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六十一章 贵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紫芝咬着唇,摇头,“是我们先来的,凭什么赶我们走?”

    想来紫芝早就听见了。

    “开门吧。”锦心只淡淡瞥一眼那门,就吩咐紫芝。

    “姑娘,我们何必这么委屈?安国公府在京中也不是那等没头没脸的。”紫芝气愤地喊着。

    锦心却苦笑了下,安国公府门第再高贵,会为她出头吗?

    门口站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一贯的讨好的笑,“姑娘,对不住。小店给姑娘另安排了一间雅舍,这次的茶钱权当是小店赠送的。”

    意思就是可以免费让她们在其他雅舍里喝茶吃点心了?

    锦心明白,定是有什么位高权重的人来了,她们这等不上台面的身份,店家自然先拿她们开刀。

    不过人家肯这么给她们面子,锦心也不想撕破脸。

    毕竟,来者是客,人家是做生意的,为了一些权贵,不得不低头。这不也没有把她们给赶出去不是?

    “掌柜的不必客气,我们这就走。”锦心淡淡地说着,起身就朝外走去。

    那掌柜的倒是有些发怔。

    他还以为这里头的姑娘怎么着也得费几句口舌的,没想到人家倒是这么痛快地离开了,倒让他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愧疚。

    “对不住了,姑娘,实在是……”他讷讷地赔笑,只是说了半截话就说不下去了。

    显然,他也是有难处的。

    锦心甚是理解,这世道,总有强弱之分,当自己的力量不够大时。只能退一步海阔天空了。这也没什么好羞愧的,不是吗?

    只不过她不是个多言的人,淡然地冲掌柜的点了点头,就带着紫芝要出去。

    那掌柜的似乎是愣住了。

    面前的女子,戴着轻纱帷帽,虽看不见面容,但身量纤细。举止优雅。行走间更是如杨柳飘拂般韵致优雅。

    那声音更是如天籁般,悦耳动听,淡淡几个字。就能让人从心田里生出一股倾慕。

    “麻烦掌柜的让一让。”见这个胖胖的掌柜的始终跟门神一般堵住门,让她们想走都走不了,锦心不由蹙眉提醒着这人。

    紫芝更是没有好气,明明是来赶她们走的。这会子却堵着门,到底什么意思?

    掌柜的听见锦心的话才反应过来。尴尬地让开了身子,“对不住,姑娘。”

    锦心微微颔首,轻移莲步走了开去。

    掌柜的忙追上。领着她们到另一处雅舍。

    走道里,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只是他面色阴柔。眉眼刁钻,看上去不是个善茬子。

    见了掌柜的带她们朝另一间雅舍走去。那人高抬着下巴、用一种颐指气使的神气问道,“她们答应了?”

    “是的,挺痛快的。”听见这人问话,掌柜的忙住了脚,小心翼翼地陪着笑,小声说道。

    “嗯,这世上哪有人不见钱眼开的?”那人冷哼一声,轻蔑地扫一眼穿戴很是素净的锦心,小声嘀咕着,“一看就是小门小户的,这点儿银子还是在乎的。”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并没有刻意压低,还似乎故意带着得意的笑。

    只是那声音很是难听,丝嘎沙哑,像是公鸭。

    这样的声音,让人不注意都难。

    锦心本已从这人身边走过去了,闻听此话又转过头来。

    听这人的声音,显然不是什么寻常门第人家的家仆,这人好像是个太监。

    透过惟帽的纱幕,她细细地盯了那人的喉结一眼,果然不如一般男子那般凸起。

    她心里有些明了,怪不得掌柜的那般急切想把她们的雅舍给让出去呢,想来就是给这人的主子的。

    京中能使唤得起内侍的府邸,大多是王公贵族了。

    只是让出临窗雅间是她不想多惹是非,并不是贪图那几两银子。

    这人饶占了便宜还来说风凉话,那就别怪她不想忍了。

    “如果这位爷认为是我们贪图便宜才让出临窗雅舍的,那你就错了。我们现在还回去,银子不银子的,我也不在乎那几两。”

    锦心淡淡地说着,声音里没什么波澜起伏。但听上去却无端让人心头一寒。

    那内侍显然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给噎过,想来高高在上惯了的,听了这话当即额头的青筋暴跳起来,阴柔的眼神刀子般射向锦心,冷冷一哼,“倒是看不出来这姑娘胆子还挺大啊?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他想拿自己的身份吓唬自己?

    锦心不由得笑了。

    真是幼稚!

    这京中,达官显贵一大把,但天子脚下,恐怕还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为非作歹吧?

    她断定,这人定是打着主家的幌子,给自己戴高帽呢。碰着那等不识货的,就把他们当正经人物了。

    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你是什么人不重要,我讲的是理!”

    她冷冰冰地把那人的话给打断,平静无波地看着他,冷声道,“天子脚下,总得有个理才是!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不能因为你身高位重,就要把我们从临窗的雅舍里赶出去?我想,这事儿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怕也不会饶了你家主子的吧?”

    她一眼看穿这人就是个大尾巴狼,出来冲大头的。

    不过有这样的家仆,那主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那人显然被她给气着了。

    这么一个黄毛丫头,竟敢对着他吆五喝六的,也不打听打听他是哪个府上的——奴才?

    那人眉眼生出了一股戾气,脸色气得发白,咬牙狰狞地笑着,“姑娘倒是好利口。今儿我就赶你出去又怎么了?有本事你捅到皇上面前?”

    锦心把理儿讲清楚,也不想再多说。跟这样的人,也犯不着去费什么口舌!

    她也不接话,只淡定地扫了眼那已经吓得傻呆呆的掌柜的,“带我们去雅舍。”

    见她要走,那人忽地身形一动,拦在了她们面前,“你这就想走?”

    那人面上杀气腾腾,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紫芝吓得身子发软,看那人挽袖子撸胳膊的样子,忙往前挡在了锦心前头,“你……你想怎样?”

    锦心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示意她让开,“咱们走!”

    那人没有占到便宜,哪里肯让开?

    只是拦定了她们,狠狠地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像是要把她们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这青天白日的,你待如何?”锦心挑了挑眉,淡淡地问着。掩在云袖后的手却瞧瞧地摸了一根银针,以防万一。

    “哼,你不是伶牙俐齿吗?今儿就让小爷我好好地教训教训你们!”那人逼上前一步,阴狠地一笑,吓得紫芝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下身子,却死死地挡在锦心跟前,寸步不让。

    “双喜,不得无礼,退下!”

    在这紧要关头,忽然就听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