其实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温暖了,去与不去,只在她自己。

    到了甬道上,崔老太君忽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冷冷地盯了锦心一眼,说了声,“你回去吧,不必跟着我!”

    意思就是不想看见她了。

    锦心默默地行了礼,往锦罗阁而去。

    正慢腾腾地走着,忽听身后有脚步传来,这脚步声不似安言的脚步,锦心知道是谁的,也不停留,只管往前走着。

    “喂,你给我站住!”

    安清果然急了,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拦在锦心面前。

    “我让你站住你听不见啊?耳朵聋了?”安清毫不客气地数落着她,那语气,像是对待一个下人。

    锦心凝神静气地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表姐,你这是在跟我说话吗?”

    安清恼了,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敢用这种口气?

    “不跟你说话还能跟谁?这条路上除了你还能有谁?”安清气冲冲地喊着,丝毫没有觉得面前这位正是自己嫡亲的表妹。

    锦心身子站得笔直,面色无波,只是静默了一瞬,方道,“我想你弄错了。想凌驾于我之上,还轮不着你吧?”

    她是寄居在安家没错,但她没有白吃白喝甚至白住安家的。安清这是凭什么?

    她自己掂量不清,她不介意提醒提醒她。

    “你……”吃了瘪的安清,非常恼火,不由破口骂了出来。

    “罗锦心,你以为去了东宫一趟你就有脸了是吗?告诉你,太子看没看得上你还在两说,就算是看上了又如何?太子也不可能封你做侧妃的,顶多给你个侍妾的名分,那又如何?”

    安清这是知道今天崔老太君带她去东宫的意图了?

    果然,这府里的人都知道了。

    锦心冷冷勾唇,漾出一抹绝色的冷笑,“表姐在这儿跟我瞎嚷嚷,怎么就断定我会做侍妾了?难道你不怕我真的入了东宫?”

    “哼,凭你?入了东宫又如何,还不是被人踩的料?”安清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

    “你这种克父克母的人,外头都叫‘毒女’,太子怎么敢让你入东宫?也就是祖母年纪大了,老糊涂了,才妄想着让你攀这根高枝儿。”

    安清言辞凿凿,像是已经看到了锦心未来惨淡的下场一样。

    锦心依然不急不躁,不嗔不怒。安清在她面前就像是个人性的小孩,得不到的东西,也不想让别人得到。

    她前世里,死得那般凄惨,这辈子,还有什么能震撼得了她的?

    抿了抿红润的唇,锦心不冷不热地撂下句,“随你怎么说,咱们且走着瞧吧!”

    不管太子是否中意她,不管外祖母会不会把她送入东宫献给太子,这都要经过她同意不是?

    她不乐意,其他人别想强迫她!

    重活一世,她的命运不会让别人来决定。

    安清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眼睁睁地看着锦心施施然地走了,却有一肚子的话没处吼出来。

    其实,她知道自己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前些日子,是恒王世子和锦心在一处有说有笑,在寺庙里烤鱼吃。

    这一次,是太子对锦心上了心,虽然不过是祖母上赶着带着锦心去了东宫,可她知道,太子亲自陪了她们逛了半日的花园子。

    这要是祖母带着她去,估计太子连见都不会见!

    嫉妒已经烧红了她的眼,让她只想着把气撒在锦心的身上。仿佛只要锦心向她低头服软了,恒王世子、太子都能高看她一眼一样!

    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越走越远,安清终究是意难平,只得恨恨地一跺脚,自行离开了。

    安府里暗流汹涌的时候,外面的缀锦楼也正在展开一场较量!

    太子萧裕约了恒王世子林珏在缀锦楼喝茶。

    缀锦楼是京中一处达官贵人时常赏光的茶馆,里头的茶色鲜亮,用的水都是从城外的玉泉山拉回来的,味道甘甜爽口,让人余味无穷。

    只不过太子和恒王世子这样的贵客,缀锦楼还是千年不遇的。

    是以,萧裕和林珏一入了楼,缀锦楼的掌柜的赶紧麻溜地让伙计把整个楼都给清理出来了,直接待这两位贵客。

    萧裕要了二楼的一间雅间,和林珏面对面坐了。掌柜的亲自泡了一壶明前龙井,又端了几样缀锦楼独有的特色细巧点心,恭恭敬敬地用托盘盛了,送到了雅间。

    萧裕见他放下托盘,也不容他多言,就吩咐跟来的太监打赏。

    毕竟是一国储君,出手不凡。

    掌柜的只听咚地一声闷响,抬头看时,托盘里已经放了一锭五十两的元宝。

    喜得他那张白润的脸上绽开了一朵硕大的笑容,“小的谢殿下的赏!”

    萧裕摆手止住他接下来的唠叨,命他退了下去。

    连带来的太监都让他们到外头候着去了。

    雅间内,只剩了萧裕和林珏两个。

    林珏一身天青色的家常袍子,墨发高束,俊眉修目,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下凡。

    本来也俊逸不凡的太子,被他这么一衬,忽然就不那么显眼了。

    林珏伸出修长的大手执壶,为太子先倒了一杯,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他也不急着喝,先端起青花瓷的茶盏来放在鼻端嗅了嗅,方才半阖着眸子道一声,“的确好茶!”

    “要不是好茶,本宫也请不动你!”萧裕微笑着端过茶盏,轻啜了一口。

    “殿下请我前来,不会单单为了赏茶吧?”林珏也不拐弯抹角地试探,只管坦坦荡荡地问出来。

    萧裕倒是愣了下,方才笑道,“玉堂真是聪明无匹,本宫有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

    玉堂乃是林珏的字!

    林珏听着太子这看似褒扬的话,不过唇角轻掀,露出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殿下过奖了,我也不过猜猜罢了。”

    只不过那嘴角的一丝笑,却让萧裕看得移不开眼睛,暗道:这真是个人物儿,若是个女子,还不定美成什么样?这世上怕只有罗姑娘才能和他相媲美了?

    他不知不觉想到了锦心,嘴角也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你可听说顺天府尹的小舅子死了?”萧裕也不藏着掖着,径自问道。

    他问这话的同时,还细细地留心了林珏脸上的神情。

    只可惜,林珏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神色如常地呷了一口茶,静等下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