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九十一章逼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话似乎没经大脑,说出来之后,她就后悔得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人家陪不陪表妹要她管吗?

    自己是他的什么人,偏偏要问这个?听上去倒像个争风吃醋的小姑娘!

    她可是重活一世的人哪。

    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虽然这姑娘语气不善,眼神也凶巴巴的,但林珏听上去却莫名地高兴起来。

    她竟然在意他陪不陪自己的表妹?

    这么说,她还是在意他了?

    原来方才她气呼呼地走了,是因为表妹喊他吧?

    找着问题所在的林珏,心情莫名地爽快起来。

    他往前迈了两步,笑得不可抑制,“姑娘,似乎介意我陪表妹?”

    本来已经后悔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锦心,被林珏这么上赶着一问,脸就涨红了。

    夏日的烈日一晒,越发白里透红,像是染了一层胭脂。

    林珏站在她对面,居高临下地看过来,不知不觉就看呆了。

    锦心出来的急,也没戴幕篱,此时被林珏这般盯着看,她不由恼羞成怒,竟有些口不择言了,“谁介意你陪不陪你的表妹了?别自作多情好不好?”

    话一出口,她就觉得十分不妥了。

    这话,怎么听上去有些像醋意十足的女子?

    她今天,是被端惠郡主和诚亲王妃,还是卢氏母女,给气糊涂了吗?

    锦心气得不行,只觉自己的脸烧得快要裂开了皮。

    天知道,她遇上林珏这个渣男,怎么就无缘无故地失去了平静?

    林珏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个满面红晕的女子,只觉越看越好看,真有些恋恋不舍了。

    但他却不敢再说什么,生怕这姑娘脾气上来,甩开他又走了。

    “姑娘还是坐我的车吧?这儿想雇车得多走几里地,这大热的天儿,何苦来哉?”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林珏怕锦心给晒得难受,只得试探着问道。

    锦心环顾了眼四周,又见紫芝一脸一头都是汗,自己后背也是粘腻地要命,只得勉强答应下来。

    林珏心里不胜欢喜,赶紧走近几步,小声道,“姑娘放心,我会让两个婆子跟着,就算是你们府上的老太君问起来,也没什么的。”

    想不到这人竟然这么细心!

    锦心不由侧脸看了他一眼,就见这男子一脸的关切,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上,一片温柔!

    她的心没来由就漏跳了一拍。

    天,她真是丢死人了。

    重活一世的人,还能心动吗?

    定是因为天太热的缘故,一定是这样的!

    她无声地安慰自己。

    不多时,就有两个婆子走过来,见了林珏,齐齐行礼,“奴婢给世子爷请安!”

    “起吧,本世子吩咐的话都记清了吗?”林珏面无表情,冷冷地问道。

    “奴婢记清了,记清了。”两个婆子赶紧争先恐后地说着,上前就去扶罗锦心,“姑娘,咱们这就上车吧。”

    罗锦心有点儿受宠若惊,不由看了林珏一眼。

    就见这男人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等着我!”

    这话一语双关!

    锦心不知道这男人什么意思?是等他一同坐车,还是让她等着他来提亲?

    或者,兼而有之!

    但这些猜测,她自然不好说出来,只装作不懂的样子微微点点头,就上了车。

    两个婆子许是得了林珏的吩咐,一路上嘘寒问暖,一会儿伺候罗锦心喝杯茶,一会儿变戏法一样,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苹果。

    锦心和紫芝暗自对视了一眼,都从各自的眼里看到了惊讶。

    原来,人家这才叫伺候吧?

    这小日子,过得也着实太滋润了。

    锦心靠着车厢壁,只觉得浑身松泰,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罗姑娘,罗姑娘……”耳边总有人在锲而不舍地喊着自己,锦心不由吓了一跳,睁开了双目看去,却见天已经黑了。

    “到了吗?”她推了推同样睡得正香的紫芝,挑了帘子看向窗外。

    那两个婆子正小心翼翼地等着她说话,见她探头往外看,不由得笑了。

    这姑娘美则美矣,但有些没见过世面,怎么配得上她们家的世子爷?

    不过她们心里虽这么想,但却不敢表现出来,仍然毕恭毕敬地答道,“姑娘,到了安国公府了。姑娘这就下来吗?”

    “嗯。”锦心答应一声,就拉着紫芝下了车。

    两个婆子行过礼,带着车回去了。

    锦心和紫芝则从角门里进了国公府。

    卢氏还没回来,她们两个先行回来,自然招来不少不解的目光。就有那些狗腿子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颠颠地跑去跟崔老太君下了舌。

    锦心回到锦罗阁,还没顾得上换下衣裳,就见榴花一扭一扭从外头进了院子。

    “姑娘,老太太有请!”

    锦心答应着,起身就走了出去。

    她想着换身衣裳就给崔老太君请安的,这会子见外祖母特意叫人来喊,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匆匆地上去了。

    来到崔老太君的屋里,就见她正在临窗大炕上坐着。

    见了锦心,脸冷得快要化出冰来,“你舅母她们怎么没回来?”

    她开口先问卢氏,锦心恭敬地答道,“回外祖母的话,今儿诚亲王府的端慧郡主病了,舅母留在那儿等她病好呢。”

    至于端慧郡主怎么病了,她不打算说。

    不然,又是好一顿排揎。

    崔老太君还得对她失望极了。

    与其让她说给外祖母听,还不如让卢氏回来说算了。

    反正,卢氏绝不会替她隐着瞒着。

    崔老太君对她的回话挑不出什么刺来,只是狐疑地问道,“端慧郡主病了?得的什么病,厉害吗?”

    “不怎么严重,也不算厉害,已经好了。”

    罗锦心实话实说,却不料崔老太君忽地从罗汉榻下来,一脸怒容地看着罗锦心,“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儿,都能把人家诚亲王府给搅合得昏天黑地的。你是诚心想气死我不成?”

    锦心眨了眨眼,不知道自己哪儿又惹怒了崔老太君。

    原谅她实在是弄不懂,崔老太君从哪儿得来的信儿?难道是卢氏让人送回来的?

    带着浓浓的疑问,罗锦心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崔老太君。

    订阅的亲先不要看哈!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