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九十六章寻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入夜。

    恒王府一片沉寂。

    书房里,一灯独明。

    林珏那清俊的身影映在窗纸上,修长挺拔。

    温鹤和冷烟两个人守在门外,大气不敢出一声。

    世子爷正在发怒,此刻,没人敢去触霉头。

    那安国公府的人太不像话,竟然把罗姑娘给赶了出去。

    真是岂有此理?

    那罗姑娘可是世子爷心尖上的人,她们不说好好待她们罢了,竟然还敢把她给赶出去?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书房内。

    林珏的眉眼压得很低,眸内的怒火眼看着就要冲天而起。

    安国公府的那群魑魅魍魉,到底把罗锦心给赶到哪儿去了?

    以前就察觉出她们对锦心不喜,没想到竟然冷酷至此。

    罗锦心她一个弱女子,被赶出去能去哪儿?

    在京中,她无依无靠,除了外祖家,就没有别的亲眷了。

    就算这样,她那外祖母和舅母也容不下她一个孤女。

    林珏一拳砸向了窗棂,震得那结实的窗棂都在簌簌发抖。

    温鹤和冷烟吓了一跳,也不敢问他。

    “温鹤,冷烟……”屋内忽然传来林珏冷然冰寒的声音。

    “属下在!”温鹤和冷烟赶紧跨进屋内,抱拳行礼。

    “冷烟,你带一路人马潜伏到安国公府,找那些下人探听罗姑娘的下落!”

    “是,属下遵命!”冷烟高声应道,领命而去。

    “温鹤,你带一路人马,在城中四处打探着,客栈酒楼都不要错过。特别是罗记粮铺、绸缎铺一定要先去打探。”

    “是,属下遵命!”温鹤也领命而去了。

    林珏这才回到书案前,看着那件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百鸟裙,心潮澎湃。

    他能想到的地方也就是罗记粮铺和绸缎铺了,这两处地方都是罗锦心以前掌握住的,眼下她被赶出去,那些狠心的亲人定不会给她带些银两的,她一个孤女,恐怕首选的还是这两个地方。

    捏了捏拳头,林珏望了眼漆黑如墨的夜空,大步走出了书房。

    恒王府内,战马嘶鸣,如雷般的铁蹄声打破了阖府的宁静。

    后院的一处小院里。

    陈令如披着外衣倚在床头,双眼却死死地瞪着头顶那绣花鸟虫草的帐子,眸中的妒火熊熊燃烧。

    今儿一大早,表哥就打发自己身边的小厮抬着十几个大樟木箱子出去了,她特意让自己的丫头跑出去偷偷打探了一下,听说是送往安国公府的。

    将晚时分,那些人却原封不动地把东西给抬回来了。

    听说安国公府的那位罗姑娘并不在府上。

    陈令如,这才知道表哥心仪的人是谁!

    昨儿在诚亲王府,她就觉得表哥对那罗姑娘有些与众不同,没想到如今听来,竟还真的这样!

    那位罗姑娘她也是亲眼目睹了,容色确实倾国倾城,这整个京都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只是听说这个女人命硬,克父克母。又整日抛头露面,惹得她那外祖家都很不喜欢。

    这样的女人,表哥怎么能看入了眼?

    表哥还是年轻气盛,喜欢人家的容貌吧?

    那样的女子,也就仅剩容貌还可看了。

    陈令如不像其他女子那般肤浅,虽然意识到表哥可能只是贪一时的新鲜,但到底因为女人的嫉妒,而变得心里不平静起来。

    她的手死死地抓住身下的床单,恨不得抓出一个窟窿来。

    听着外头惊雷般的马蹄声,她惊得几乎要跳起来。

    表哥这么晚了又出去了吗?

    今儿一天,她都没能见上他一面,他忙什么就忙成这样?

    嫉妒之火让陈令如再也躺不住,她索性穿衣起身,一个人走到了外边,抱着肩膀在萧瑟的晚风里看着夜空。

    “姑娘,您怎么还不睡?”守夜的小丫头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睛,很是纳闷。

    陈令如却冷着脸哼了一声,“睡不着。”

    小丫头只好打起精神陪着她傻傻地站着。

    …………

    林珏骑着胯下的白马如烟般冲出了恒王府,打马直奔罗记粮铺。

    那是他初次见识到罗锦心有些手段的地方!

    所以,直觉里,他还是想亲自去看看的。

    寂静的夜空,被这惊雷般的马蹄声打破,被惊醒的犬吠声不绝于耳。

    本已经宵禁的夜晚,似乎有了些不平静的味道。

    但因为林珏位高权重,又兼管兵部,所以,那些巡夜的士兵并不会为难他,反倒以为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一个个热络地问着要不要帮忙。

    林珏哪里肯让这些人跟着添乱?

    他三言两语打发走了这些人,才带着人马飞奔而去。

    到了罗记粮铺,已是午夜时分了。

    罗记粮铺一片漆黑,早就卸了门板打烊了。

    林珏也顾不得那许多,挥着马鞭子亲自上前拍门。

    后院里,睡得正香的锦心主仆就被惊醒了。

    隔壁院落的老宋叔也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喊来自己的儿子,迷迷糊糊地问道,“凡儿,你去看看,这大半夜的什么人在外头敲门?”

    宋凡年纪不大,才来粮铺没几日,但他心眼子却甚是活络,披了外衣张望了一眼墨一样的天外,嘟囔着,“爹,咱们这是粮铺,又不是医馆,哪有大半夜急得就来买粮的?还是小心点,看看是不是强人再说!”

    “嗯,你说得有理。这样,你先到前头把伙计都喊起来,拿着棍棒家伙,我一会儿就到。”

    老宋叔吩咐完,就飞快地穿衣穿鞋。

    宋凡见他爹这般郑重,就麻溜地趿拉鞋,伸手一把抽下门闩就大步走了出去。

    老宋叔也不敢怠慢,赶紧跑到旁边的灶下摸了一根烧火棍,也窜了出去。

    隔壁院子里,锦心屋里也亮起来。

    紫芝已经披着衣裳站在门口听动静了,听见这边有脚步声,她忙隔着墙喊道,“老宋叔,外头怎么了?姑娘让问问呢。”

    “我这就过去看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让姑娘放心睡吧。”老宋叔沙哑着嗓子应了一声,就急匆匆地去了前堂。

    外面的大门依然擂得如同响鼓,老宋叔带着伙计,手里提着烧火棍子、门闩、扫把,人手都是一样,慢慢地靠近了那两扇大门。

    走近了,那响鼓般的声音还未曾消失。

    老宋叔喘出一口粗气,颤抖着声儿问道,“敢问门外的是谁?大半夜的有什么急事?”

    “是我,恒王世子。”林珏敲了半日的门,不见人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听见这问话,勉强耐着性子答应着。

    老宋叔一听是恒王世子来了,不禁吓了一跳。

    大半夜的,恒王世子来粮铺做什么?

    难道是要出征打仗,缺粮来征粮了?

    不可能啊?

    征粮也得白日里,哪有大半夜的砸门的?

    咽了口唾沫,勉强压下心头的不安,老宋叔又结结巴巴地问着林珏,“敢问世子爷半夜来我这小店,有何贵干?”

    敲了半日的门,没人应答。这好不容易来了人,还一个劲儿地追问他的来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要说来找罗姑娘,于罗姑娘的闺名还是有些不好的。

    想了想,他只得编了一个理由,“听说有人举报你们这里窝藏罪犯,本世子特意来查看!”

    窝藏罪犯?

    老宋叔一听就懵了。

    这是谁这么坏?

    天地良心,他这辈子可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算经营着粮铺,也从没有干过坑蒙拐骗的事!

    他心里思前想后,都觉得这举报之人实在是太没天良。

    可转念一想,似乎不大对头啊?

    这位世子爷管着兵部没错,但不是顺天府尹啊?

    这窝藏罪犯的事儿,不该他插手吧?

    “那个,世子爷,您有顺天府的凭证吗?”

    老宋叔虽然很害怕林珏的威势,但因为事关粮铺的安危,他还是咬牙硬着头皮问道。

    林珏心里那个气啊!

    他来找罗锦心而已,要什么顺天府的凭证?

    难道这事儿还得闹得沸沸扬扬满京城都知道才行!

    顿了顿,他不得不压低了嗓门,几乎是贴着门缝咬牙切齿地道,“你再不开门,信不信我让人给踹开?”

    本来不想吓唬这些平头百姓的,何况这还是罗锦心的铺子?

    可再不吓唬两句,这迂腐的掌柜的拖延下去,惊动了四邻八舍,到时候传扬出去,可就不好了。

    老宋叔被他这么一威胁,吓得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恒王世子那是个什么主儿,他可是耳熟能详的。

    这人少年新贵,杀人如麻,冷酷嗜血,凡是吓人的词儿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他要是动起真格来,估计自己可就麻烦了。

    但,后头有罗姑娘,大半夜的放这些兵痞子进来,万一冲撞了罗姑娘,可怎生是好?

    老宋叔搓着手不知该怎么办好,就听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老宋叔,到底是谁?”

    锦心见他们去了半日都没有回去,很是不放心,就穿衣起来过前头看看。

    却见这些人趴在门后,不知道在干什么。

    还以为门外来的是强人呢,所以,她特特走到老宋叔身后,压低了嗓门问道。

    可就这么细微的声音,还是让耳朵贴着门缝的林珏给听清了。

    还不等老宋叔跟罗锦心说话,他就赶忙高声喊着,“罗姑娘,是我,林珏林玉堂!”

    大半夜的,他也不罗嗦了,干脆痛痛快快地报上了名号,免得罗姑娘误会。

    林珏?

    他怎么大半夜的跑到这儿了?

    锦心一脸诧异,忙吩咐老宋叔,“快开门,是熟人。”

    林珏可不是个大熟人?那可是大熟特熟的人了。

    前世里,两人还是冥婚的夫妇呢。

    想到那一幕,不知为何,锦心的耳根子竟然有些烫。

    老宋叔听见熟人,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可是想着林珏方才说他窝藏罪犯的话,还是不敢开门,“姑娘,这大半夜的,还是小心为妙!”

    万一这世子爷打着熟人的名号进来真的抓人了呢?

    到时候要是抓走罗姑娘怎么办?

    林珏一听这老头儿如此顽固,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人家东家都发话了,这老头子还敢不听?

    他在外头急得抓耳挠腮的,罗锦心却耐心地摇着头和老宋叔说道,“放心吧,林世子不会乱来的,他不是这样的人!”

    林珏在外头听了,一颗急躁的心顿时就平静下来。

    她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她是这么了解他!

    老宋叔终于带着些忐忑不安开了大门。

    门外,林珏一身雪白的箭袖,手里还拿着马鞭,一脸激动地走了进来。

    没想到,真让他猜对了。

    这头一处地方,就找到了罗锦心!

    太好了,只要她没事就好。

    他长身玉立站在锦心面前,好想将眼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子拥入怀里。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只能极力克制着。

    他那双精致如凤羽般的眸子熠熠生辉,炯炯有神地望着锦心,一瞬不瞬。

    大半夜的,被他这炽热的眼神盯着,锦心有些不自在。

    她只得转过身去,轻声道,“世子爷先进去喝杯水吧。”

    林珏正巴不得跟进去,闻言自然无话,跟在锦心后头就走了。

    老宋叔看着门外站得钉子一样的兵士,大气儿都不敢喘,更不敢去问林珏半夜来找一个女子做什么。

    看着锦心带着林珏往里走,他提心吊胆地张望了几眼,还不忘了吩咐宋凡,“带着伙计们,给这些军爷们倒些热茶喝。”

    宋凡不敢怠慢,赶紧忙活开了。

    林珏跟着锦心一直到了她住的小院里。

    打量着这有些简陋破旧的小院,林珏忍不住问道,“罗姑娘,你就打算在这儿住下去?”

    这毕竟不是家!

    锦心盯他一眼,淡笑道,“不住这儿要淄栈吗?”

    被安国公府的人赶出去,她又不舍得浪费那些银两,有个地方安身就不错了。

    “我……”林珏对上锦心那双似笑非笑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有些不自在,挠了挠头,才硬着头皮说下去,“我在外城还有一处宅子,三进三出的,你要是不嫌弃,不如,就搬那儿住着。”

    “我和你无缘无故,住进你的宅子算怎么回事儿?”锦心自然看得透林珏的心,但重活一世,她没打算和这个男人有什么瓜葛。

    恒王府可不是那么好进的,与其到时心灰如死,还不如现在赶紧斩断了一切情缘!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