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六十八章 晚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是夜,崔老太君在花厅里设宴,热热闹闹地款待了卢氏妹妹一家。

    安言和吴公子吴勇也来了。

    一大桌子大多都是女眷,只是崔老太君说了,一家子都是骨肉,也就不分什么男女了。

    于是安言和吴勇也跟着她们坐在了一处。

    锦心坐在靠门边的位置,抬眼看去,就见一张花梨木大理石桌面的大圆桌围满了人。

    上首自然是崔老太君和卢姨太太坐了,她们两个旁边就是卢氏和外甥女儿吴蘅,再接着,却是安言和吴勇。

    安言正好坐在吴蘅的身边,也不知道是卢氏无意还是有意安排的。

    再然后,是安清和领着蓝哥儿的大少奶奶房氏。

    锦心和安沅、安湘挤在一处,已是到了门跟前。

    这座次是卢氏安置的,崔老太君抬眸撩了一眼坐在末次的锦心,也没说什么。

    按说,锦心也是安国公府的表姑娘,该和吴蘅坐一处才是。

    如今却和两个庶女坐在了一起,若是在那讲究的世家大族,这个位置可是说不过去了。

    锦心明白,就单从崔老太君方才撂她那一眼,她就知道,外祖母并不是看不出来,而是不想计较,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这个家,将来还是崔老太君的儿孙的,既然不愿意嫁给表哥安言,那将来出了门子,可就没她一席之地了。

    崔老太君自是要先顾着自己的儿孙的。

    虽然明白这个理儿,但轮到自己头上,锦心的心里还是不免有些酸涩。

    外祖母是如今这世上她唯一最亲的人了,可就连外祖母也带着算计,她还有什么意思?

    抿了抿唇。锦心垂下了头,端起那热气蒸腾的茶盏来抿了一汹。

    再抬眸时,就见对面安言隔着桌子盯着她看,忽然笑了,那眸中还有一丝得意一闪而逝。

    锦心有些不明白,这些日子,她刻意躲避着安言。而安言自从和她吵了两次。也不来找她了。

    今儿晚上,怎么还会对她笑?

    看着她有些发怔,安言似乎更加得意了。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就给身边的吴蘅夹了一只鸡腿放在她面前的小碗里。

    “姐姐远道而来,身子定然疲乏,多吃点儿东西好补补。”

    他殷勤地劝着吴蘅,还不忘朝锦心溜两眼。那带着些幸灾乐祸的神情,仿佛在说“看吧。肠子悔青了吧?”

    锦心顿时明白过来,安言这是在向她示威了。

    想前些日子,安言拦着她就曾说过,她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可不是?

    如今人家有了如花似玉、娴静端庄的表姐了。她这个天煞孤星克父克母的孤女,可不就成了没人要的了?

    就连崔老太君,见安言那般体贴待吴蘅。也忍不住朝锦心狠狠地剜了一眼。

    锦心看出来了,那一眼含着“恒铁不成钢”的意味!

    锦心倒是无所谓地低下了头。

    她有什么好后悔的?

    重活一世。她就不想走之前的老路。

    何况,前世里即使她全心全意地喜欢着安言,处处迁就容忍着他,到最后,不也眼睁睁地看着他迎娶了表姐?

    所以,现如今安言拿这种讥讽的眼神看她,她一点儿都不后悔。

    毕竟,安言打心眼儿里就没有喜欢过她不是吗?

    他爱慕的,是她那副清丽绝伦的容颜,而不是她这个人!

    这下好了,吴蘅正好填补了她这个缺儿,她庆幸还来不及呢。

    吴蘅这副妩媚娇艳的容貌,跟锦心相比,恰好一个“环肥”,一个“燕瘦”,不相上下。

    看样子,崔老太君也很是满意这桩亲事了。

    “来来来,大家都别愣着,吃菜吃菜!”似乎察觉到席间的汹涌暗流,崔老太君忙殷勤地劝着大家吃菜。

    卢氏自然不肯抹了崔老太君的面子,忙对妹妹使了个眼色,端起面前的酒盅起身,笑道,“老太太,今儿喜上加喜,媳妇高兴,敬老太太一杯!”

    “好I不是喜上加喜?”崔老太君一拍大腿,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府上来了贵客,这是一喜。等过两天,你挑个好日子给言哥儿和蘅姐儿把事儿定了,这又是一喜。这酒,得干!”

    她老人家也端起了面前的青花酒盅,和卢氏的一碰,发出叮地一声脆响,婆媳两个就仰脖子干了。

    吃了两口菜,卢姨太太也端了酒站起来,“老太太,今儿我们远道而来,多有叨扰。这个酒,我敬您!”

    崔老太君又是一仰脖子干了。

    见别人都没动,她又觉得没劲,“都瞪着我这老婆子做什么?大家该怎么喝怎么喝,该怎么吃就怎么吃!”

    只是众人哪里放得开?

    安清和那两个庶妹都瞧不上罗锦心,自然不会跟她喝酒。

    安清故意找上房氏喝了两杯,见房氏不胜酒力,也不肯放过房氏。

    而吴蘅离她又有些距离,况且安言正凑过来和她悄悄地说着什么,她更顾不上锦心了。

    再者,今儿崔老太君已经言明了她和安言的关系,这会子她正含羞低头,哪里还敢看人?

    锦心又瞧了眼身边的安沅和安湘,这两个已经一连干了三盅了,压根儿不理会她。

    锦心也不甚在意,别人不理她,不代表她不够好,而是因为她太好才会招的这些嫉恨的。

    重活一次,她早就学会了自我排解,她也没打算和谁走得近一些。

    默默地端起茶盏,汹汹地抿着,看着觥筹交错间的那一张张笑脸,锦心只觉得那笑有些讽刺。

    个个肚子里都打着小算盘,面儿上还得这么热络,真是够了!

    “这位妹妹,咱们喝一盅?”

    正想得入神,不料耳畔忽然有人带笑问着她,锦心吓了一跳,忙转头看时,却是那位吴勇吴公子,不知何时已经端了酒来到了她跟前。

    那吴勇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了,此时一张还算得上清秀的脸已经红通通的,双眼也有些乜斜,看着锦心,那眼神炽烈透骨,全然没有了避讳。

    锦心不由蹙了蹙眉头,暗想:安国公府看样子也要走到头了。

    这男女共处一室,连外男也肆无忌惮了。

    可看正喝得欢畅的崔老太君和卢氏,这两个人似乎都没朝她这边看过来,当然也就不可能阻止吴勇这粗鲁的行为。

    今晚要是不喝这酒,怕又要得罪了卢姨太太一家,惹得卢氏暗地里仇恨。

    可要是喝了这酒,锦心真觉得就跟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地要吐!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