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七十二章 王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顿晚宴,宾主尽欢!

    崔老太君因为得了一个好孙媳妇,分外高兴,多喝了几杯,已有些微醺了。

    卢氏扶着她,亲自送到了正院的上房,服侍她安歇了,方才回来。

    出了崔老太君的院子,她就见自家妹子卢姨太太还等着她呢。

    她就携了妹子的手,笑道,“怎么还不睡?可是初来乍到的认床?”

    知道姐姐玩笑,卢姨太太就跟着笑了起来,“看姐姐说的,妹子可没这么没出息。坐了那么多天的船,这会子还像在水上漂似的,哪里还睡得下?”

    “既睡不着,就到我屋里。咱姐妹两个也是多年未见,今晚好好絮叨絮叨。”卢氏挽着妹子的手,两个人往她的院子而去。

    “蘅丫头跟着清姐儿去睡了,阿勇也被言哥儿带走了。”卢姨太太一边走一边说着,“姐姐你也知道,我跟前也就他们兄妹两个,如今老爷不在了,阿勇的亲事还没有着落,我这心里不痛快,哪里还睡得下?”

    提起吴勇来,卢氏也甚是感慨,“依你们的家世,早年就该定下来的。拖到现如今,妹夫走了,谁家还肯把闺女嫁过去?”

    “谁说不是这个理儿?偏生阿勇又是那个性子,再也不肯听人劝。若好端端的,找个小家碧玉倒也过得。只是阿勇那孩子早年被他父亲惯坏了,眼界太高,非要找个绝色的。”

    卢姨太太絮絮叨叨地,一说起自己儿子的亲事,就哀声叹气起来,“如今绝色的女子也不是找不着,只是我们这样人家。高不成低不就,断不能要那些青楼里的狐媚子,小户人家出身的又没个好相貌,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如今,阿勇眼看着二十了,可不愁死我了。”

    她一肚子的苦水,恨不得把一腔的不满全都说给姐姐听。

    卢氏甚是理解地拍了拍她的手。“所以。你就相中了我们家的那位?”

    卢姨太太知道她指的是谁,忙点头,“一则她无父无母。有几分姿色,也算不得什么,到时候过了门,我也能辖治她。二则。老太太看那样子也不甚喜爱她,将来有个什么。也不至于就闹得天翻地覆的。”

    妹妹这算盘打得确实够好。

    只是卢氏却不想便宜了锦心,在她看来,她就是个克父克母的孤寡命,合该孤苦伶仃受一辈子的罪。

    就算嫁人。也得嫁那种粗俗不堪年纪大的男人。

    她的外甥吴勇,要相貌有相貌,要家世。也算富足,怎能给了她?

    听完妹子的想法。卢氏不由得冷哼,“这几年,你的眼界越发低了。那姓罗的小贱人可是安敏的女儿,你也知道,我和安敏之间是个什么关系,还要把她的贱种放在你们家。到时候好碍我的眼是吗?”

    卢姨太太倒料不到自己姐姐还会旧事重提,不由踟蹰起来,“我哪里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姐姐你还松不开那个心结?”

    “我能松得开吗?”卢氏忽然背过身去,肩膀轻轻地抖起来,似乎在哭。

    卢姨太太也沉默了,半日,方递过去一方雪帕,“姐姐,过去这么多年了,这又是何必?那罗佑天再好,也死了那么多年了。安敏也是入土的白骨,姐姐你……”

    “够了!”似乎揭了卢氏的疮疤了,卢姨太太还絮絮叨叨往下说的时候,卢氏忽然怒气冲天地一声断喝,打断了她。

    “姐姐……”卢姨太太有些手足无措了,昏暗的光亮里,她只看到姐姐眸子里似乎有晶亮的东西一闪而过。

    “就是因为他死了,我才更难过!”卢氏手里捏着那方帕子,紧紧地攥着,似乎想从帕子里攥出水来。

    “他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从来都不明白我的心!”她仰天叹息着,哀哀欲绝,“你知道吗?一个女人,被她所爱的男人嫌弃的时候,该是一种怎样凄凉悲惨的事情?他死了又如何?父债子偿,他死了,就让他和安敏的贱种来补偿……”

    卢氏咬牙切齿地低吼着,暗夜里,那张白皙的面容狰狞地如同厉鬼,吓得卢姨太太都止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姐姐……”她的声音再打颤,好似不认识眼前这个一同长大的女人一样。

    “好了,别说了。”过了一会儿,卢氏似乎回过神来了,神情有些疲惫地摆了摆手,打住了卢姨太太接下来的话。

    “反正那贱种不能嫁给勇儿。”她转头看着自家妹子,神情冷漠淡然。

    “可是,阿勇要是真的喜欢上她了,怎么办?”卢姨太太还是不罢休,毕竟,自己的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呵呵,喜欢么?那好,只要她乐意做妾,那就让阿勇纳她进门!”

    卢姨太太有些凌乱了,凭着锦心那样的容貌,那样的身世,会给她的儿子做妾吗?

    她倒是无所谓,就怕崔老太君也不答应啊。

    “那丫头怎么会答应?”她只觉得自己的姐姐快疯了,说出来的话,都透着一丝癫狂。

    “若我说,她的清白要是没了,还有什么资格挑挑拣拣的?”卢氏忽然贴近卢姨太太的耳朵,森然说道。

    卢姨太太吓了一跳,一颗心忽然砰砰乱跳起来。

    不过,她到底也算是经历过些风浪的,很快就平复下来,也小声道,“姐姐,我们阿勇怎肯要一个残花败柳?”

    即使那残花败柳长得再美,在她眼里,也失去了价值。

    “傻子。”卢氏忽然伸出一根指头戳了妹子的额头一下,小声笑道,“那就让阿勇夺了她的清白,岂不是两全其美?”

    暗夜里,她的笑带着些尖利,如同利物划过坚硬的大理石,发出刺耳的声响。

    卢氏的心头颤了颤,却没有说什么。

    姐姐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到时候,那罗姑娘就成了没人要的破鞋了,崔老太君还不得上赶着求着阿勇娶了她啊?

    等到那时,不仅连聘礼都没了,说不定还能倒得一笔嫁妆呢。

    人财两得的好事儿,她乐意!

    卢氏见妹子低着头一言不发,知道她心里已经活泛了,就笑道,“先前老太太还想着把她给了言儿的,我哪里肯?后来老太太带着她去了趟东宫,倒是不提这茬了。”

    卢姨太太又听见姐姐提起太子来,忙问,“莫非太子真的看上她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