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七十一章 帖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话音刚落,就听见卢氏冷嗤一声,“不过是老太太的一厢情愿罢了。太子妃乃是恒王府的嫡亲大小姐,相貌身家都是一等一的,东宫又有那么多的美貌侍妾,太子怎么会对她上心?怕是老太太年纪大了老糊涂了,想攀高枝儿想疯了。”

    “也是,依我的想头,这事儿也不可能。她克父克母的孤煞命,太子怎能喜欢?也就是我们家阿勇,傻乎乎的,不在乎这个。好在也是做妾的,倒没什么妨碍!”

    “嗯,正是这个理儿。”卢氏附和着,拉了她的手就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姐妹俩的影子,在昏暗的光亮里,拖出长长的鬼魅般的黑影!

    翌日,罗锦心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脖子有些发酸。

    她坐起来,倚靠在床头上,拿手轻轻地揉着脖颈。

    昨儿睡得有些迟,夜里,也许是受了凉了。

    紫芝从外头断了水盆进来,早就看到纱帐被挂起来了。她忙上前服侍锦心穿戴了,又拿过布巾裹在她领子前,锦心就着水盆洗了手脸,拿青盐擦了牙,坐在妆奁台前,由着紫芝给她梳着那一头浓密的黑发。

    “等会儿姑娘还去给老太太请安吗?”紫芝望着镜中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为何不去?”良久,就在紫芝以为这个问题不会有人回答的时候,锦心忽然咕哝了一声。

    “昨晚,吴家表少爷那般无礼,老太太都没吭一声。待姑娘的心,也淡了。”

    紫芝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丫头而已。这么说,就是在诽谤主子。可是有话不说,如同骨鲠在喉,何况,这可是她从小儿就伺候大的主子,外人面前,主仆之分。其实。她们感情好得跟亲姐妹也差不多。

    紫芝说完那话。锦心并没有立即接过话茬,她就有些后悔,生怕姑娘为此和她生分了。老太太毕竟是姑娘的外祖母。这世上最亲的人!

    别人不知道姑娘,她最清楚不过。别看面儿上冷冷清清好似谁都不放在眼里一样,其实姑娘就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心里跟火团似的。谁要是对她一分好,她必得还人家十分好。

    就如她。在姑娘跟前都是大咧咧地惯了的,姑娘只拿她当姐姐,从未说过一句重话。

    这也惯得她说话有些没大没小了。

    “外祖母年岁大了,行事不免糊涂。”好一会儿。就在紫芝心里还起伏不定不知道该如何挽回时,锦心忽然开口了。

    虽然不过短短一句话,但紫芝听出来了。姑娘很是明白她的意思,也知道崔老太君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所有担心都是多余的。姑娘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哪里又用得着她来操这些咸淡心。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能撒手不管。

    毕竟,姑娘寄人篱下,主仆两个不过是四只眼睛,哪里盯得过来那些暗地里使绊子的?

    紫芝听了锦心的话,很是赞同,“依奴婢看,要是吴家表少爷再不要脸些,怕是姑娘就要吃大亏了。到时候,老太太要是撩开手不管,姑娘可怎么是好?”

    她一片好心,全都为着锦心。锦心自是明白。

    想想前世,最后自己病得那样,身边的人都被卢氏给打发了,唯有紫芝不离不弃,誓死守在她身边。可最后,到底也没能逃得过卢氏的设计,在她被卢氏支开去服侍新娘子的时候,自己却被卢氏一顶花轿给送到了死路上。

    今生,她不会让卢氏有这个机会,更不会让身边的人流离失所,生离死别。

    攥了攥拳头,锦心捻起镜台首饰匣子里的一朵银白珠花戴上,方带着紫芝到崔老太君院子里请安去。

    来到崔老太君的院子,锦心先站在外头等丫头进去通报了声。

    前世里,她每次进外祖母的屋子,都是随随便便的。可自打外祖母一句“克父克母命硬之后”,她对外祖母的感情,再也提不起来了。

    近日连着几件事情,都让她看透了这个唯利是图的老太太。

    她在她眼里算什么?不过就是件待价而沽的东西罢了。

    那丫头进了崔老太君屋里不多时,就出来了,神情淡漠地扫一眼罗锦心,扬着下巴冷声道,“姑娘请回吧,老太太昨儿高兴,多吃了几盅,今儿早上头疼,这会子还躺在炕上呢。”

    这么说,还没起了?

    锦心了然,不过她就是个妙手回春的大夫,听见外祖母病了,还是忍不住想进去看看。

    “姐姐,外祖母病得重不重?我想进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她诚恳地说道,一双黑晶晶的大眼睛,看着面前那丫头,眼神里满是乞求。

    “老太太说了头疼,今儿谁都不见。姑娘还是请回吧。”那丫头一脸冷清,口气拒人千里,分明不把这个表小姐放在眼里。

    看来外祖母还是记恨着自己啊?

    她老人家是不是在怪昨晚上自己没陪吴勇喝一杯?

    呵呵,外祖母只是巴不得把她给推出去吗?

    前儿是太子,昨晚又是吴勇。哦,对了,还有一次让她一个闺阁女子去送林珏!

    不管位高权重的,还是纨绔子弟,外祖母时刻不忘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还真是四处开花呢。

    锦心终是冷笑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在门口时,却碰上了急匆匆往里闯的榴花。

    自那日在锦罗阁,她给了榴花没脸之后,榴花见了她,每次面色都不好。

    今儿也不例外。

    只是榴花今儿的眼神似乎明亮了些,除了经过她身边时,冷哼了一声,看上去,倒是很高兴。

    她手里攥着一个大红烫金的帖子,正往崔老太君的正屋赶去。

    “老太太,诚亲王府打发人送了张帖子……”锦心还未离开,就听甫一进屋的榴花大嗓门地嚷嚷着。

    而推说头疼不见她的崔老太君似乎精神好得很,中气十足地就问榴花,“你说是,诚亲王府打发人送来的。”

    这是崔老太君那带着些不确定有些迷惘的声音。

    “正是,老太太,诚亲王府的管家亲自送来的。”榴花喜滋滋地跟崔老太君说着。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