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七十六章 诬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这贱人,没长眼吗?好好地干什么把本郡主的丫头给推倒在地上啊?”

    端惠郡主恶狠狠地瞪着罗锦心,一张小脸狰狞可怕,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锦心静静地站在那儿,没有分辨。

    吴蘅咬了咬唇,上前一步,先给端惠郡主行了一礼,才细声细气地道,“郡主,对不住,是我们走得太急了,没看清楚……”

    “没看清楚就可以随便撞人了?”端惠郡主摆明了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咄咄逼人,那样子就是认定了人是锦心撞的。

    锦心瞅了一眼那坐在地上的小丫头,暗自揉了揉发酸的手腕。

    方才这小丫头正走着,不知为何就跟发疯的野马一样冲了过来,她躲闪不及下意识伸出手来挡了下,那丫头就坐在了地上。

    难道那丫头是纸糊的不成?

    眼下端惠郡主为了一个丫头,不惜撕破脸对着她大吼大骂的,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她今儿前来,是因为接了诚亲王府的帖子来的,又不是她投机钻营求着来的。来者是客的道理,这个端惠郡主看来不懂!

    旁边跟来的安清一脸的得色,见锦心被端惠郡主骂着,她心里不知有多高兴。

    这小蹄子平日里对她不理不睬的,看这回遇到了硬茬,她有什么本事?

    这花园子也是她这样不祥之人能逛的?

    吴蘅被端惠郡主给噎得张口结舌,站在那儿不知该说什么好。

    安清瞧了眼端惠郡主的脸色,小心地赔笑,“郡主,我这姐姐笨口拙舌的,冲撞了您。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计较啊!”

    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就把吴蘅给拉到了她那边,“姐姐,你怎么跟她到这儿来了?”

    吴蘅毕竟是她未来的嫂子,安清还是维护的。

    吴蘅很是纳闷,这个地方为什么就不能来了?

    她看不惯安清的做法,明明罗锦心也是自己的表妹,看着她被端惠郡主欺负,安清一句话都不说,还把她拉了过来。

    真让人心寒!

    端惠郡主今儿本来就是针对罗锦心的,见安清把吴蘅给拉过去,自是无话。

    她上前一步,指着地上坐着的小丫头,冷笑着问锦心,“你说,你把我的丫头给撞了,该怎么办?”

    锦心捏了捏隐在袖下的拳头,不答反问,“不知郡主想让我如何做?”

    不过是撞了一下,顶多擦破个皮罢了。端惠郡主却不依不饶,她要是没有什么心思,打死她她都不信。

    端惠郡主望着对面那个一脸冷清却偏偏冷艳高贵得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心头的火一突一突地往上拱。

    她和母妃忙着招呼客人,林珏来了,她赶紧让哥哥把他带到了园子里那处幽静的地方下棋,她到时候忙完了好过来,装作巧合碰到他,一来二去地岂不就熟了?

    没想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小蹄子,偌大的花厅不好好呆着,竟然跑到了这儿?

    她过来的时候,未免遮人耳目,打着邀请众位官家小姐来赏园子的旗号,谁知迎头就撞上了这个小妖精。

    这小妖精身量纤细如柳,脸盘儿秀美如画,还是从这条小径而来。

    这么说,定是见过林珏了?

    那个如谪仙般的男子,岂是这等小妖精能见的?

    端惠郡主心里已经把林珏当成她的人了,岂容罗锦心这种长得比她美的人觊觎?

    虽然吴蘅长得也不差,但因事先安清说过,吴蘅和她哥哥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所以,她没把吴蘅放在眼里。

    吴蘅美则美矣,但比不上罗锦心这种超凡脱俗的。

    她的丫头是怎么摔倒在地上,她比谁都清楚!

    如今见罗锦心不仅不怕,还敢反问她,一向被捧大了的端惠郡主就忍不诅步上前,冷冷一笑,“你撞了我的丫头还敢质问我?告诉你,她是怎么摔倒的,你也怎么给摔倒!”

    说着,就上手去推人。

    “住手!”锦心的身后,传来两个异口同声的男声。

    众女抬头看去,就见曲径通幽处,穿花拂柳地走出两个身材高大颀长的男人来。

    这两个男人一白一蓝,俱都贵气天成,一出现,就瞬间夺取了众女的眼球。

    端惠郡主看着自己的哥哥和林珏都站在锦心身后,异口同声地喝止着她,不觉委屈上涌,“哥,她把我的丫头推倒了,摔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萧愦一眼坐在不远处正掩面而哭的丫头,双眸不由眯了眯,这丫头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受伤的样子,竟会站不起来?站不起来,还那么能哭?

    再看身前的罗姑娘,人家那纤细的身形,行动如弱柳扶风,能把这么个壮得跟头牛犊子一样的丫头给撞得站不起来了?

    这是睁眼说瞎话吧?

    她的妹妹,他怎能不知道?

    脸色沉了沉,萧恪盯一眼自己的妹妹,沉声喝道,“端惠,罗姑娘是客人,不得无礼!”

    “她是哪门子的客人?”端惠郡主受不了自己哥哥当着这么多官家小姐的面儿,呵斥着自己。

    顿时就跺脚哭诉起来,“她要是客人,就该坐在花厅里看戏吃茶才对,哪有当客人的,连主人的面儿还没见,就偷跑到这花园子里偷汉子来了?”

    端惠郡主一心把罗锦心当成了假想的情敌,又加上平日里这个哥哥对她呵护有加,说起话来也肆无忌惮了。

    萧恪没想到这个妹妹竟然这般不懂事,当即就气得额头青筋直跳。

    他对着端惠郡主身后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喝命,“郡主今儿身子不适,还不把你们郡主带回去?”

    端惠哪里肯走?

    她不依不饶地就跳脚骂起来,“她就是个狐媚子,知道这花园子里有两位世子在这儿,就巴巴地跑了来。哪里是来做客的,分明就是来勾搭你们的!”

    一个亲王郡主,竟然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来,罗锦心也算是无语了。

    怪不得端惠一上来就对她横眉竖目的,敢情她以为自己是来勾搭林珏和诚亲王世子的?

    呵呵,这些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难道这世上英俊贵气的男人就一定要人勾?

    抿了抿唇,她不理会快要疯魔掉的端惠郡主,只是目视前方冷冰冰地开口,“原来郡主以为我来勾引这两位世子爷的?”

    端惠听她这话,顿时大怒,“难道不是?林世子和我哥哥都是人中龙凤,家世门第都是一等一的,你要不是勾引,就不会巴巴地跑到这儿来了。”

    罗锦心听着这话只觉可笑,不由轻笑出声,“在郡主眼里,别的女子都是这样的?还是郡主心里有这些想头,以为别人也会这样?好叫郡主知道,我对这两位世子爷没有任何企图,就如郡主所言,人家门第家世都好,哪是我这等人高攀的起的?”

    说罢,她就抬脚往外走,理都不理眼前的这群女人。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